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戰爆發七十周年專集:台灣篇

日本偷襲珍珠港,把台灣也拖入了二戰的洪流,台灣由於地理位置的原因,很早就成為日本人研究南洋的據點,包括機構、學校、產業都做了大量的工作。 當戰爭爆發後,台灣更成為日軍南進的轉運站。隨著戰爭的發展,台灣人也不可避免的與大東亞共榮圈的命運 綑綁在一起。幸運的是,最後美軍跳過台灣登陸琉球,否則20萬人投海自盡的慘劇將發生在台灣而非沖繩。



1941年的台北市街頭夜景, 隨著戰爭的爆發這個榮景一去不復返.




在台灣日本海軍的重心原在馬公設有馬公要港部, 後升格為馬公警備府, 然後遷移擴充成立高雄警備府, 約1931年在左營建立這棟建築, 下轄 左營軍港, 海軍第六燃料廠及降格後的馬公要港部等.

這棟大樓在國府遷台後曾一度成為海軍總司令部的辦公樓, 海總遷台北大直後又做為艦隊司令部及海軍第一軍區司令部使用, 本建築現還存在. 本照片為戰後LIFE雜誌所攝.




馬公要港部司令官舍.




就在日本偷襲珍珠港的前夕, 台灣在1941年10月1日新成立一支配備零式戰鬥機的「台南航空隊」, 習稱「台南空」, 這是日本海軍的王牌航空隊, 著名的飛行員如笹井醇一、坂井三郎(後排左一)、西澤廣義、太田敏夫、杉田庄一、岩本徹三等都出自台南空. (坂井三郎、西澤廣義、太田敏夫被稱為"台南空の三羽鳥")

1941年12月8日珍珠港事變的同一天, 台南空出動44架零式戰鬥機越海掩護日本海軍轟炸機攻擊菲律賓美軍克拉克基地, 此役擊落敵機13架、地面擊毀35架, 本身損失5架. 本役零式戰機超遠的航程優勢充份顯現, 因為美軍根本想不到這種飛機能從台灣起飛跨越那麼遠的距離來攻擊, 一直以為是自航空母上起飛的.




日軍飛機大編隊飛越高雄港上空, 可見臨港線鐵路佈局與今日所見差不多.




位於台灣高雄左營的日本海軍第六燃料廠, 規模宏大, 是當時日軍建設左營軍港的配套措施, 專供南洋運來原油提煉及海軍艦艇在左營港的加油. 國府戰後接收成為今日的中國石油公司高雄煉油廠.




由於人員缺乏, 原來不能參軍的台灣籍人民也被日軍徵召接受軍訓.




由於南洋與菲律賓戰場的需要, 日軍徵召台灣原住民組成"高砂義勇隊". 注意其配備的刀械並非日本軍用制式而是所謂的"番刀".




還有台灣版的"神風特攻隊", 1944年10月底在台灣高雄徵召24名, 談台南徵召20名共44名組成"新高特攻隊", 於1945年1月編組成軍.




由於徵兵過度, 軍工生產人力不足, 一批台籍少年被送到日本神奈川縣高座海軍航空飛機製造工廠做工. 此為戰後的1945年11月16日這批少年兵集中在宿舍等待遣返.




隨戰爭爆發而來的是全民防空演習, 台灣總督府四面拉上的條幅狀布幔是當時的防空偽裝, 有沒有效果至今已無法驗證.




美軍轟炸台北市, 象徵最高權力的總督府正面整個被炸坍. 戰後有一段時間甚至被用做日本戰俘的集中營.



關於戰後英美派艦來台接運戰俘請參閱 [美英台灣接俘艦隊]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