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戰日軍遣華艦艇

1937年對日抗戰爆發後, 日本海軍各式艦艇雲集上海, 希望利用其絕對優勢迅速攻下南京進行和談, 孰料戰局朝持久戰發展, 陸戰居於主導地位, 海軍各艦便陸續調回國內應付即將到來對英美的戰爭, 一時在華各港口河川海岸大艦絕跡. 後來日本艦艇在太平洋戰爭中損失慘重, 到了1945年日軍投降時, 全中國竟見不到一艘像樣的中大型軍艦.....

抗戰日本遣華艦艇中毫無疑問"出雲"艦 的知名度最高, 但因已有專篇敘述, 所以本篇不再重覆, 請參閱: "出雲艦之恩怨情仇"




日輕巡洋艦"夕張"在上海碼頭觀望戰火.



日艦在上海被中國空軍轟炸.


日驅逐艦砲轟上海.


浦東砲兵擊中日艦.




1941年日本炮艇在長江上轟擊國軍的陣地.


1938年在廈門附近的特設水上飛機母艦"神州丸", 甲板前邊停放的是95式水偵, 後面是94式水偵. 水上飛機母艦是日軍在華戰場使用特別多的艦種, 當時中國空軍實力不強, 日軍使用水上飛機作戰就可以達成很大的戰果, 加之長江能讓萬噸巨輪深入內陸, 所以用商船改裝成"特設水上飛機母艦" 支援陸上作戰就成為最有經濟效益的做法, 因為根本不須隨軍前進建設機場, 隨時隨地都可獲得特設水上飛機母艦的空中支援.


特設水上飛機母艦"香久丸"在九江的江面, 所謂"特設"就是以非軍艦的船隻譬如商船來改裝, 在中國這種低強度戰爭的地區是用正規母艦是不划算的, 所以日軍在華大量使用這種"特設水上飛機母艦".


水上飛機母艦"能登呂"號在鄱陽湖. "能登呂"艦在中方歷史較多提到, 一般人以為是正規航母, 其實就是商船.


水上飛機母艦"神威"在鄱陽湖, 她原是一艘油輪.


水上飛機母艦"瑞穗"在青島海邊, 本艦不是"特設水上飛機母艦"而是正規軍艦.


水上飛機母艦"千代田"在上海, 她也是正規軍艦. 本艦後來改裝成特殊潛水艇的母艦, 攜帶"甲標的"特攻潛艇參與對珍珠港的攻擊.


水雷艇"鴻"在長江參與戰鬥行動. 水雷艇其實就是小型驅逐艦, 為日人避倫敦與華盛頓條約限制而朽立名目的艦種. 水雷艇有類似驅逐艦的火力, 排水量卻只有數百噸, 在江河中 很靈巧機動, 非常適合用在中國長江作戰, 所以日軍水雷艇幾乎全部出動並當作先鋒, 但1945年終戰時一艘也沒留在中國.


在進攻漢口時的江面, 水雷艇"隼"靠泊"鴻"傳遞物資.


水雷艇"鷝"武昌與岳州之間巡游.


掃海艇"第18號"自上海出動. 掃海艇即掃雷艇, 日本人設計的掃雷艇與歐美國家不同, 幾乎就是一艘正式的砲艦, 反而不太重視掃雷的功能需求, 所以被戲稱為"全世界最豪華的掃雷艇", 並常被當成第一線作戰艦艇使用. 其實以中國海軍實力之微弱, 這種"豪華掃海艇"應付就已經綽綽有餘, 根本不須出動驅逐,巡洋等正規艦艇, 所以後來只留下原即在華的淺水砲艦及徵用的輔助船隻, 主力艦艇陸續抽調返國.


掃海艇"第17號"靠向"第16號", 這是在杭州灣拍攝的.


掃海艇"第15號"從上海出動.


掃海"第15號"在舟山海域與俘虜自浙江海警局的"新寶順"號砲艇並泊. "新寶順"號戰後在國共之間的海戰中被共軍砲艇擊沉.


佈雷艦"沖島"在上海吳淞口運送陸戰隊上岸. 日人的佈雷艦也是一奇特的艦種, 像"沖島"排水量高達4,470噸, 還裝備14吋主砲與可彈射水上飛機, 雖曰職掌是佈雷,其實更像二等巡洋艦, 常被派擔任戰隊的旗艦.


佈雷艦"白鷹"赴漢口作戰.


佈雷艦"八重山"號停泊在上海碼頭.


佈雷艇"那沙美"號停泊在揚子江某港, 與"白鷹"或"八重山"不同, "那沙美"算是"艇"級.


佈雷艇"鷗"號尾部被中國軍隊所佈放的水雷炸毀, 後甲板官兵全部陣亡.


在揚子江巡邏的佈雷艇前方主砲位.


潛水艇母艦"迅鯨"在廣東珠江虎門戰役時所攝, 由於那場戰役用不到潛水艇, 所以她實際是擔任工作艦的任務. 日本海軍的潛艇母艦有的是比照練習巡洋艦的規格設計的譬如"迅鯨", 有的是設計之初就計劃將來要改為航空母艦的譬如"大鯨".


原為舊式戰鬥艦的"朝日", 自第一線除役後利用其龐大穩定的艦身拆除武裝後改裝為修理工作艦, 在1937年中日戰爭爆發時被派來上海.


"朝日"工作艦在上海, 旁為其支援艦艇, 大部份擄自中國. 該艦組曾參與打撈"寧海","平海"艦的工作.


日軍的25噸級砲艇, 是專為在江南運河水塘區域內清鄉而設計, 在上海江南造船廠製造, 基本上由由陸軍使用. 她們戰後多被國府海軍接收成為砲艇隊, 1949年後大部份留置大陸被解放軍用於江浙海島, 目前還有一艘"404"號艇陳列在北京軍事博物館.




青島兩艘日本驅逐艦"蓮"與"粟"向美國軍艦投降, 在中國戰區這是極為罕見的特例.


紀錄影片:
1937年日本海軍在上海作戰(一)
1937年日本海軍在上海作戰(二)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