牡丹社事件日軍艦隊

牡丹社事件是1874年琉球王國船隻在南台灣海域發生海難, 倖存者遭台灣原住民殺害的事件, 日本向清廷聲討未果於是由陸軍中將西鄉從道率領軍艦3艘, 運輸船5艘, 兵員3,600名登陸台灣南部攻打原住民部落. 這是日本自從明治維新以來首次向對外出兵, 中國方面稱之為牡丹社事件, 日本方面則稱為征台之役.

戰事並不如日本人想像的順利, 日軍雖然只戰死了11名, 卻病死了500多名, 加上當時日本海軍艦艇實力遠不如清朝, 於是藉口收兵. 日本雖沒有在戰場上獲勝, 卻獲知清廷官員並沒有把台灣原住民當成大清子民, 反而默認日本有代表琉球王國向中國交涉的權利, 於是以此為藉口併吞了琉球, 並努力加強海軍實力, 終於在 20年後甲午戰爭獲勝, 將台灣收入版圖.


日進

"日進"艦是原佐賀藩向Gips & Son, Dordrecht公司訂造的軍艦, 列為巡洋艦級. 1869年完工, 1870年6月獻給天皇海軍. 長61.9米, 寬9.7米, 吃水4.7米, 排水量1,468噸; 臥式蒸汽主機直接驅動, 出力710匹馬力, 單軸推進, 速率9節. 艦上裝備火砲13門, 可載兵175名. 本艦於1885年改為練習艦, 1892年5月30日除役.

孟春

"孟春"艦原為英國建造, 1867年完工的木殼帆船, 原名"Eugenie", 後成為佐賀藩的軍艦. 1871年5月獻給天皇海軍. 長39.9米, 寬6.6米, 吃水2.2米, 排水量357噸; 斜置式蒸汽主機, 出力191匹馬力, 單軸推進, 速率7節. 艦上裝備120mm Krupp火砲2門, 可載兵65名. 本艦於1885年改為練習艦, 1879年改為測量艦. "孟春"艦可載兵65名,

雲揚

"雲揚"艦是木殼結構, 由山口藩於1866年向英國訂造. 長35.7米, 寬7.2米, 吃水2.3米, 排水量1,468噸; 臥式蒸汽2汽缸主機, 出力106匹馬力, 單軸推進. 艦上裝備狀況不明, 可載兵65名. 發生於1875年著名的朝鮮江華島砲擊事件就是本艦引起的, 該事件是引發日清甲午戰爭的遠因, 當時的艦長是井上良馨.

鳳翔

"鳳翔"艦是木殼結構, 由山口藩於1870年向英國訂造, 1871年6月獻給天皇海軍. 長41.8米, 寬7.4米, 吃水2.4米, 排水量321噸; 臥式蒸汽主機, 出力217匹馬力, 單軸推進, 速率7節. 艦上裝備4門砲.

"鳳翔"艦的紀錄有參加1874年牡丹社事件(征台之役), 但在第一次派出的三艘軍艦名單中卻沒有她, 可能是後續支援艦艇. 本艦1894年還曾參加了甲午戰爭, 至1899年除役.



"東"艦是木殼鐵甲結構, 由幕府於1864年向法國訂造, 原名"Stonewall", 改名"甲鐵"(上圖是艦名"甲鐵"時所攝). 1869年軍務官購入, 1874年12月改名為"東"(下圖是艦名"東"時所攝.) 本艦長49.2米, 寬9.3米, 吃水4.3米, 排水量1,358噸; 直立式蒸汽主機, 出力1,200匹馬力, 單軸推進, 速率8節. 艦上裝備Armstrong 300磅砲1門.

"東"艦的紀錄有參加1874年牡丹社事件(征台之役), 但在第一次派出的三艘軍艦名單中卻沒有她, 可能是後續支援艦艇. 本艦於1893年除役.

龍驤

"龍驤"艦是鐵脅木殼結構, 由熊本藩於1870年向英國訂造, 1871年6月獻給天皇海軍. 長64.5米, 寬12.5米, 吃水6米, 排水量2,571噸; 臥式蒸汽主機直接驅動, 出力800匹馬力, 單軸推進, 速率8節. 艦上裝備Krupp 8吋砲8門.

大坂丸、高砂丸、三國丸

"大坂丸"為1866年英國製造的輪船, 原名"SS Osaka", 1869年8月24日由豐濱藩在橫濱購入, 1870年6月22日獻給兵部省做為運輸艦改名"大坂丸". 根據記載"大坂丸"參加本役計載兵60名, 文武官員30名, 步兵一小隊計106名, 帶砲2門, 臼砲6門. 另附煤炭補給帆船一艘.  本船在參加完征台之役後的1875年12月25日由東京載運兵器至長崎時在周防灘與"名古屋丸"相撞沉沒.

"高砂丸"是因應本事件緊急向英國購入之輪船, 裝備小型火砲後做為運兵船使用; 當時共向外緊急採購了13艘汽船, 包括向美國採購的"社寮丸", 但未見參與本役的紀錄.

上圖為"三國丸", 原為北日本汽船株式會社的輪船, 排水量1,316噸.

明光丸

"明光丸" 參加本役做為運兵船. 長76.36米, 寬11米, 吃水6.36米, 排水量887噸, 蒸汽主機, 出力150匹馬力, 單軸推進. 本船曾於1867年5月26日與"伊呂波丸"相撞, 交涉過程因有坂本龍馬參與而聞名. (上圖是"明光丸" 撞船事件的美術作品, 左邊撞擊它船的是"明光丸" , 右邊被撞的是"伊呂波丸".)


牡丹社事件後日人留下的紀念碑的正反兩面.



日軍司令西鄉從道與台灣原住民的合影, 這張照片離日軍正式佔領台灣還有20年, 但已見日人經略台灣的企圖心. 我們後人研究這段歷史往往只重視事件的表相, 卻忽略了 當時日人對大戰略格局有遠超過清廷的想像, 在明治時代有這種見識的人物很常見, 但到了二戰時就很少再看到這樣的高度而幾近荒腔走板了.


日軍此次侵台原來的確是有殖民打算的, 從日本派出兩個大隊的步兵, 一個大隊的"鎮台兵"外, 薩摩藩與九州等地士族還另組成了"植民軍"可知. 當然隨著戰事的發展, 以及日人發現以他們弱小的艦隊實力想要從清廷手中奪取台灣是不現實的願望, 所以見好就收, 回去努力發展海軍, 終於在30年間連續擊敗清朝及沙俄, 讓日本成為世界三大海軍強國之一, 這一切都是從1874年的牡丹社事件開始的.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