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大戰百週年專輯之6/青島的出擊(2):
恩登號巡洋艦海上劫掠傳奇

上圖為水彩畫表現創造單艦劫掠傳奇的德國遠東分艦隊輕巡洋艦“SMS Emden”號在中國青島的情景。


(以下文字資料來源: 中文維基百科:埃姆登號輕巡洋艦_(1908年)
“SMS Emden”(中譯「埃姆登」號或「恩登」號)由但澤海軍船廠建造在1906年4月6日安放龍骨,1908年5月26日下水,並於1909年7月10日加入德意志帝國海軍服役。以贊助該艦建造的埃姆斯河河口城市埃姆登(Emden)命名。

本艦排水量3,364噸(標準),船身長: 118 m(387 ft)、舷寬: 13.4 m(44 ft),動力系統為 12台鍋爐, 2台16000軸馬力(12千瓦)立式三級膨脹往複式蒸汽機,採用雙槳推進,最高航速 23節 (42.6 公里/時),續航力: 3,700英里 (6,000公里)。本艦是德國最後一艘使用往複式蒸汽機的巡洋艦,“SMS Emden”的姊妹艦「德勒斯登」號輕巡洋艦(SMS Dresden)和之後建造的巡洋艦都使用蒸汽輪機。如同當時大多數艦船,“SMS Emden”的12台鍋爐使用煤炭作為燃料。

武裝系統為10門 10.5 cm(4.1 in)主砲、 速射炮(10 x 1)、 兩具魚雷發射管。裝甲包括:甲板 13 mm(0.51 in)、裝甲帶 51 mm(2.0 in)、 司令塔 102 mm(4.0 in)。艦員編制人數360人。


創造單艦劫掠傳奇的德國遠東分艦隊輕巡洋艦“SMS Emden”號。

1910年4月1日,“SMS Emden”正式加入德國東亞艦隊( Ostasiengeschwader),,被派往位於中國膠州灣的殖民地青島。“SMS Emden”於1910年4月12日離開基爾港,穿過基爾運河,進入公海。在青島,“SMS Emden”因其優美的線型得到了「東方天鵝」(The Swan of East)的美名。

1911年1月“SMS Emden”參加她的第一次作戰行動,鎮壓加羅林群島波納佩島上的土著叛亂。她同紐倫堡號輕巡洋艦(SMS N?rnberg)一起使用主炮轟擊叛軍的防禦工事,並派武裝水手登陸佔領了叛軍的據點。

1913年5月,“SMS Emden”迎來了它的最後一任艦長卡爾•馮•米勒(Karl von Mu?ller)少校。他出生於1873年6月16日,在指揮“SMS Emden”期間因其騎士精神和榮譽感為他贏得了敵友雙方的尊敬。 穆勒艦長上任幾個月後,“SMS Emden”被派往長江鎮壓中國二次革命期間的一次叛亂。1913年8月,她連同長江上的幾艘英國和日本戰艦一起炮擊一座叛軍要塞,並在8月13日使其屈服。


創造奇蹟似戰績的“SMS Emden”號艦長卡爾•馮•米勒中校。


女賓訪問“SMS Emden”號。


“SMS Emden”號在港口進行補給。


“SMS Emden”號的水兵在海上的晨操鍛鍊。


“SMS Emden”號的軍官們。


德皇海軍輕巡洋艦“SMS Emden”號的官廳。


“SMS Emden”號官廳中的宴會。


“SMS Emden”號艦上水兵的音樂團體。


“SMS Emden”號(「恩登」號或譯「艾姆登」號)是第一次世界大戰中德意志帝國海軍的一艘輕巡洋艦。“SMS Emden”於1914年下半年在印度洋上襲擊協約國艦船,在被皇家澳大利亞海軍雪梨號輕巡洋艦(HMAS Sydney)擊成重傷而擱淺前,共擊沉和捕獲30艘協約國商船和戰艦。

“SMS Emden”在1914年7月31離開青島,當8月2日戰爭爆發的消息傳來時,“SMS Emden”正在海上。8月4日,“SMS Emden”捕獲了她的第一個獵物,俄國商船"yaezan"號,德軍水手登上該船,並將其押回青島。"Ryaezan"號被安上武裝,成為輔助巡洋艦"Cormoran"號,1917年"Cormoran"號為避免被美軍捕獲而被鑿沉在關島。


輔助巡洋艦"SMS Cormoran"號,她原為俄國商船"yaezan"號。

德國膠州灣殖民地被交戰方所包圍,英法日俄海軍在附近都擁有基地和戰艦。青島的深水港、現代化的造船廠和港口設施也為協約國所覬覦。穆勒艦長深知這裡不可能堅持太久,因此“SMS Emden”再次離開青島,前去同馬克西米利安•馮•斯佩中將(Maximilian von Spee)指揮的德國東亞艦隊匯合。

1914年8月8日,“SMS Emden”在北馬里亞納群島的帕甘島同斯佩中將的遠東分艦主力匯合,隨即上艦開會。米勒艦長向斯佩中將建議,遠東分艦隊回到德國作用不大,但在南太平洋與印度洋劫掠協約國船隻可以造成敵對國海軍極大的壓力,必然派重兵前來搜捕,這對減輕母國海防的壓力貢獻更大。但斯佩中將認為整個分艦隊在印度洋活動不足以獲得需要的燃煤補給,不過一艘小型艦隻倒是可行的,所以他同意了米勒艦長派出一艘輕巡洋艦前往印度洋對英國航運實施破襲的建議。8月14日,“SMS Emden”攜運煤船“Markomanni”號離開了艦隊主力。


與“SMS Emden”同行的運煤船“Markomanni”號。


“SMS Emden”首先前往德屬帛琉群島,遇上炮艦艇"SMS Geier"號並得知最新的戰爭消息。當“SMS Emden”在荷屬東印度群島帝汶附近加煤時,被5300噸的荷蘭海軍馬爾滕•哈珀特松•特龍普號海防艦(HNLMS Marten Harpertszoon Tromp)攔截。因米勒艦長的軍銜低於對方且在荷蘭殖民地海域,米勒艦長登上"HNLMS Marten Harpertszoon Tromp",被禮貌地告知荷蘭的中立立場並受到茶點的招待。完成加煤後,“SMS Emden”離開了現場,但截獲了一份荷蘭電報,報告一艘破壞荷蘭中立的四煙囪英國戰艦通過。為迷惑混淆對方,“SMS Emden”製作了假的第四根煙囪偽裝成英國雅茅斯號輕巡洋艦(HMS Yarmouth)。1914年8月28日,“SMS Emden”成功穿越巴厘島和龍目島之間的龍目海峽進入印度洋,她的運煤船“Markomanni”號載著6,000噸青島燃煤跟隨在她幾英里之後。


“SMS Emden”曾被荷蘭海軍的“HNLMS Marten Harpertszoon Tromp”艦攔截,但由於荷蘭是中立國所以不予留難。


1914年的印度洋海上交通線和周邊的港口都為英國所統治,因此當時的印度洋也經常被稱為「英國湖」。9月10日,“SMS Emden”開始對沒有護航的英國和協約國商船進行襲擊。在1914年9月間,“SMS Emden”號共捕獲7艘商船,除兩艘義大利和挪威的中立國商船外(均立即釋放),都是英國商船。大多數被捕獲的英國商船都立即被“SMS Emden”105mm的主炮或在船底安置的炸藥給擊沉。穆勒艦長很紳士的對待了每一位被俘的船長,並保證所有被俘的英國船員受到善待。


"SS Kabinga"是1914年9月間五艘被俘的英國輪船當中唯一沒有被擊沉的,因為她被米勒艦長指定要載運俘虜前往加爾喀達。


英國海軍部直到9月14日才注意到“SMS Emden”的存在,並立即中止了科倫坡到新加坡之間航線。這在印度洋上的英國和協約國的航運公司間造成恐慌。商船的保險費率暴漲,船隻不敢離港。對英國和協約國來說,尷尬的是一艘德國巡洋艦竟然癱瘓了整個印度洋的航運。

幾艘英國澳洲和遠東艦隊的艦隻連同一些法國、俄國和日本的巡洋艦被派往追捕“SMS Emden”,但均被“SMS Emden”避開。一些英國船長見“SMS Emden”接近,會將她誤認為"HMS Yarmouth"並向她致敬。而“SMS Emden”會進行警告性炮擊,升起德國海軍軍旗,並發出「立即停船,不要發電報」的信號。


“SMS Emden”的易容術讓她常被誤認為英國皇家海軍輕巡洋艦“HMS Yarmouth"號。


1914年9月22日晚,“SMS Emden”悄悄接近印度半島東南部的城市馬德拉斯(Madras)。21點30分,“SMS Emden”在3000碼距離上開火攻擊港口內The Anglo Persian Oil Co石油公司的大型儲油罐。頭30輪炮擊就引起了大火。最大的傷亡發生在港內的一艘商船上,26名船員受傷,5人當場或之後因傷重而死亡。炮擊持續了半個小時,直到22點,海岸炮台才開始進行還擊。不過,“SMS Emden”在發射了125發炮彈後毫髮無損地離開了當地。雖然這次行動沒有造成大的損傷,但沉重地打擊了英國的士氣,並導致數千人逃離馬德拉斯。


“SMS Emden”號砲轟Madras造成The Anglo Persian Oil Co石油公司儲油庫的大火。


“SMS Emden”號砲轟Madras造成The Anglo Persian Oil Co石油公司儲油庫的大火。


“SMS Emden”號砲轟Madras,砲彈在馬路上打了一個大洞。


“SMS Emden”接著向南駛往錫蘭東海岸。“SMS Emden”接近了科倫坡,但因看到港內探照燈和海岸炮群的防守而未進行攻擊。據說這些岸炮其實是由三棵樹偽裝而成的。儘管如此,還是造成了英國人的恐慌。

1914年9月25到29日間,“SMS Emden”駛往拉克代夫群島的米尼科伊島,在那又擊沉了6艘協約國商船。與此同時,英國皇家海軍漢普郡號裝甲巡洋艦(HMS Hampshire)和日本海軍「筑摩」號防護巡洋艦受命前往拉克代夫海搜尋“SMS Emden”。但當他們趕到時,他們狡猾的獵物已經溜走,前往馬爾地夫了。


這是在沒有雷達與人造衛星時代才可能發生的事,可倫坡港內前景左邊四支煙囪的是英國皇家海軍漢普郡號裝甲巡洋艦(HMS Hampshire),右邊內側許多支煙囪的是俄國的防護巡洋艦「阿斯科爾德」號(RU Askold),港外模糊三支煙囪的艦影就是“SMS Emden”,但當時竟然沒有人察覺。


俄國的防護巡洋艦「阿斯科爾德」號(RU Askold),五支煙囪是她外觀上最大的特點。


受舊海圖的誤導,米勒艦長將下一步的目標放在查戈斯群島。但當他在10月5日抵達迪戈加西亞島( Diego Garcia)時,發現當地居民仍然不知道戰爭已經爆發的消息。他維修了船上的摩托艇,並花了10天時間清理龍骨和大修機械。

米勒艦長從截獲的無線電訊號得知錫蘭東部的航運已經恢復到正常水準,而兩艘搜索他們的敵巡洋艦隻得到一艘輔助巡洋艦「亞洲皇后」號(HMS Empress of Asia)的增援。他再次返回拉克代夫海上進行破襲,並擊沉10艘商船。雖然航運再次中止,且加強了對她的搜索,“SMS Emden”仍然在10月21日早上,在馬爾地夫避開了「漢普郡」號和「亞洲皇后」號的追蹤,駛往尼科巴群島,並在那進行了加煤。


追擊“SMS Emden”的英國皇家海軍「漢普郡」號裝甲巡洋艦(HMS Hampshire)。


趕來增援的輔助巡洋艦「亞洲皇后」號(RMS Empress of Asia)原來是屬於加拿大太平洋鐵路公司的豪華遊輪。


協約國在這時決定認真研究對策。皇家海軍“HMS Yarmouth"和俄國「阿斯科爾德」號防護巡洋艦(RU Askold)由護航任務轉為搜索“SMS Emden”。日本海軍也派出「常磐」號和「八雲」號巡洋艦前往孟加拉灣東岸增援那裡的「筑摩」號和俄國「珍珠」號防護巡洋艦("RU Zhemchug",對馬海戰的倖存者)。

“SMS Emden”離開尼科巴群島後,向東南方駛去,米勒艦長把目光放在英屬馬來亞的檳城。10月28日早晨,“SMS Emden”靠假煙囪偽裝成英國巡洋艦,全速駛入港內。在這場檳城戰役中,“SMS Emden”在港內升起德國軍旗,並向停泊在港內的"RU Zhemchug"發射了魚雷,緊接著的主炮齊射將俄艦打得千瘡百孔。“SMS Emden”轉身離開時發射了第二枚魚雷,引起了大爆炸而使俄艦沉沒,81人死亡,129人受傷。"RU Zhemchug"的艦長在攻擊發生時並不在艦上,事後被降職並遭監禁。


被“SMS Emden”號在檳榔嶼之役擊毀的俄羅斯巡洋艦"Zhemchug"號。


被“SMS Emden”號在檳榔嶼之役擊毀的俄羅斯巡洋艦"Zhemchug"號。


被“SMS Emden”號擊毀的俄羅斯巡洋艦"Zhemchug"號殘骸。


被“SMS Emden”號擊毀的俄羅斯巡洋艦"Zhemchug"號艦橋及主砲。


檳榔嶼當地拯救沈沒的俄羅斯巡洋艦"Zhemchug"號,有80個低階的水兵當場死亡,7個重傷後死亡,9名軍官與113名水兵不同程度的創傷。


“SMS Emden”達成目標後,轉身離開港口。一艘法國驅逐艦“Mousquet”號誤將她認作英國巡洋艦而尾隨她。一到外海,“SMS Emden”就突然向法艦開火,並很快將其擊沉。36名法國水兵被“SMS Emden”救起,其中3人後因傷重身亡。2天後,“SMS Emden”截停了英國商船“SS Newburn"號,並將剩餘法國水兵移交給她帶回蘇門答臘的沙璜。


被“SMS Emden”號在檳榔嶼之役擊沉的法國"Mousquet"號驅逐艦。


被“SMS Emden”號在檳榔嶼之役擊沉的法國"Mousquet"號驅逐艦。


被“SMS Emden”號擊沉的法國海軍"Mousquet"號驅逐艦的艦長。


被“SMS Emden”號用來轉移"Mousquet"號驅逐艦法國水兵的英國商船“SS Newburn"號。


法國海軍在蘇門答臘的沙璜接收由英國商船“SS Newburn"號載來"Mousquet"號驅逐艦的受傷水兵。


"Mousquet"號驅逐艦陣亡艦員的葬禮。


“SMS Emden”號在檳榔嶼之戰的航跡圖。

米勒艦長率艦穿越巽他海峽駛往可可斯群島,他的目標是摧毀在迪雷克申島(Direction Island )東方電報公司無線電設施,以癱瘓協約國在印度洋上的通訊。他計劃事後前往索克特拉島以截斷孟買到亞丁的航線。但這並沒有實現。

當時,至少60艘協約國戰艦在印度洋上搜“SMS Emden”。“SMS Emden”在1914年11月9日抵達迪雷克申島。米勒決定派出一支由穆克中尉(Hellmuth von M?cke)帶領的登陸隊上岸破壞通訊塔和設備。50名帶有步槍和機槍的水兵被派往岸上。當地居民察覺到“SMS Emden”船員的行動,但並未抵抗。登陸隊甚至同意不讓通訊塔倒向島上的網球場。


穆克中尉登陸部隊在迪雷克申島(Direction Island )的海底電纜站屋頂上瞭望。


穆克中尉的登陸部隊把迪雷克申島的無線電站設備搗毀。


迪雷克申島的無線電站的負責人Dover Farrant看著他的無線電天線被德國人炸毀,不過幸虧他發現“SMS Emden”第四根假煙囪,並發出了告警電「奇怪的戰艦正在入港」,終於讓“SMS Emden”的好運走到盡頭。


不走運的是,東方電報公司的主管注意到了“SMS Emden”的第四根假煙囪,並發出了告警電「奇怪的戰艦正在入港」。6點30分,一支駛往科倫坡的澳大利亞護航艦隊派出了裝備8門6英寸主炮的澳大利亞「雪梨」號輕巡洋艦(HMAS Sydney)。當時她在迪雷克申島北面55英里(89公里)處,大約3小時後就趕到了當地。

當看到澳艦接近,米勒艦長別無選擇,只得起錨迎戰“HMAS Sydney"。“HMAS Sydney"比起“SMS Emden”火力更強、速度更快、射程也更遠,但戰鬥仍持續將近一個半小時。一開始,“SMS Emden”還擊毀了“HMAS Sydney"的一門主炮和測距儀。但埃“SMS Emden”自己受了重傷,被“HMAS Sydney"擊中100次以上。米勒艦長為避免軍艦沉沒,在11點15分將埃姆登號搶灘擱淺在North Keeling島的海岸。



終結“SMS Emden”號神話的澳大利亞海軍輕巡洋艦“HMAS Sydney"號。


“HMAS Sydney"的艦長約翰•格洛索普上校(John CJ Glossop)。


“SMS Emden”號被澳大利亞海軍輕巡洋艦“HMAS Sydney"號攻擊開始下沉。


遠眺“SMS Emden”號為避免軍艦沉沒衝灘躺在岸邊。


“HMAS Sydney"號的水兵划小艇朝“SMS Emden”。


“HMAS Sydney"號的水兵划小艇靠近“SMS Emden”。


“HMAS Sydney"號旁舷靠的小艇是屬於“SMS Emden”的運煤船“SS Buresk”所有,它被用來搭載“SS Buresk”號的俘虜登上“HMAS Sydney"號。


在擊毀“SMS Emden”號後“HMAS Sydney"號的水兵在前甲板合影,他們打贏了全世界都在關注的這一役。


此時,“HMAS Sydney"離開去追蹤“SMS Emden”隨行的運煤船。16點30分返回時,“HMAS Sydney"的艦長約翰•格洛索普(John CJ Glossop)看到“SMS Emden”仍升著戰旗,表明要繼續抵抗。“HMAS Sydney"發出了要對方投降的信號,但沒有答覆。“HMAS Sydney"再次開火併對“SMS Emden”造成了更大的損傷。131名德國水兵陣亡,65人受傷。米勒艦長和剩餘的船員被俘虜,但軍官被允許保留象徵榮譽的佩劍。“HMAS Sydney"隨後駛向迪雷克申島以確認無線電站的情況。但因天色已晚,格洛索普艦長只得等到第二天早上再上岸。

在此期間,穆克中尉在島上升起德國國旗,宣布該島為德國所有,並在海岸挖掘戰壕,布置機槍,建立防線。看到“SMS Emden”和“HMAS Sydney"的戰鬥後,他徵用了一艘老式的三桅帆船”Ayesha“號,並下令準備出航。雖然這艘船又老又破,但穆克他們將她很好的修復了。在日落前,所有德國登陸部隊連同他們的裝備都登船並出發,在沒有任何海圖的情況下,成功通過遍布暗礁的淺水海域抵達了蘇門答臘的巴東。

穆克中尉和登陸隊員到達了蘇門答臘的巴東,1914年12月13日,他們在那兒與一艘德國商船會合。隨後登陸隊前往鄂圖曼帝國南葉門省的荷台達,從那兒開始了艱難的陸上旅程,一路上不斷受到襲擊,包括被阿拉伯的勞倫斯指揮的軍隊包圍。最終,他們在1915年5月5日抵達君士坦丁堡,並從那兒經陸路返回德國。



被穆克中在迪雷克申島徵用的“Ayesha”號老式的三桅帆船。


被穆克中在迪雷克申島徵用的“Ayesha”號老式的三桅帆船。


“SMS Emden”號的穆克中尉部隊收集迪雷克申島上的補給物資用台車運上徵用的“Ayesha”號三桅帆船準備遠航逃離。


穆克中尉的登陸部隊準備登上小艇換“Ayesha”號三桅帆船。


“穆克中尉的登陸部隊準備登上小艇換“Ayesha”號三桅帆船,前方還有一艘蒸汽船在拖曳。


穆克中尉部隊的兩艘小艇由一艘蒸汽船拖曳往“Ayesha”號方向駛去,他們將展開另一段新的冒險旅程。


“HMAS Sydney"派出部隊登陸迪雷克申島要攻擊穆克中尉的小部隊,不料德國人早就逃之夭夭。


米勒艦長被德皇威廉二世授予了一級鐵十字勳章。而實際上,“SMS Emden”上所有的軍官都被授予了一級鐵十字勳章,50名船員被授予了二級鐵十字勳章。米勒艦長後來被轉移往英格蘭,而他的部下則被囚禁在馬爾他直到戰爭結束。1918年10月,米勒艦長在交換戰俘中被釋放。回到德國後,米勒艦長被授予功勛勳章,並得到晉陞,但之後因身體健康欠佳而從德國海軍退役。作為榮譽的象徵,德國政府允許所有倖存船員在他們的名字後加上“Emden”的後綴。



“SMS Emden”號戰鬥後的殘骸。


“SMS Emden”號的殘骸,在初始時後桅還是聳立的,有一具煙囪雖然已經斜躺但從遠處看仍然很清楚。


“SMS Emden”號甲板上的慘狀。


“SMS Emden”號前錨鏈甲板望向艦橋的凌亂狀況,可見左右各一尊105mm主砲。


從艦尾高處的角度看“SMS Emden”號甲板上層結構的殘骸。


“SMS Emden”號傾倒的煙囪。


“SMS Emden”號甲板上層結構被破壞嚴重。


“SMS Emden”號甲板上的破洞。


“SMS Emden”號艦橋內部被破壞的慘狀。


隨著時間位移,“SMS Emden”號的殘骸愈來愈加破敗,所有煙囪及桅桿都崩塌了。


從岸上看“SMS Emden”號的殘骸,後桅已經不再聳立。


“SMS Emden”號的殘骸後來變成觀光景點。


“SMS Emden”號殘留的鍋爐遺跡。

1917年,1門“SMS Emden”上的105毫米炮被安置在澳大利亞雪梨市的海德公園里,另一門在坎培拉的澳大利亞戰爭紀念館展出。馬德拉斯市的博物館內有一發埃姆登號的炮彈。而“SMS Emden”的殘骸在1950年被一家日本公司打撈上來作廢鐵處理,但仍有部分殘骸未被打撈上來。

在1914年“SMS Emden”被擊毀之後,又有4艘德國軍艦以“SMS Emden”命名。因為這艘“SMS Emden”巡洋艦本身被德皇威廉二世授予了鐵十字勳章,後來的4艘埃姆登號都在船身上安有這巨大的金屬勳章。


澳大利亞人轉移“SMS Emden”殘餘的官兵上小艇。


“SMS Emden”的俘虜在澳洲人的船上領取食物。


“SMS Emden”的倖存者在英屬馬耳他島度過1916年。 (圖片:南德意志報照片)


“SMS Emden”的倖存官兵在英屬馬耳他島的集中營合影。


卡爾•馮•米勒最後被升為上校。他在1923年3月11日因瘧疾去世,沒來得及看到納粹黨上台執政。


穆克上尉(Hellmuth von M?cke)的簽名照。


穆克上尉(Hellmuth von M?cke)的婚禮,兩旁都是“SMS Emden”號的官兵。


“SMS Emden”號倖存的官兵每年都有聚會,甚至直到今天。由於他們的名字後都附加"Emden",所以極容易相認。


由於"SMS Emden"的傳奇戰績使得她成為德國人的偶像,所以德國戰後又建造了一艘新的 "Emden"號輕巡洋艦。這張照片是該艦於1931年來到青島訪問所攝,當時納粹尚未執政,可見艦尾懸的是威瑪共和國政府時代的旗幟而非後來的萬字旗,不過這時德國已因一戰失敗喪失了青島殖民地,所以"Emden"這次來只是訪問的身份。

(文字資料來源: 中文維基百科:埃姆登號輕巡洋艦_(1908年)



由於“SMS Emden”號的故事太過傳奇,一戰後不久就有人拍電影,譬如1928年的” The Raider Emden “。


“SMS Emden”號的故事到最近都還有不同的版本出現,譬如2012年的德國電影” Die M?nner der Emden“。而“SMS Emden”號的傳奇就是由中國的青島出發的。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