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存在艦隊理論與公海艦隊

德國公海艦隊海上觀艦式。

 

一次大戰於1914年7月28日因奧地利王儲在塞爾維亞首都塞拉也佛被刺而爆發,到今年剛好是一百週年紀念。

一戰是人類歷史上第一次橫跨歐亞、牽動各國、舉國動員、陸海空潛武器盡出、大量殺傷人口破壞文明的戰爭。一戰爆發的遠因承續十九世紀末歐洲列強的合縱連橫,而一戰所造成的影響更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直接的原因。可以說二戰是一戰的延續放大版,而所有的戰略格局早在一戰就已決定。

一戰除了傳統的陸戰與新登場的空戰,海戰也非常可觀,而海戰比陸戰更能夠影響全球的政治與經濟局勢。在技術方面蒸汽鐵甲艦在經過日清與日俄兩次戰爭的暖身後,列強之間展開大艦巨砲的造艦競賽,希望在一戰中實現大艦隊決戰的夢想,誰知冒出潛水艇這種暗器,顛覆了傳統海軍大國的優勢。

德國公海艦隊的第一及第二戰列艦中隊,後方是小型巡洋艦群。

 

要說到一戰的海軍,德國皇帝威廉二世在極短的時間內建立起一支僅次於英國皇家海軍,世界第二強大的公海艦隊(High Sea Fleet,德文為Hochseeflotte),一向都是世界海軍史研究的重要題目。因此自本期起我們將陸續介紹一戰時期的德國海軍,包括公海艦隊與戰列艦、巡洋艦、驅逐艦與魚雷艇、砲艦、潛艇、同盟國的奧匈與奧圖曼土耳其帝國海軍,以及德國劫掠艦傳奇、日德蘭海戰、無限制潛艇政策、青島德國海軍、中國與一戰海軍事件的關係、基爾港水兵叛變、斯卡帕灣(Scapa Flow)自沉、海蔘威佔領等主題。

德國公海艦隊的戰列艦排成縱列校閱,這是德皇威廉二世投入巨資的驕傲。

熱衷于建設大海軍的德皇威廉二世(左)與提出「風險艦隊」理論的提比茲元帥(右)

 

對於德國在一戰前的海軍建設一般人有許多誤解,以為德國皇帝威廉二世真的想用公海艦隊來挑戰英國的海上霸權,甚至認為威廉二世的海軍野心是造成一次大戰爆發的原因,其實完全不是這麼回事。事實上威廉二世從來沒有把英國當成假想敵,德國奉行的是提比茲元帥(Alfred von Tirpitz)所提出的「存在艦隊」(Fleet in Being) 、亦稱「風險艦隊」(Risk Fleet)理論,因為德國海軍不必、也不可能發展出比英國皇家海軍還要強大的艦隊,只要保持一支足夠讓英國投鼠忌器,不敢冒然發動戰爭以免遭受重大損失,反讓其他海軍強國取得優勢的實力就夠了,經提比茲的計算這個比例約在三分之二,加上英國海軍必須全球佈局,若德國把主力艦集中在本土,那麼這個比例應該是有可能達成的。

提出「風險艦隊」理論的提比茲元帥(中)與威廉二世(左)在皇家遊艇“SMS Hohenzollern"號上會談。

德國公海艦隊戰列艦海上操演。

既然是這種被動的戰略思維,德國又怎麼可能挑戰英國的海上霸權呢?而且英、德兩國歷史上也從來沒有矛盾,威廉二世還是英國維多利亞女王的親外孫呢!愛德華七世也就是他的舅舅更曾頒發他這個外甥英國海軍榮譽元帥的名銜,讓威廉興奮的好幾天睡不著覺。德國建設公海艦隊的目的卑微的說,只是要英國「尊敬」德國的地位,但威廉與提比茲不瞭解的是「懷璧其罪」,對於英國這種老牌帝國主義國家只要你有潛在挑戰的實力,他就要打你!提比茲把這個理論的實現寄託於英國的配合,問題是英國並不會照提比茲的劇本演出,所以「存在艦隊」理論最後不得不宣佈破產,威廉花費巨資建設的公海艦隊全部在斯卡帕灣(Scapa Flow)自沉,完全沒有發揮作用。

德國公海艦隊的戰列艦在基爾軍港內。

 

其次我們從技術的層面來探討。德國統一前根本沒有什麼像樣的海軍,北方波羅的海的航運受到小國丹麥海軍的攻擊,竟需請荷蘭與奧地利佣兵來幫忙,還連吃敗仗。德國的造船工業也遠不如英國,那時克魯伯剛開始連德國人自己都不喜用寧願買英國貨,還是靠李鴻章來自中國的訂單友情支持才建立起後來的基礎。所以威廉二世能在那麼短的時間像吹氣球一樣建設起僅次於英國皇家海軍的龐大艦隊,除了德國人的理性效率天性,還是有一些客觀因素存在的。

後來居上的克魯伯工廠讓德國造艦不必再依賴英國。

 

首先是英國人自己領頭的造艦科技進步顛覆了自己的優勢。譬如蒸汽動力鐵甲戰艦的興起,讓英國原來控制殖民地橡木來源的優勢不再重要,反而讓德國發達的煤鐵工業佔到機會。其次動力系統的運用讓英國原來擁有大量經過長時間海上風帆航行經驗的水手不再重要,反而有利於德國制式化大量培養的技術工人。其次英國雖然是工業革命的發源地,但由於殖民地眾多,原料來源無缺,基本上仍是農業國家型態。德國就不然,德國缺少殖民地資源,只好以科技研發替代,典型的例子就是軍艦大量使用的油漆,英國始終靠天然種植的漆樹,德國則研發合成漆料,所以德國在包括化工、光學、鋼鐵等許多方面都超越英國,這在造艦競賽中就會發生巨大的影響力。

德國公海艦隊的基地赫爾戈蘭島。

當英國在1906年開發出「無畏艦」(Dreadnaught)時,讓所有已建或在建的主力艦一下子全部過時,所有海軍強國都以「無畏艦」為標準重新設計圖紙或修改在建艦隻,這其中受傷最重的其實是英國,因為她擁有最大數量的過時戰艦,百年所累積的優勢剎那間一起歸零,與別的國家回到起跑點一同競爭,這對新興工業強國的德國自然十分有利。

德國戰列艦的火炮甲板。

 

與一般人以為德國是窮兵黷武的印象不同,由於不想讓英國覺得德國是在挑戰他全球海上霸主的地位,提比茲在建設公海艦隊時特別低調,譬如要求絕對不可在軍艦的外部性能或數據上超越英國,而是在內部看不見的地方加強,所以德國戰艦的火砲口徑全都比英國同級的小一號,但射擊精度卻較高。德國也將所有的戰列艦集中本土以快速累積風險艦隊所需的比例,海外僅以巡洋艦支應,所以德國設計的戰列艦航程也比英國的短得多,因為不需要,多出的空間噸位就可以加強裝甲與增加攜彈量,這些觀念上的差異也呈現在當年清北洋艦隊向英、德兩國分別訂造「濟遠」與「致遠」艦時的爭議。

德國戰列艦上抽換主砲炮管作業。

 

德國人在英國皇家海軍面前是十分沒有自信的,他們從來不認為自己有可能擊敗英國海軍,所以「存在艦隊」理論的實踐就是只求保船存在而不出戰、不求戰,整個一戰公海艦隊除了打了一場日德蘭海戰外,其餘時間基本上只能龜縮於軍港內生鏽。這種消極的做法讓德國海軍士氣一落千丈,最後甚至在1918年爆發了基爾港水兵叛變,那是直接造成德皇遜位、德國投降的原因。希特勒執政後對德國海軍水面艦隊的士氣與戰力同樣沒有信心,不願意花大錢來建造水面艦隻,轉而發展潛艇兵力,是其來有自的。

德國戰列艦補充主砲的發射藥。

 

在我們討論完海軍專業的議題後回過頭再來檢討當年的國際政治現勢,一戰前英國曾經在與那幾國結盟上有過變化,他本來也可能以俄國為假想敵,日俄戰爭時英國就是這種態度,後來法國與俄國走在一起,英國才選邊站。德國因為俾斯麥的內部保守政策一直排斥與俄國結盟,多年後讓德國陷入兩面作戰的困境。奧匈帝國因為普奧戰爭沒能加入德意志帝國,但畢竟與德國有血緣關係,所以威廉仍必須挺法蘭茲約瑟夫(Franz Joseph)老皇帝,這一挺造成連鎖反應,一戰就是這麼爆發的。

公海艦隊不僅有大量的戰列艦,還有大批的驅逐艦做為雷擊艦使用。

 

此外德奧聯盟還讓原來德國的盟友義大利不爽,因為奧、義又是世仇,結果開戰前夕義大利倒戈投向了協約國。更有趣的是奧圖曼土耳其帝國,歐戰本來跟他無關,恰巧因為戰爭爆發英國徵收了土耳其向英訂購的戰艦,威廉見機立刻以贈送德國戰艦的方式拉攏,奧圖曼土耳其帝國於是投向同盟國,給英國在東線惹出不少麻煩。

公海艦隊不僅有大量的戰列艦,還有大批的驅逐艦做為雷擊艦使用。

 

如同結盟的變化,各國軍力的消長也是始終浮動的,這就讓今日為友、明日為敵成為必然的結果。就像二戰後的美國,英國是採「兩強策略」(Two-Power Standard),也就是英國的艦隊實力必須超過任何其他二個海軍強國加起來的總和(當時甚至有人喊出「三強策略」,但那已經遠超過英國的國力了)。當英國能安心於「兩強策略」時,德國就不會成為假想敵,尤其當公海艦隊尚未建成之時,所以英、德關係有過一段時間的蜜月期。

威廉二世在很短的時間內建立了一支足堪與英國皇家海軍匹敵的公海艦隊,但是德國的航海傳統卻遠不如英國,最後功虧一簣,到了二大戰時,希特勒除了潛艇,再也不願意投資海軍。

 

不過當1896年波爾戰爭爆發後,英國在南非消耗了大量的金錢、資源與人力,連「兩強策略」都維持不了,英國面臨選擇,當時法國與俄國的海軍實力都比德國強大,而且在海外殖民地也與英國有競爭關係,英國不想在解決波爾戰爭的同時後院失火,法俄一時得罪不起,只能犧牲較弱的德國了。所以並非德國強大到讓英國警惕而關係惡化,正好相反的是他因為不夠強大而成為犧牲品。之後英國利用德、俄、法三國干涉還遼與日本結盟,製造日、俄矛盾,協助日本在日俄戰爭擊敗俄國,削弱了俄國的實力,到了一戰前,終於讓德國成為英、法、俄的共同敵人。

德國公海艦隊的戰列艦在海上列隊。

 

其實德國被塑造成發動一戰的邪惡帝國完全是英國的宣傳攻勢所造成。在十九世紀以前英、法兩國才是世仇,當時德國根本還沒統一,然而普法戰爭法國意外失敗後,英國巧妙的讓法國把矛頭轉向新興的德國,法國全民沸騰的對德復仇心態才是造成一戰最直接的遠因,這種以鄰為壑的技倆讓英國終於可以鬆了口氣,但從此法德兩國卻變成世仇,兩次大戰讓這兩個國家受創甚深,然而英國也沒討到便宜,戰爭一發不可收拾,只好引狼入室,戰後把世界霸主的地位讓予了美國。

德國公海艦隊的戰列艦在海上操演。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