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大戰百週年專輯之5/青島的出擊(1):
科羅內爾海戰
當斯佩艦隊進入南太平洋時,當時的英國皇家海軍正忙於歐洲本土對德國公海艦隊的防禦,根本抽不出主力艦艇來追擊,於是就近由印度抽調少數艦隻在海軍少將克里斯托弗·克拉多克爵士(Sir Christopher Cradock)的率領下趕來。當時克拉多克少將手中擁有一艘老式戰列艦「老人星」號(HMS Canopus),兩艘算不上新銳的裝甲巡洋艦「好望角」號(HMS Good Hope)與「蒙默思」號(HMS Monmouth),還有一艘商船改裝管不了大用的「奧特朗托」號輔助巡洋艦(HMS Otranto)。

面對斯佩伯爵兩艘新銳的裝甲巡洋艦,克拉多克少將只有”HMS Canopus“的4門305mm巨砲勉可與之一博,但”HMS Canopus“一抵達福克蘭島的史坦利港主機就發生故障,速率降到12節,克拉多克只好放棄讓她脫隊。更麻煩的是他手下的水兵全都是臨時招集的預備役,沒有經驗、默契很差,相對于斯佩的手下全都訓練精良,經驗豐富,尤其在砲術方面。所以克拉多克出發以前就知道自己的戰力是存在重大缺陷的。


「老人星」號(HMS Canopus)舊式戰列艦臨戰前喪失機動力,只能在史坦利港內座灘,但在一個月之後的福克蘭海戰她就利用座灘的優勢實施跨越海岸射擊,從港內對港外的斯佩分艦隊發出第一砲。


科羅內爾海戰被擊沈的英國裝甲巡洋艦「好望角」號(HMS Good Hope)是克拉多克少將的旗艦。


科羅內爾海戰被擊沈的英國裝甲巡洋艦「蒙默思」號(HMS Monmouth)。


參加科羅內爾海戰的英國輕巡洋艦"HMS Glasgow"號,。


參加科羅內爾海戰的英國輔助巡洋艦"HMS Otranto"號,本艦原來屬於東方航運公司航行于英國及澳大利亞之間的客輪"SS Otranto"號,戰爭爆發後被徵收為輔助巡洋艦。本間後擔任運兵船於1918年10月6日與另一艘運兵船”HMS Kashmir“於愛爾蘭東北海岸發生碰撞沈沒。


科羅內爾海戰失利隨艦同殉的英國艦隊司令海軍少將克里斯托弗·克拉多克爵士(Sir Christopher Cradock)。他明知裝備不如敵人仍堅持正面對翟,而且尊遵循納爾遜「艦在人在、艦亡人亡」的精神,但有人批評他太過魯莽,導致1,600多名官兵陣亡。


克拉多克在1914年1O月21日率領“HMS Good Hope”、“HMS Monmouth”等兩艘裝甲巡洋艦、“HMS Glasgow”(「格拉斯哥」號輕巡洋艦)、“HMS Otranto”輔助巡洋艦離開史坦利港,“HMS Glasgow”奉命至智利港口克羅內爾( Coronel )以南搜索,31日“HMS Glasgow”截獲德軍電訊,克拉多克以為是德國的「德勒斯登」號輕巡洋艦(SMS Dresden)單艦趕來,但實際上是那是「萊比錫」號輕巡洋艦(SMS Leipzig),而且與「香霍斯特」號(SMS Scharnhorst)與「格雷茲瑙」號(SMS Gneisenau)兩艘裝甲巡洋艦在一起,原來克拉多克撞上了斯佩分艦隊的本隊。

此時若克拉多克立刻轉頭逃回史坦利港,依托”HMS Canopus“的巨砲為掩護,斯佩未必敢來正面挑戰。事實上一個月後的福克蘭海戰就是由”HMS Canopus“跨越海岸率先開砲,讓斯佩嚇了一大跳,立刻轉頭逃向外海,氣勢未戰先衰,後來果然被全殲。然而克拉多克少將為了維持了英國皇家海軍的名譽,沒有選擇逃跑,反而在1747時集結成縱隊,由旗艦“HMS Good Hope”領軍,接著是“HMS Monmouth”與“HMS Glasgow”,“HMS Otranto”號殿後,航向逐漸與斯佩分艦隊平行,進行幾近自殺的攻擊。斯佩分艦隊的排列依序是"SMS Scharnhorst”、"SMS Gneisenau”、"SMS Leipzig”、”SMS Dresden“,正從智利Valeparaiso趕來的“SMS N?rnberg”(「紐倫堡」號輕巡洋艦)位於北方距離還有50,000米。


科羅內爾海戰被擊沈的英國裝甲巡洋艦「好望角」號(HMS Good Hope)艦尾,可見司令走廊及艦名的銘牌。


「好望角」號(HMS Good Hope)的軍官合影,他們後來全部陣亡於科羅內爾海戰。


「好望角」號(HMS Good Hope)的水兵在福克蘭史坦利港搭接駁船登岸,他們後來全部陣亡於科羅內爾海戰。這批艦員大多是新召集的預備役士兵,技術與默契都有問題。


科羅內爾海戰被擊沈的英國裝甲巡洋艦「蒙默思」號(HMS Monmouth)。

1930時雙方距離11,300米,有射程優勢的斯佩分艦隊率先開砲,英軍直到1935才還擊,德艦的精準射擊完全得到發揮,"SMS Scharnhorst”第三次齊射就將“HMS Good Hope”前炮塔敲掉,她總共被擊中大約35發,全身大火,即使如此克拉多克仍努力向德艦接近,希望1能使用魚雷。斯佩猜到他的意圖下令拉開距離,1950時“HMS Good Hope”船舯發生大爆炸,之後帶著克拉多克海軍少將與900多名官兵沈入海底。無人幸免。同樣的,"SMS Gneisenau”的第三次齊射將“HMS Monmouth”前炮塔的頂部削去並引發大火,她似乎喪失戰力還失控,轉向偏北方緩緩向三艘德國輕巡洋艦的方向駛去,被從Valeparaiso趕來的“SMS N?rnberg”撞個正著,“SMS N?rnberg”豈能放過這個小艦揍大艦的機會?一陣狂轟後“HMS Monmouth”於2118時沈沒,全艦近700名官兵無一幸免。“HMS Glasgow”與“HMS Otranto”見狀趕緊脫離戰場逃回史坦利港。


科羅內爾海戰( Battle of Coronel )德、英兩國軍艦交戰的航跡圖。可以看出"HMS Glasgow"與"HMS Otranto"在”HMS Good Hope“與”HMS Monmouth“兩艘主力軍艦被擊沈後只好轉向逃逸。


德國輕巡洋艦「德勒斯登」號(SMS Dresden)在最後趕上擊沈以負傷的英國裝甲巡洋艦「蒙默思」號(HMS Monmouth)的油畫作品。

對於這樣的戰果斯佩頗為滿意,並沒有繼續追擊,只派"SMS Leipzig”與”SMS Dresden“向合恩角方向搜索,自己則率其餘三艦返回智利Valeparaiso補給與慶功。德國方面的戰損輕微到可以不計,包括"SMS Scharnhorst”被擊中兩次,無人傷亡,"SMS Gneisenau”被擊中四次,三人負傷而已。除了殲滅了克拉多克分艦隊,還同時切斷了來自秘魯和智利的硝酸鹽、銅和錫的船運,這讓倫敦大為震驚,自本土抽調大批軍艦趕來圍堵,在一個月後爆發了福克蘭群島的海戰。


1914年11月3日,科羅內爾海戰之後,斯比分艦隊的「香霍斯特」號、「格雷茲瑙」號裝甲巡洋艦與「紐倫堡」號輕巡洋艦等在智利的Valeparaiso,與智利軍艦共同停泊在一起。


德國艦隊司令馬克西米連•馮•斯佩(Maximilian von Spee)伯爵科羅內爾海戰後在智利Valeparaiso參加僑社公眾活動時意氣風發的模樣,這是他最後一張照片,不久之後他亦追隨克里斯托弗·克拉多克爵士(Sir Christopher Cradock)長眠南美洲海底。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