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陽艦決定版

「丹陽」艦為原日本甲型(「陽炎」級)驅逐艦「雪風」號,佐世保造船廠建造,於1940年1月20日完工。本艦艦身長388.5呎、寬35.4呎、吃水15呎,標準排水量2,050噸、滿載2,490噸, 三座燃燒重油鍋爐推動兩部透賓主機產生52,000匹馬力雙軸推進,最高航速32.7節(移交中國後航速約在27.5節左右)、18節巡航航程4,350浬,乘員軍官37人、士官兵219人。 「雪風」艦初成軍時裝有雙聯裝5吋砲塔前一後二共三座,1944年時撤銷一座後砲塔(X砲位)改裝兩組三聯裝25mm防空機砲。

「雪風」艦在日本海軍可說是大大出名,歷經中途島、雷伊泰、史上最大「信濃」號航空母艦護航,到最後「大和」號沉沒的沖繩之戰幾乎無役不與居然還能全身而退,十八艘 「陽炎」級驅逐艦戰後就僅它一艘存活,是日本海軍著名的幸運艦,人稱「不死鳥」。


「雪風」號剛服役時。



「雪風」艦在戰後撤除武裝增設箱型艙間做為載運日軍日僑回國的特別輸送艦時代。

本艦為日本賠償艦之第一艘,1947年7月6日在上海移交,接收字號為「接1」,成軍後命名「丹陽」編號"DD-12"。本艦移交時艦上火砲已全部拆除,接收後在大陸時代可能 因損壞太過嚴重一直未曾武裝服役,直到來台灣後因海軍急需一線戰艦,所以在1952年10月16日才勉強裝修完畢,並隨即出訪菲律賓。



馬德建上校伸手一抽,這艘日本人對之有特殊情感的軍艦就到了中華民國海軍。



「雪風」號移交時的模樣,火砲已經全部拆除做為運輸船用。



「雪風」號艦尾。



「雪風」號艦艏。



「雪風」號的艦橋,主桅下方自艦橋後方延伸的艙間是後來為了設置戰隊司令部而新增加。



上海江南造船廠接收第一批日本賠償艦的現場。



上海江南造船廠接收第一批日本賠償艦的現場,「雪風」號做為接收第一艘被命名為「接一號」,當時還沒有「丹陽」的艦名。



海軍士兵在「雪風」號前列隊,手持自日本接收的38式步槍。



海軍士兵在「雪風」號前列隊,國旗正升上主桅。

在這一階段「丹陽」艦上所裝的前主砲為雙聯裝5吋砲塔一座(其主砲塔來源不明,因與原「雪風」艦之砲塔型式完全不同,有一說是拆自壽山上的海岸防禦砲)。 後主砲裝的 是兩座雙聯裝 3.9吋60倍徑砲塔,與日軍戰時噸位最大的驅逐艦:「秋月」級「航空母艦防空直衛艦」上所裝的是同一型式(戰後中華民國海軍曾自日接收一艘「宵月」號驅逐艦 即是此級,但接收時火砲已拆除),射程平面對海2萬公尺、對空1萬2千公尺,是日軍在戰爭末期發展的最新銳火砲,但「丹陽」艦所用的此級砲並非來自其它艦上而是拆自左營 軍港後山高地的防空砲位,此外「丹陽」艦還裝有日制 25mm機砲八門。

「丹陽」艦即是以這樣的武裝姿態出訪菲律賓,引起轟很大的轟動,所有「丹陽」艦此時期武裝的照片多出自這次出訪馬尼拉,也引起後人許多的疑問,一說砲塔是三夾板釘 的佈景,甚至有傳聞桅頂的雷達是假的道具。



1952年「丹陽」艦出訪菲律賓馬尼拉,此時所見艦身為美軍二次大戰式塗裝,已有艦艏編號"12"。



「丹陽」艦出訪菲律賓馬尼拉時的模樣,那些火砲並非原裝而是自他處搬來。



此為「丹陽」艦拉靠港繫纜時,艦橋上官員們列隊站坡。



「丹陽」艦靠泊馬尼拉港。



蔣介石總統校閱「丹陽」艦,當時仍是舊式火砲時代。「丹陽」是當時國府海軍旗艦,也是所有「陽」字號驅逐艦之首。

1956年「丹陽」艦因彈藥補給與庫存限問題決定改裝美式火砲5吋砲三門(開敞式砲位),3吋砲二門、40mm砲十門。 在換裝前夕「丹陽」艦秘密奉派開赴浙江海域的鯁門島 利用其3.9吋砲長射程的優勢猛轟共軍的營房倉庫以消耗掉全部的庫存彈藥後高速回航。 據敵後傳來諜報指稱,是役打死了支援中共魚雷艇擊沉「太平」艦的蘇聯顧問數名。

原「雪風」艦在二次大戰時裝有兩組四聯裝的24吋魚雷發射管,但因全世界只有日本生產這種超大口徑的「長矛」魚雷,戰後已無庫存,所以「丹陽」艦始終未裝回魚雷發射管。

本艦服役後曾擔任封鎖大陸任務而截獲波蘭及蘇聯油輪。 1966年11月16日本艦除役,但仍停留海軍官校小港碼頭做練習艦用,直到1971年才拆解。



「丹陽」艦主砲已換成美式單裝5吋砲三門,艦身塗裝方式亦改為與現在的驅逐艦類似。



1964年12月14日「丹陽」艦參加武昌演習的照片。



「丹陽」艦。



「丹陽」艦。



「丹陽」艦進行消磁作業。



電腦合成模擬照片: 「丹陽」艦派出小艇登蘇聯由輪"Tuapse"號臨檢,最後俘虜了這艘油輪改名「會稽」。



50年代國府海軍精華大集合,前排左起依序為「丹陽」艦、「漢陽」艦、「太湖」艦,與美製驅逐艦並列一起才發現她的體積其實並不大。



「丹陽」艦官兵岸上集合進行儀容檢查,背後可見一艘"Benson"級驅逐艦。「丹陽」艦在國府海軍時代官兵員額編制高達260人。



"丹陽"艦的駕駛台,以今日眼光可說非常原始。



「丹陽」艦的輪機艙控制室。

本艦除役時日本方面曾表達強烈意願希望能買回做紀念艦,但我方堅決不允,最後一代名艦化為廢鐵(日本甚至有一民間組織「雪風會」促成此事)。 「丹陽」艦遺物有車葉 兩只,一置三軍大學、一置海軍官校,艦鐘一座置官校史績館。 至於錨與舵輪則在1971年12月8日(太平洋戰爭爆發卅周年紀念)於橫須賀歸還日本,現置江田島海上自衛隊術科 學校與教育參考館。

傳說「丹陽」艦的壓艙物為水銀,而以水銀為壓艙的目的,是為了增加慣性以用來衝撞敵船。 而目前高雄政商兩面都雄霸一方的王家,據說就是因為當年標到「丹陽」艦的廢船, 拆解變賣了這批水銀而發跡的,此說姑妄聽之。



「丹陽」艦除役典禮。



「丹陽」艦除役典禮官兵合影。



「丹陽」艦除役後錨與舵輪交還日本,此為移交典禮,該等物品現陳列在日本海上自衛隊技術學校,即江田島海軍兵學校原址。



「丹陽」艦在台灣的遺物: 螺旋槳葉。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