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戰爆發七十周年專集:香港篇

1941年12月7日,日本偷襲珍珠港,美英對日本宣戰,二次大戰全面開打,在這之前英國早就將駐華艦艇除部份淺水砲艦外全部從上海撤出至新加坡, 那是因為英國從未認為香港是守得住的,所以佈署的軍力極為單薄。香港只守了兩週,12月25日即投降,這一天被稱做"黑色聖誕節",就在這一天發生了極 為戲劇化的"陳策將軍率英國軍官駕魚雷艇自香港突圍"事件。



駐港英國皇家海軍

HMS Thanet

駐香港的英國海軍"HMS Thanet"號驅逐艦".


HMS Thracian

駐香港的"HMS Thracian"號驅逐艦. 本艦被日軍俘獲改名為"第101號哨戒艇".


"HMS Thracian"號驅逐艦在香港被日軍俘虜升起日本海軍旗.


"第101號哨戒艇"戰後在日本橫須賀, 此時已列為雜役船. 本艦後歸還英國.


HMS Scout

駐香港的英國海軍"HMS Scout"號驅逐艦, 以上三艘同為"S"級驅逐艦.


HMS Cornflower, HMS Arabis

駐香港的英國海軍"HMS Cornflower"號砲艦(Sloop), 姐妹艦"HMS Arabis"亦駐港.


HMS Cicala, HMS Moth

駐香港的英國海軍"HMS Cicala"號河用砲艦.


駐香港的英國海軍"HMS Moth"號河用砲艦, 她與"HMS Cicala"都屬"Insect"級河用淺水砲艦. "HMS Moth"號被日軍俘獲改名為"須磨".


HMS Redstart, HMS Linnet

駐香港的英國海軍"HMS Redstart"號佈雷艦, 另外還有一艘"HMS Linnet"號.


HMS Tern, HMS Robin

駐香港的英國海軍"HMS Robin"號河用砲艦, 另外還有一艘"HMS Tern"號.


HMS Lyemun, HMS Taitam, HMS Waglan, HMS Lantau

四艘正在建造中, 以香港地名命名的"Bangor"級掃雷艦全部被日軍俘虜, "HMS Lyemun"(鯉魚門號)被改名為"南陽"號砲艦, "HMS Taitam"(大潭號)被改名為"第101掃海艇", "HMS Waglan"(橫欄號)被改名為"第102掃海艇", "HMS Lantau"(爛頭號)則被改名為"鹿兒島丸"商船.

上圖為戰後在日本橫須賀所攝, 中央兩艘就是"第101掃海艇"與"第102掃海艇".



香港第二魚雷艇中隊

香港第二魚雷艇中隊的第"9"號艇, 本艇參加了12月25日的陳策突圍行動.




香港第二魚雷艇中隊的第"12"號艇, 後面兩艘亦為同級艇. 第"12"號艇於12月19日的突擊中被日軍砲火擊沉.




香港第二魚雷艇中隊的"26"及"27"號艇原為中國電雷學校快艇大隊向英國Thorncraft公司訂造, 由於抗戰爆發沿海被日軍佔領無法交貨, 而由香港海軍接手. 可見"27"號艇沒有於發射管而是將魚雷置於艇尾的滑槽中(上圖), 而"26"號艇未裝魚雷全部艇尾空間用來裝載深水炸彈(下圖).

"26"號艇於12月19日的突擊中被日軍砲火擊中爆炸沉沒, 艇員全部陣亡.



陳策之香港突圍


陳策在率領英軍自香港突圍後在惠州的合影, 陳策身上穿的外套是英國魚雷艇上尉艇長的,可見他的手因中彈而受傷.




陳策中將與一起自香港突圍的英國空軍上尉Max Oxford, 右邊是陳策的副官徐亨中校在1944年時的合影. 這時陳策已獲得英國國王冊封KBE(Knight of the British Empire)的封號, 徐亨獲得OBE(Honorary Officer of the British Empire)的封號, 英國政府還特地由印度派技師來華為陳策裝了新的義肢.

徐亨為黃埔海校畢業, 算是陳策的學生, 在校擅長游泳, 這項技能在香港突圍時發揮作用. 徐亨戰後赴美接艦, 成為"八艦"艦長之一, 來台灣官至中華民國海軍少將, 退伍後在港台經營事業範圍包括台北市的富都飯店, 更長期擔任中華奧運會榮譽主席及國際奧委會副主席.




英軍的抵抗隨著總督楊慕琦的投降而結束, 日軍司令酒井隆, 海軍司令新見政一從太古船塢登上港島。




在香港被俘的英國海軍官兵在日軍押解下進入集中營, 開始三年半多的黑暗生活.最前方可見一名海軍中校及一名海軍少校.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