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豐島海戰

1894年7月25日,日本艦隊「吉野」、「浪速」、「秋津州」三艦於在豐島突襲清之運兵船隊,向英商租用之運兵船「高陞」號被日軍「浪速」號巡洋艦擊沉,清陸軍溺斃871人。(下令擊沉「高陞」號的「"浪速」艦長即1905年日俄對馬海峽之役日本聯合艦隊司令東鄉平八郎。)同役運輸艦「操江」被俘,魚雷砲艦「廣乙」擱淺棄船。 「濟遠」艦大副沈壽昌以下陣亡13人傷40餘人,本艦曾暫掛白旗欺騙敵艦而得趁隙逃脫。

「高陞」的損失則由清廷1902年12月28日賠償英商3萬3千英磅做為補償。



豐島海戰的導火線「高陞」號輪船,這可能是「高陞」號留世唯一的照片。 1894年中日甲午戰爭時清軍向怡和洋行租用「高陞」輪運兵韓國,於當年7月25日上午8時在豐島附近海面被日軍「浪速」號巡洋艦擊沉,清陸軍溺斃871人。「高陞」號的損失最後由清廷於1902年12月28日賠償英商3萬3千英磅做為補償了事。



同批運兵租用招商局的「飛鯨」輪。



同批運兵租用招商局的「愛仁」輪。



擊沉「高陞」輪的「浪速」艦。



三桅時代的「濟遠」號巡洋艦,多的桅桿用來張帆。



已改為單桅的「濟遠」號巡洋艦,此時仍是維多利亞式塗裝。



「濟遠」號巡洋艦停泊於旅順港內(位於庫房後那艘)。



「濟遠」艦豐島海戰後艦上廚房艙壁留下的彈孔。



「濟遠」艦豐島海戰後艦上的損傷,自左至右分別為艙房、露天備用舵輪組,砲塔等。



「濟遠」艦後甲版的120mm砲,這門砲在「濟遠」艦逃跑時曾擊中「吉野」艦。



「廣乙」號獵艦(魚雷巡洋艦)。



「廣乙」艦在豐島海戰後的殘骸。本艦一開始曾想以魚雷攻擊日艦,無奈裝備太弱,迅即被日艦猛烈炮火擊傷,只好擱淺十八島救火。



「廣乙」艦在豐島海戰後的殘骸。



江南製造局船塢建造的「操江 」號運輸艦,所載餉銀被日軍 俘虜。



Graphic Newspaper於1894年11月3日出刊的銅版畫,描述「高陞」輪上的西人包括清軍的顧問漢納根少校(Major von Hanneken),大副田潑林(Lewis Henry Tamplin)與船長高惠弟(Captain Galsworthy)向清軍領隊勸說,但被其拒絕,造成最後該輪被擊沈的悲劇。



法國報紙的銅版畫,描述「高陞」輪被擊沈後,43名倖存的清兵被法國砲艇"Le Lion"號救起。



救起「高陞」輪43名清兵的法國砲艇"Le Lion"號。



豐島海戰的油畫作品。



豐島海戰的日本浮世繪風格折頁作品。



豐島海戰的日本浮世繪風格折頁作品,表現「廣乙」艦水兵棄艦登上十八島的夜間場景。



「濟遠」艦管帶方伯謙,本役有逃跑之嫌,加上之後的黃海海戰再度陣前脫逃,在旅順被丁汝昌斬首,「濟遠」艦管帶直由「廣乙」艦長林國祥昇任。



下令擊沉「高陞」輪的「浪速」艦長東鄉平八郎,他在之前曾因病住院療養多年,在院期間利用時間熟讀國際公法,因而精準掌握開砲時機,奠定後來脫罪的基礎,反而讓清政府背負了賠償的責任。

東鄉平八郎在1904到1905年率領日本海軍聯合艦隊連續擊敗俄羅斯太平洋及波羅的海艦隊,讓日本獲得日俄戰爭的勝利,與乃木希典分獲日本海、陸「軍神」的地位。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