佈雷與掃雷

以軍艦在海上執行臨檢拿捕效率太低,事實上這些船最後都還是要進出大陸港口的,所以直接在港口航道佈雷可能是更經濟有效的辦法。 國府曾經在長江口使用過佈雷的手段封鎖上海港,也獲得一定的成效,不過佈雷沒有選擇性的殺傷力太大,在像長江口這種航運繁忙的水域佈雷更容易招致國際壓力, 所以也不是經常可以實施的手段,加上退守台灣本島後派艦遠赴長江口佈雷更不可能,所以並沒有在其他地區實施過。 ....



台灣府海軍的「永豐」號佈雷艦,她是由掃雷艦所改裝。



「永豐」號佈雷艦的官兵。由於沒有受過佈雷專門訓練而險象環生,有一次艦擱淺在共佔區的沙灘,後方全是自己佈放的水雷而進退不得,幸而水雷入水後有備炸緩衝期 才得以有時間等潮水脫身。



「永豐」號佈雷艦搭載的水雷。由於是由掃雷艦改裝,水雷都只能堆放在艦後方的掃雷作業甲板上,搭載量有限不超過50枚因此效率不高。



「伏虎」號貨輪於1950年6月19日在吳淞口觸雷沉沒,後被中共打撈,這件事促成中共下定決心進行長江口掃雷。




中共掃雷部隊旗艦「古田」號,她原是美國製步兵登陸艇,國府海軍亦有多艘同級艦稱為「聯」字號, 本艦是來自投共的「聯光」號艇所改裝,注意她特殊的迷彩塗裝,在國府空軍尚保持優勢下為偽裝隱藏是至關緊要的事。




「古田」旗艦上的任務指派。




「古田」艦上的航海官正在海圖上標定位置。定船位對於掃雷工作非常重要,否則不知道那裡掃過那裡沒掃,甚至讓掃雷艦艇開入未掃雷區而不自知。




「古田」旗艦上檢討工作。




官兵與撈起的水雷合影,注意圖右方一人手持的是16mm電影攝影機,這種轉盤式三鏡頭與上發條驅動的新聞攝影機在二次大戰為美軍所廣泛使用。




潛水伕作業。




「古田」艦錨鏈甲版作業。




被水雷炸沉之「伏虎」號貨輪正準備扶正。




掃雷大隊長孫公飛(中)與蘇聯顧問合影。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