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治時代台灣艦艇與輪船考

由於日本在明治維新之後全面模仿英美海洋國家的發展方向, 所以在1895年佔領台灣後將台灣由一個原本落後封閉的社會 迅速拉進到現代文明社會, 其中最明顯的就是與海洋的密切關聯性. 台灣各港口陸續建設並開闢與日本內陸與世界各國的 定期航班, 台灣的產業納入全球貿易分工的體系, 台灣人開始面向海洋而不再是像清朝時代海禁的思維.....



日本海軍艦艇在台灣

松島

1908年"松島"艦在馬公港碇泊時爆炸沉入海底, 艦長以下220多人死亡, 包括隨艦實習的海軍兵學校應屆畢業生. 圖為沉沒的"松島"艦上部結構.


日人曾將"松島"的主砲豎起做為紀念碑, 兩旁放置其車葉. 但該砲管在二戰時已被日人拆回本土 回爐做為製造武器之用, 館舍建築毀於二戰美軍空襲, 紀念園區亦因土地重劃而成商業街道.



操江

甲午戰爭俘虜的清朝北洋艦隊"操江"艦, 戰後隸屬於馬公要港部, 這是1902年她自馬公駛往神戶時所攝.



山城

"山城"1918年2月20日在高雄港外.



金剛

1923年(大正12年)4月16日, 裕仁尚是皇太子時曾訪問台灣, 圖為御召艦"金剛"停泊在基隆.


裕仁等人搭乘汽艇登岸, 背景為基隆港.



陸奧
1924年3月22日, 包括戰艦"陸奧"等20餘艘艦艇進入基隆港.

1930年4月20日, 戰艦"陸奧"再次進入基隆港.



出雲
1925年5月30日, 秩父宮搭乘"出雲"艦由基隆港上岸.



扶桑
1925年4月15日, 高松宮搭乘"扶桑"艦由基隆港上岸.


有"御召艦", "御召艇", 還有"御召筏"? 原來這是皇弟高松宮殿下(時為海軍大尉)訪台在參觀安平時所乘坐的竹筏.



長門
1926年4月18日, "長門"艦率艦隊抵基隆港, 由於風雨太大 以致第一艦隊司令長官岡田啓介大將無法上岸出席歡迎會.



八雲

"八雲"艦訪基隆(1937年).



磐手

"磐手"艦載海軍兵學校的畢業生遠航實習來到基隆港, 邀台灣原住民的頭目及公主上艦參觀.


肥前

"肥前"軍艦訪基隆停泊於西岸碼頭.


驅逐艦

裕仁訪台時曾在高雄港檢閱一支由4艘驅逐艦組成的驅逐隊.


一隊日本驅逐艦停泊於基隆火車站前的碼頭, 背景中央的尖塔建築就是今天的陽明海洋文化藝術館, 前面的紅磚建築已在戰時空襲損毀, 今天是館前空地.


停泊於基隆港的日本驅逐艦. 根據台灣總督府與海軍的協議, 從1913年起這些驅逐艦還要負責清勦海盜的任務.


極為罕見的兩艘日本驅逐艦停泊於淡水稅關碼頭前, 本照片約攝於1935年, 表示當時的淡水河口的水深還可行駛軍艦.


這是1921年造的敷設特務艇"似島", 她與姐妹艇"江之島", "圓島"在終戰時駐在澎湖馬公, 不過國府的接收記錄卻沒有此兩艦, 根據日方記錄"似島"於1945.11.30除籍, "江之島"於1946.04.30除役解體, "圓島"則於1945.01.15在台灣屏東枋寮被美機擊毀坐沉. 另有一艘同型艦"黑島"是戰後賠償的"接29號"艦.

"似島"與"江之島"的日方除役記錄是日軍戰敗移交的例行手續, 並非日人將之除役拆解, 因之兩艦是否真的到了非除役不可的地步 就是一個謎, 當時國府官員非常腐敗, 往往將接收的有用之物當廢料變賣中飽私囊, 以當時國軍的後勤能力若要列入繼續服役名單 反而會給自己增加很多麻煩, 不如拆之了事.


這是特設掃海艇"第2利丸", 曾在澎湖馬公警備部隊第44掃海隊服役, 戰時調往新加坡, 戰後為英國海軍接收.


日本在戰時所有主力艦艇都調到南洋戰場, 台灣的港口防衛則由這種1939年參照漁船船型設計建造的木殼輔助驅潛砲艇擔當, 建造總數量達200艘. 戰後光是在台灣就接收了五艘, 其中基隆接收了四艘:"驅潛第74號","第75號",第223號","第243號"; 高雄接收一艘:"第190號".

這批艇接收後大多用在華南閩粵地區, 其中"驅潛第223號"接收後改名為"光國", 1949年11月9日由副長吳高遠率領艇員32人殺死反抗的艇長後在福建南澳海面投共後改名為"十月"號. 高雄接收的"驅潛第190號"留置共區後為中共接收改名"先鋒", 與"十月"艇一同參加了萬山群島海戰.(上圖即為投共後的"驅潛第190號", 服役於南海艦隊.)


日本原不重視魚雷艇, 二次大戰時才緊急建造了數批, 但質量不佳亦沒有太大的戰果. 戰後日本在台灣曾移交六艘魚雷艇給國府海軍, 包括25噸級及15噸級兩種型號; 其中25噸(469號型)的有三艘: "安平"(原"530"號), "安寧"(原"531"號), "安康"(原"532"號); 15噸級(538號型)的有三艘: "安慶"(原"538"號), "安仁"(原"539"號), "安澤"(原"540"號).

這批魚雷艇後來下落不明, 有檔案顯示"安澤"艇在1948年除役. 沒有任何照片資料留存除了這張在資料上 記載是"差艇", 但看其艇身結構不可能是差艇, 應為此六艘魚雷艇之一.


有一種船只出現在二戰末期的就是自殺快艇"震洋艇", 在台灣終戰時接收了416艘, 因為沒有用處質量很差, 所以很快就全部報廢棄置.



台灣公務汽船影像


日本水上警察署派駐基隆港的"常盤"丸巡邏艇(排水量18.17噸), 照片是1946年6月5日戰後接收修復改名為"基警"號的完工典禮.


日本水上警察在台南安平港使用的"潮丸"巡艇, 戰後接收改名"警光"號.


1902年2月16日完工的基隆港"瑞芳"號鐵製鋤簾式浚渫船.


停泊於基隆港的"凌海丸"是臺灣總督府殖產局工商課建造的水產實驗船, 1910年建造, 排水量43噸,57匹馬力, 於1932年除役.


根據紀錄, 台灣總督府有一艘海洋巡邏船"開南丸", 唯目前未見有照片出現.



海軍總督
台灣自1895年至1945年總共有19任總督, 其中第八到十六任共9位是文官總督, 軍人總督有10任, 這10任中海軍將領有3位, 陸軍將領有7位. 以日本海陸兩軍的均勢, 這個比例有點偏低.


樺山資紀海軍大將是第一任總督, 不過他是陸軍出身的海軍將領.


小林躋造是第17任總督, 也是恢復軍人總督後的首任, 他常期擔任駐外武官, 擔任台灣總督時事實上已是備役海軍大將.


長谷川清海軍大將自1940年起擔任第18任總督, 他之前曾駐上海任中國方面第三艦隊司令. 這是長谷川清在台北總督府辦公室裡的攝影.


外艦來訪

1932年東北海軍的"鎮海"號水上飛機母艦曾在青島海校畢業學生實習航程時造訪過台灣, 先後停泊淡水及基隆.

1935年台灣舉行始政40年博覽會, 時任福建省主席的陳儀率省府官員組團來台參觀, 他們一行人是從馬尾搭乘"逸仙"艦抵達基隆的.


這就是"逸仙"艦, 可惜到目前為止都沒有看到"逸仙"艦停泊在基隆港的照片.


陳儀參觀台灣舉行的始政40年博覽會.


海難


1937年12月美國總統輪船公司的"胡佛總統"輪搭載503位旅客、330名船員在由神戶開往馬尼拉的途中, 11日凌晨在台灣東岸的綠島擱淺.


"胡佛總統"號被東北季風推往離岸僅100米處.



"高千穗丸"是大阪商船株式會社"內台航線"的船隻, 1943年3月17日從九州航向台灣時於3月19日在基隆港外遭美軍潛艇以魚雷擊沈, 船上千名乘客包括多位台籍菁英 罹難. 是世界重大海難事件之一.



盟軍空襲台灣船艦


1945年美機空中偵照基隆港全景, 港市區域多處冒出濃煙.


這個泊地就是上面四艘日本驅逐艦戰前停泊的地方, 轟炸以後已經沒有任何有價值的船艦剩下了.


下列三張照片為1945年4月16日美國空軍轟炸澎湖馬公要港部的連續鏡頭.


近景掠過被炸油船冒出極大的火球.


看到測天島海軍基地全景, 本次空襲擊沉多艘艦船包括圖中冒黑煙的一艘千噸級油船及一艘著火的小型海軍運補船.


美軍轟炸左營港, 冒出蘑菇狀雲的可能是擊中海軍第六燃料廠(今中油公司高雄煉油廠)所造成.


1945年1月9日美國空軍轟炸高雄港內的戰俘船"榎浦丸"(Enoura Maru), 造成盟軍戰俘400多人喪生; 其沈船的位置是在現在的第三、四號浮筒之間.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