組織與操作

當船艦剛開始裝上蒸汽機時,由於傳統的海軍官員都是風帆時代背景出身,完全不懂得動力機械技術,因此必須依賴工程師上艦來幫忙, 從此在艦上形成兩套人馬即「艙面」與「艙底」。艙面是原來艦上的官員水手負責航海與作戰,艙底是原來艦上所沒有的工程師(中國翻譯成「輪機」或「管輪」) 與技工,負責主副機及艦上所有機器設備。

早年工程師地位幾乎與艦長相同,依照英國皇家海軍傳統,這兩套人馬是永不交流的,但是當機械動力成為艦艇普遍的標準後,海軍就必須自己培養懂輪機的軍官而不再依賴 外部的工程師,所以海校會有「航海班」與「輪機班」兩種體系。


「致遠」艦管帶鄧世昌與英國籍大管輪Purvis及艦上幹部合影,此照片中大部份人包括這位英籍大管輪都在黃海海戰中隨艦戰死。

輪機官兵由於都在艙底工作,環境惡劣,骯髒、危險而且辛苦,但海軍高位傳統上都被艙面軍官所盤據,如果兩者之間永不交流,就沒有人要 唸輪機科了,美軍的海校教育後來發展成「航輪兼修」就是為了解決這個問題。航輪兼修的代表性人物就是曾幹過輪機長的尼米茲,後來成為 率領美國海軍打贏太平洋戰爭的五星上將。


尼米茲(Chester Nimitz )在"USS Maumee"補給艦(二戰後移交中國海軍改名「峨嵋」)任輪機官時所攝,時當1917年。

不過航海與輪機兩者專業確實不同,加上工程技術的不斷進步,在海校短短幾年的受業期間不可能面面俱到,上艦後仍然要再專精自然形成兩條 管道。所以到底是「航輪分流」好還是「航輪兼修」好,至今仍無定論。

傳統的蒸汽機操作需要大量的人力,輪機隊因此成為艦上最大的一支隊伍,人數接近總艦員的一半。輪機隊由輪機長率領,輪機長是艦上第三號人物, 僅次於艦長與副長,官階低於艦長一階而與副長同。輪機長下有輪機官與各輪機隊,與木工、電匠、車床等各種技工。輪機隊不僅管理主副機,艦上 所有與機器有關以及油、水、電、氣、污等系統都歸他們。

中國早年對於輪機人員的編組稱謂自成體系,曰:「大管輪」、「二管輪」、「三管輪」以對應艙面的「大副」、「二副」、「三副」,商船至今仍是 這種稱謂。不過無論海軍或商船,對於輪機人員另有一套俗稱曰:「大鬼」、「二鬼」、「三鬼」,大概是因為輪機人員渾身油污從艙洞中鑽出,好像從地獄 來的鬼魂一樣。


指揮台或舵房對輪機的控制主要以俥鐘為之。俥鐘是鎖在柱頭上像只立起來的鼓型裝置,左右各有一根柄,鼓面有刻度盤表示前進與後退的速率,扳動時同時 發出銅鐘的聲音。在輪機室的輪機長面前也有一只一模一樣的俥鐘,它們之間是以機械連桿同步連動的,這樣設計的目的是為了準確傳達俥令不至誤解,因為 以從前艦內的通訊手段,語音是極不可靠的。

俥鐘實際上是傳達俥令的通信裝置而非直接操縱輪機的裝置,舵房中的俥鐘手秉持艦長的口令扳動俥鐘上的扳手,機械連桿將此指令同步呈現在輪機室的輪機長面前 的俥鐘並發出噹噹鐘聲。輪機長收到俥令後回扳俥鐘桿通知舵房表示收到及確認,並根據俥令指揮轄下做出譬如加煤、鼓風、調節閥門等各種動作來達成舵房 要求的速度。


「丹陽」艦(原日本驅逐艦「雪風」)的輪機艙控制室,許多的閥門與壓力錶是蒸汽透賓機輪機室的特色。


「當陽」艦的俥鐘,左右柄代表左右俥,往前推是前俥,往後拉是倒俥。


中共「鞍山」艦在艦橋望台的室外俥鐘,非常特別它的標示是中文,這在中共海軍是必要的。其左右俥鐘是分開獨立的。

俥鐘只是傳達艦長對速率及進退的指令,如何達成的操作細節都得由輪機長自己看著辦。由於俥鐘上的速率刻度只是大略的分級,譬如「全速」、「半速」等, 因此艦長的俥令也就不是十分精確,常見的譬如「雙俥進五!」大約指的是兩軸螺旋槳全速前進,而非像飛機駕駛可以精確到幾節。

由於俥鐘只是通知俥令給輪機長而非直接操縱輪機,所以如果輪機室中彈全員陣亡,或是輪機長心存叛變,俥令就不會忠實的被執行。在船用自動控制系統成熟後, 現代軍艦已經可由駕駛檯直接操控而不再使用俥鐘的方式,不過還是有些操縱桿故意做成俥鐘的樣子以發思古之幽情。


上圖呈現軍官由艦橋發舵令到舵房,舵工根據舵令操縱舵盤帶動艦尾的舵機轉動舵,讓軍艦轉向。軍官同時發俥令給舵房的俥鐘手扳動俥鐘,將俥令傳達到輪機艙 讓輪機員調控主機速率,本圖刊載於二戰時期英國海軍海員手冊。

英國海軍傳統艦長是動口不動手的,駕船時艦長只用口頭發出舵令與俥令,絕不會自己去掌舵或扳俥鐘,甚至艦長只對副長發出原則性的指示, 由副長轉化為實際的舵令與俥令。


現代船艦上的俥鐘,與汽車的自動排檔十分類似。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