北洋艦隊的末日

北洋艦隊於1895年2月17日在威海衛向日軍投降,在這之前「定遠」已經擱淺當水砲台使用,「來遠」與「靖遠」及練習艦「威遠」則被闖入威海衛的日本魚雷艇擊沉,而北洋的魚雷艇隊則全體陣前脫逃,最後或擱淺損失、或被日軍俘虜,最後剩下剩下艙底刮傷的「鎮遠」艦、聲名狼藉的「濟遠」艦、質量不佳的「廣丙」艦及六艘蚊子船,以及一些後勤船隻。這些船隻除了運輸艦「康濟」因載運投降官兵回籍遣散與自裁軍官的棺木而被釋放之外,其餘全部被日軍俘虜。曾經是世界第八強的北洋水師自此灰飛煙滅。

北洋之敗其實並非敗在海戰而是陸戰,當李鴻章在大東溝海戰之後下令北洋各艦退入威海衛保船時,北洋艦隊實際上已經喪失海上機動的自由成了守口的水砲台了,而清朝的陸軍與砲台守兵怯戰脫逃,更讓日本陸軍輕易佔領威海衛四周制高點的砲台,並調轉炮口轟擊港內北洋各艦,這才是北洋艦隊覆亡的主因。



在威海衛灣內自爆的北洋其艦「定遠」號殘骸,該艦原來即已被日軍魚雷艇擊傷,擱淺當水砲台使用,威海衛投降前夕被清軍用炸藥炸散。



「來遠」艦於1895年2月6日晨在威海衛港內被日軍第一魚雷艇隊偷襲擊沉,當時管帶為邱寶仁,日軍進入威海衛時尚可見到艦體上層結構陸出水面。



1895年2月8日「靖遠」在威海衛港內被日軍魚雷艇擊沉,當時管帶為葉祖圭,圖為該艦被擊沉的水域。



北洋海軍練習艦「威遠」沉於威海衛。



北洋水師代表在威海衛日本軍艦上向日方遞交降書。



1895年2月17日,「平遠」在威海衛港與其他受困清艦共十艘同時向日軍投降,此為當天早晨所攝。



1895年日軍在威海衛俘虜了北洋水師全部的「鎮」字號蚊子船。



日軍在威海衛利用俘虜的「鎮」字號蚊子船來載運清軍投降官兵遣散回籍。



日軍在威海衛利用俘虜的「鎮」字號蚊子船來載運清軍投降官兵遣散回籍。



日軍在威海衛利用俘虜的「鎮」字號蚊子船來載運清軍投降官兵遣散回籍。



被日軍佔領的威海衛北洋水師司令部「海軍公所」。它原來在旅順,旅順被日軍佔領後遷往威海衛劉公島現址。



「操江 」是北洋水師各艦中最早被俘的船,她在豐島海戰時即被俘虜。



「康濟」是北洋各艦各艦中唯一被日軍釋放回來的船,因為她要負責載運投降官兵回籍遣散與自裁軍官的棺木,當時的艦長是薩鎮冰,本艦後來做為練習艦使用。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