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年國府軍租商船

戰爭時租用商船進行軍運是大部份國家的慣例,因為藏兵於民是最經濟的方式,即使像英國這種海權大國一樣非常重視商船隊的建設, 不但平時由海軍部補貼商船在建造時納入軍用思考,也把各國商船隊的規模納入海軍實力一起評估,如此戰時才能充份動員,否則英國豈能熬過二次大戰?

近代中國國勢衰弱,不要說海軍,商船隊實力也是不堪一提,連內河航運都充斥著外國商船。然而中國內戰連連,政府財政赤字經常軍租商船 付不出錢,戰爭損失也求償無門,讓航商視軍租為畏途,到後來更以武力強行徵用 ,戰後建設的一點航運基礎被內戰毀之殆盡 。

國府遷台初期還面對另一個問題,許多航商為避免船隻被軍隊徵用,紛紛設籍國外,政府則以嚴刑峻法管制,尤其坦克登陸艦型更是寧可停航 也不准出境,航商則以汰除拆解以為應對。1965年反攻大陸行動到達高峰,所有能掌握的商船都被召回在甲板焊上砲位及行軍鍋,1965年之後 反攻無望,從此少有人提軍租商船動員的事了。

很長一段時間國軍對外島的運補都由海軍登陸艦隊擔綱,廿世紀末期由於經濟因素考量,發現商船比軍艦更為省錢有效率,於是外島補給的重 心逐漸轉為私人航商,老舊軍艦汰除後不再新建替代。商業競爭機制竟自然轉變了以前政府用強制力量做不到的事。



1948年11月1日招商局「宣懷」輪抵營口遼河口拋錨,船長喻伯綱被海軍總司令桂永清接至「重慶」號巡洋艦令其即時將船開進營口港, 並派領港邢樹春到「宣懷」輪,又派「太康」艦隨後監護。迫不得已「宣懷」輪于下午14時45分起錨進港,由「永興」艦第一艦隊司令馬紀壯 親自來船指揮靠太古東碼頭,開啟第二艙裝入大、小汽車14輛及彈藥一大批至次日11時裝完。同時國民黨軍殘兵約數千人蜂擁登船, 船身向左偏斜達18度,船上大副和業務主任通告國民黨軍師長禁止後續部隊登船。時第二艙突然冒煙起火,船上秩序大亂,船員拼力 救火並施放求救信號,而海軍艦艇卻熟視無睹。艙因彈藥相繼爆炸擱沉,船長遂棄船率全體船員20余人登岸。當時被燒、炸、踏死及 落水溺死者數以千計。



「執信」輪被徵軍租船載運大批國軍官兵撤離上海。(圖片來源: LIFE)



招商局「海川」輪在上海碼頭運兵撤退來台。(圖片來源: LIFE)



招商局的「海滇」輪在古寧頭戰役後運兵返台,可見當年商船被徵用運兵時超載之嚴重。(圖片來源: LIFE)



國軍上海撤退搭乘招商局的「中-101」字輪,大批的軍用卡車與坦克準備裝載。雖然她原來是坦克登陸艦,但此時的身份已經是招商局的商船了。


另一艘招商局的「中」字輪,甲板上站滿了士兵。



行政院的「萬」字號輪原來也是坦克登陸艦,但是她現在已經是無武裝的商船身份。圖為被徵用運兵任務的「萬民」輪,司令官在灘頭訓話。



大批國軍官兵在南京碼頭登上招商局江輪。(圖片來源: LIFE)



徐蚌會戰(淮海戰役)敗退國軍士兵搭乘長江渡輪過江。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