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大戰百週年專輯之5/青島的出擊(1):
飛出青島
在一次大戰期間有許多由德軍少數個人所創造的傳奇,其中岡瑟 丕律紹( Gunther Pl?schow,1886年2月8日 - 1931年1月28日)的「飛出青島」無疑是最戲劇化的。

岡瑟 丕律紹是德國海軍飛行員,出生於巴伐利亞的慕尼黑,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時他正以海軍中尉身份在青島服役,當時有兩架「陶伯」式(Etrich Taube)飛機從德國以拆卸裝箱的方式,經海運來到青島,在組裝後由丕律紹擔任駕駛員和觀察員,第二架飛機的飛行員由弗里德里希 穆勒史考斯基(Friedrich M?llerskowski)中尉擔任,但他不久就不幸墜機了,只剩下丕律紹一人繼續飛行。


岡瑟 丕律紹初任海軍少尉時的留影。


岡瑟 丕律紹在青島擔任飛行員。


岡瑟 丕律紹在青島所駕駛的Etrich-Rumpler Taube型飛機,該機線條非常優美,好像一架紙鳶。


岡瑟 丕律紹在青島駕駛的Etrich-Rumpler Taube型飛機。


岡瑟 丕律紹在青島駕駛的Etrich-Rumpler Taube型飛機。


可憐的弗里德里希 穆勒史考斯基(Friedrich M?llerskowski)中尉駕駛的Etrich-Rumpler Taube型飛機在青島墜機。


1914年8月15日,日本以參戰國的身份向德國青島殖民地政府發出最後通牒,要求膠州灣內的德國勢力撤離,八天後日本對德宣戰並和英國軍隊聯手圍攻,在這段期間丕律紹多次駕機偵查,並擊落了一架日本飛機。到了1914年11月,德軍在膠州灣大勢已去,11月6日丕律紹奉總督命攜帶機密文件冒著敵人的砲火飛出青島,在飛行了約250公里後油盡墜入江蘇省海州的一片稻田中。他卸下方向盤,放火燒掉飛機,然後開始步行回德國。


岡瑟 丕律紹在青島駕駛的Etrich-Rumpler Taube型飛機以手槍攻擊日本飛機(日本仿製法國 Maurice Farmans型飛機)的油畫作品,在飛機只作為偵查工具的當時,這是很先進大膽的行為。


Gunther Pl?schow從青島逃出時由德國總督開立的護照,可知當時他的中文名是「丕律紹」,所以本文便以此名為準。


丕律紹從青島逃出所駕駛的飛機迫降在江蘇的海州。


丕律紹的飛機迫降在江蘇的海州,他將駕駛盤卸下,之後放火燒了飛機。


丕律紹在中國人的協助下將飛機放火燒了。


飛機放火燒了,剩下發動機的金屬部件。


丕律紹設法從中國人處搞到通行證,搭乘木船沿河而下抵達南京,在那兒他很欣慰地發現中國官員公開挺德國,但受到英國的壓力他仍有被當成戰俘逮捕關進集中營的危險,於是他立刻跳上人力車趕往火車站,並買通一名警衛讓他搭火車抵達上海。

在上海丕律紹遇到了一名在柏林就認識外交官的女兒。她為他提供一本姓名為E.F McGarvin的假護照、盤纏與經長崎、檀香山到舊金山「蒙古利亞」號(SS Mongolia)的船票。12月5日他抵達舊金山,並自稱為瑞士人Ernst Smith,1915年1月他搭火車穿越美國大陸抵達紐約市。丕律紹並不想去德國領事館報到,因為他現在拿的是瑞士護照。更糟糕的是,他現在竟成了名人,在紐約的報紙上讀到他已經到達紐約的報導。


岡瑟 丕律紹搭乘由中國上海開往美國舊金山的“SS Mongolia”客輪。


岡瑟 丕律紹由中國潛逃到美國,在美國舊金山(San Francisco)登岸時化名為Ernst Smith。

他再度交了好運,他在紐約竟遇見了他以前在柏林認識的朋友幫他搞到旅行證件以及1915年1月30日開往意大利的船票。在船上有人問起他的背景,他自稱曾是英國海軍軍官,但在細節地方露出破綻,本來也無傷大雅,誰知人算不如天算,惡劣的天氣迫使這艘船臨時停靠直布羅陀,眾所週知直布羅陀是英國殖民地,英國人懷疑他的身份將他逮捕,很快發現他就是那位以「飛離青島」名噪一時的德國飛行員。

1915年7月1日,丕律紹與其他德國戰俘一起被送往位於英國萊斯特郡多寧頓廳(Donington Hall)的戰俘營,這是一所建於十七世紀的莊園。不過這時他已經是脫逃高手,戰俘營的圍牆那限制得了他,不過三天他就在暴雨中與另一名德國戰俘Oskar Trefftz 逃脫步行24公里往德比(Derby)搭乘火車前往倫敦。倫敦警察廳發出警報,要求公眾協助抓捕兩名逃犯,尤其是一個「身上有龍紋刺青」的男人。由於兩人的姓名特徵都被公佈,為了安全只好分道揚鑣,Oskar Trefftz不久即被捕獲。

在倫敦丕律紹利用鞋油和凡士林讓金色的頭髮變成黑色油膩,還用煤塵煙灰粘在衣服上讓他看起來像碼頭工人,他曾在倫敦碼頭的紀念攝影攤拍照留念,顯然他認為這兒十分安全。他以閱讀關於巴塔哥尼亞方面的書打發時間,這對他後半生產生了重大的影響,晚上他就躲在大英博物館裡面睡覺。


丕律紹等德國戰俘被送往位於英國多寧頓(Donington)的戰俘營。


位於英國多寧頓關押丕律紹的戰俘營,德國戰俘在營中進行體育競賽。


丕律紹從多寧頓戰俘營爬圍牆逃脫並步行15英哩到Derby,搭火車前往倫敦。



丕律紹藏匿於倫敦市內,這是他在倫敦碼頭的紀念攝影攤拍的照片,可以看出他化裝為碼頭工人的成果。



丕律紹搭乘中立國荷蘭的渡輪「朱莉安娜公主」號(SS Princess Juliana)到達荷蘭的法拉盛(Flushing)。


當時處於戰時的倫敦,基於安全理由,政府禁止公告任何船舶離港的時間班次,但他幸運地邂逅一位女伴,讓他獲得開往中立國荷蘭的渡輪「朱莉安娜公主」號(SS Princess Juliana)的開航資料,他搭火車到埃塞克斯港(Essex port ),經過四次的失敗,他游泳登上渡輪藏於救生艇中安全跨越海峽抵達荷蘭的法拉盛(Flushing)並轉往德國。到了德國他竟然被當成間諜逮捕,因為沒有人相信他怎麼可能完成這樣的壯舉!

他那另人不可思議的故事終於被官方認可,丕律紹被譽為「從青島來的英雄 」 。他獲頒一等鐵十字勳章並被提升為上尉,分配在被佔領的拉脫維亞庫爾蘭Libau海軍基地擔任指揮官,1916年6月他就在Libau的飛機機庫裡舉行婚禮。他還寫了他的第一本書「一個來自青島的飛行員歷險記」,銷量超過70萬本。 1918年,他的兒子岡多夫 丕律紹( Guntolf Pl?schow)誕生。



岡瑟 丕律紹回國後晉升上尉。你會發現照相時手插口袋是他的習慣。


岡瑟 丕律紹在1916年舉行婚禮。


岡瑟 丕律紹上尉在基地接待德國皇后與皇太子,後方較矮者為丕律紹。


岡瑟 丕律紹所寫「飛出青島」一書的封面,銷量達70萬本,到現在都還可以買到。


1918年德國戰敗,11月德皇威廉二世被迫流亡荷蘭, 1919年由英、法主導的凡爾賽條約將許多苛刻的條款強加在德國身上,當時有許多軍方與民間人士組成的叛亂團體,已經是少校官階的丕律紹拒絕參加他們。但在33歲,他卻不情願地從威瑪共和國海軍辭職。

離開海軍後丕律紹曾從事不同的工作,他被僱用在帆船「帕爾馬」號(Parma)工作前往南美。他搭船經過合恩角、瓦爾迪維亞、智利,隨後從陸路穿越智利到巴塔哥尼亞(記得他在倫敦每天讀的書嗎?)。在他返回德國後出版了"Segelfahrt ins Wunderland "(海角仙境)一書,這本書的暢銷讓他獲得足夠的經費去做進一步的探索。

1927年11月27日,丕律紹駕著木製雙桅帆船“Feuerland”(「火地」號)抵達智利的蓬塔 阿雷納斯。他的工程師,恩斯特 德芮布洛 (Ernst Dreblow)為他用輪船載來了一架亨克爾HD 24 D- 1313 型飛機。1928年12月,飛機已經組裝完成,可想而知的它被命名為「青島號」。「青島號」首航從蓬塔 阿里納斯到阿根廷烏斯懷亞帶來了第一個航空郵件。

在接下來的幾個月裡,丕律紹和德芮布洛駕駛「青島號」第一個由空中探索 Cordillera Darwin、Cape Horn、the Southern Patagonian Ice Field、the Torres del Paine of Patagonia等地。到了 1929年,普呂紹不得不賣掉「火地」號以籌措資金回國。回到德國後他出版了「銀色神鷹在火地島」(Silberkondor ?ber Feuerland )一書與同名的紀錄片。

次年,丕律紹回到巴塔哥尼亞探索佩里托莫雷諾冰川(Perito Moreno Glacier),1931年1月28日他和德芮布洛駕駛「青島號」在Brazo Rico附近失事,兩人皆喪生。


丕律紹與他的「青島號」(Tsingtau)水上飛機。


岡瑟 丕律紹與他的兒子合影,就在他墜機之前不久。


岡瑟 丕律紹與德芮布洛的葬禮。


岡瑟 丕律紹的簽名。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