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軍三次閉塞作戰

日本海軍在日俄戰爭時總共對旅順港進行了三次阻塞作戰,阻塞作戰是由聯合艦隊各艦抽調志願官兵,許多是輪機隊成員組成,駕駛徵用的商船開到旅順港的航道中自曝沈沒,希望將俄國的太平洋艦隊封鎖在港內。由於旅順港地形的特點,這種作戰方式是有可行性的。

 

第一次閉塞行動是在1904年2月23日晚間進行的,由77名志願者駕駛的五艘徵用做為阻塞船的商船,在指揮官有馬良橘海軍中佐的指揮下駛入旅順港航道,但由於被俄軍岸砲檯的探照燈發現並以火炮猛烈轟擊,廣瀨武夫指揮的「報國丸」(2,766噸)在老虎灘燈塔前沖攤自爆沈沒,有馬良橘中佐指揮的「天津丸」(2,942噸)在老鐵山東海岸沈沒,正木義太大尉指揮的「武揚丸」(1,163噸)在「天津丸」與島崎寶三中尉指揮的「武州丸」(1,249噸)之間自爆沈沒,行動失敗。

 

第二次閉塞作戰是在1904年3月27日,這一次由65名志願者駕駛四艘徵用阻塞船,到達老鐵山南方海域時,有馬良橘少佐指揮的「千代丸」(2,707噸)被海岸炮台的探照燈發現砲擊,在黃金山前自爆沈沒,廣瀨武夫指揮的「福井丸」(2,943噸)被俄軍驅逐艦發射的魚雷擊沈,廣瀨武夫少佐(後追贈中佐,成為日軍供奉的戰神)戰死,森初次中尉指揮的「彌彥丸」(2,692噸)也拋錨自曝沈沒,正木義太大尉指揮的「米山丸」(2,693噸)雖衝入航道但在左岸沈沒,行動仍未成功。

 

第三次閉塞作戰是在5月2日晚進行,這是規模最大的一次,動用了12艘阻塞船由驅逐艦掩護,「三河丸」(2,320噸)首先在航道中央拋錨自爆,「佐倉丸」(3,700噸)也跟著在航道拋錨自爆,全員陣亡,本田親民少佐指揮的「遠江丸」被黃金山炮台集中爆炸沈沒,向菊太郎少佐指揮的「朝彥丸」(3,550噸)在港外的黃金山被擊沈全員陣亡,「江戶丸」(1,850噸)、湯淺竹次郎少佐指揮的「相模丸」(2,108噸)與野村勉少佐指揮的「小樽丸」(3,000噸)也在港內水稻自曝沈沒,造成指揮官野村勉少佐、向菊太郎少佐、白石葭江少佐、湯淺竹次郎少佐、高柳直夫少佐、內田弘大尉、糸山貞次大尉、山本親三大尉、笠原三郎大尉、高橋靜大尉、寺島貞太郎機關少監、矢野研一機關少監、岩瀨正機關少監、清水機關少監、青木好次大機關士即許多士兵陣亡或失蹤。

 

日本海軍的三次閉塞作戰總共沈沒了17艘船,損兵折將不少但仍未能完全封鎖旅順港,其後日本海軍將策略修正為封鎖作戰,在旅順口外佈設水雷,反而造成比較大的戰果。


阻塞船分佈的狀況,從左至右分別是:「千代丸」、「福井丸」、「彌彥丸」、「米山丸」、「報國丸」

 

較近的照片,從左至右分別是:「彌彥丸」、「米山丸」、「報國丸」

 

從左至右分別是:「彌彥丸」、「米山丸」、「報國丸」


「報國丸」的成員組。

「朝日」軍艦歡送該艦派出參與閉塞作戰的志願人員。

第二次閉塞作戰的船隊。

廣瀨武夫少佐指揮的「福井丸」。

沈沒的「福井丸」。

 

「福井丸」生還官兵,前方水兵手中拿的木盒中盛放的是指揮官廣瀨武夫留下的一片殘肉。

「福井丸」指揮官廣瀨武夫中佐。他原來是戰艦「朝日」的水雷長。相傳「福井丸」撤退時,廣瀨返入船艙尋找負責點燃引爆自沉炸藥後未於救生艇報到的杉野孫七上等兵,在遍尋不獲後不得已放棄搜救,剛一走上甲板頭部即遭俄軍砲彈擊中而死,享年36歲。

廣瀨武夫後來被日軍捧為軍神的地位,由於他的中佐官階是死後才追贈的,因此本圖的階級袖章可能變造過。


「小倉丸」的成員組。


「長門丸」的成員組。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