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強艦艇在華身影 ~揚子江篇

中國自從簽定不平等條約後列強軍艦可以進駐中國港口甚至內陸河川,由於中國本身海軍甚為衰弱,遂成喧賓奪主的局面, 滿目所及皆為各列強艦艇橫行如入無人之境,反而甚少看到中國自己的艦艇,即使有也等級質量相差甚遠。 列強在華海軍艦艇除了常駐的淺水砲艇部隊,在大的港口還經常有大艦輪調或來訪,如果有戰事動亂那更是大軍雲集,成為 中國20~30年代中國水域的特殊景觀。 以下所列以非常駐艦艇為主, 淺水砲艦隊艦艇不再重覆出現, 請參閱名艦事典第五集"砲艦外交", 至於已單獨篇章刊登的戰役譬如"鴉片戰爭中的英國艦隊""英法聯軍艦隊""甲申戰役法國艦隊""甲午戰役日本艦隊""八國聯軍艦隊""出雲艦之恩怨情仇"等相關艦艇原則上亦不再重覆.

[揚子江篇]: 長江流域包括上海﹑南京﹑九江﹑安慶﹑武漢﹑宜昌等地.
[華北篇]: 青島﹑威海衛﹑芝罘﹑天津﹑秦皇島﹑營口﹑旅順﹑大連等地.
[華南篇]: 珠江水系﹑廣州﹑港澳﹑海南﹑潮汕﹑廈門﹑粵閩浙沿海島嶼等地.


1937年抗戰爆發時的上海黃浦江, 前景為目前還在的天文台, 只是位置因讓出延安高架路出口而稍遷移; 下方老鷹銅像是一次大戰勝利紀念碑, 銅像已在二戰中被日本人融解做槍砲了. 沿著河是著名的外灘建築群, 包括圓頂的上海匯豐銀行(今浦東發展銀行)﹑有鐘塔的江海關(今海關大廈)﹑有兩面旗的是惠中飯店(今Swatch旗艦店)﹑尖屋頂的是華懋飯店(今和平飯店北樓)﹑ 緊捱著的是當時剛建成的中國銀行大樓﹑更遠方像一面牌樓的是百老匯大廈(今上海大廈), 下方就是外白渡橋與蘇州河出口. 這一段是所謂的"公共租界", 再往北就是日租界.

前方河中為美國的裝甲巡洋艦"USS Augusta"號, 當時她擔任美國亞洲艦隊的旗艦. 遠方百老匯大廈右方河彎處有一艘三煙囪的軍艦是停泊在日清碼頭的日本遣華第三艦隊旗艦"出雲". 透過這張全景照片就可大致明瞭開戰當時的狀況.



英國

HMS Berminhan

英國巡洋艦"HMS Berminhan"在上海.

HMS Hawkins

英國巡洋艦"HMS Hawkins"1939年在上海, 背景是外灘天文台及一戰勝利紀念碑前, 右方有六根愛歐尼亞柱的建築為著名的上海英國總會, 即今華爾道夫酒店.

HMS Emerald

英國輕巡洋艦"HMS Emerald"1928年春抵達上海, 旁邊靠泊的是英國皇家海軍中國艦隊司令Reginald Tyrwhitt中將的座艇. 背景上海外灘的右方圓頂建築 是上海匯豐銀行.

HMS Argus

英國巡洋艦"HMS Minotaur"號在上海吳淞口與遊艇"Alecrite"相遇, 這是從德國軍艦"SMS Gneisenau"號上拍攝的.

HMS Argus

英國航空母艦"HMS Argus"在上海.


1937年中日戰爭爆發, 雙方在上海市區交戰, 泊於黃浦江上的英國艦隊後方冒出陣陣濃煙.

HMS Caradoc

"HMS Caradoc"號巡洋艦1932年停泊在漢口江漢關碼頭前.



戰後的英國

HMS Belfast

中國海軍周憲章少將在戰後登上停泊南京的英國海軍輕巡洋艦"HMS Belfast"號拜訪英國皇家太平洋艦隊司令Sir Denis Boyd將軍.(圖片來源: ADMIRALTY OFFICIAL COLLECTION)


日本

長良

日本輕巡洋艦"長良"在上海, 可清楚見到艦上的佈局. 艦艏指向的遠方建築是百老匯大廈(今上海大廈).

夕張

日本輕巡洋艦"夕張"在上海, 背景是從另一方向看往百老匯大廈.

由良

1937年8月14日松滬戰役爆發當天, 日本輕巡洋艦"由良"號駐在上海.

睦月

日本驅逐艦"睦月"來到上海.

八重山

1937年戰爭即將爆發前夕, 日本佈雷艦"八重山"號進駐黃浦江上, 背景可見外灘全景.



日本驅逐艦"檜"號在武漢.

水雷戰隊

日本水雷戰隊在漢口江上校閱, 可見前方做為水雷戰隊旗艦的輕巡洋艦, 及更遠方共12艘的驅逐艦.


法國

Lamotte Picquet

法國巡洋艦"Lamotte Picquet"繫泊在上海黃浦江.


法國巡洋艦"Lamotte Picquet"繫泊在上海黃浦江.

Destrees

法國巡洋艦"Destrees"在上海.


俄羅斯


俄羅斯軍艦與上海的關係有兩次, 一次是日俄戰爭黃海海戰與對馬海峽失敗後, 部份俄艦避入上海以免被日軍俘虜, 中國名義上可以拘留. 一次是1917年共產革命紅白軍對決, 在紅軍勝利後引起白軍的逃亡潮, 許多貴族官員軍官搭船自海蔘威經朝鮮元山逃往上海, 其中 1922年12月5日由奧斯卡 維克多奇 史塔克少將(Оскар Викторович Старк)率領的艦隊達14艘, 從戰鬥艦到砲艇都有, 還載有許多軍火, 讓中國政府不知如何應對. 後來幾經折衝, 部份人留在上海成為所謂的"白俄", 其餘往南繼續前往菲律賓馬尼拉之後解散.

另在1923年9月24日格列博夫中將(Lt. Gen. Fedor Lvovich Glebov)率三艘軍艦抵滬, 在滯留期間因部份人員想要北返投奔紅軍, 引起內鬨, .不同艦之間竟在上海以艦砲互轟, 另中國政府與租界當局大感頭痛, 最後由蘇聯領事館收回部份軍艦, 部份人員留滬加入萬國商團的俄國隊

白俄艦隊是歷史甚少著墨, 但卻十分有趣的題目, 而且與中國有關, 尤其對於上海的歐洲精緻文化色彩其實白俄的貢獻比英美人士還多, 所以特闢篇幅說明之.


Askold

這一艘是1905年日俄戰爭沙俄太平洋艦隊在戰敗後逃往上海, 被扣押的巡洋艦"Askold"號. 本艦後返國成為西伯利亞分艦隊的旗艦 並在一戰末期俄國發生革命, 英軍進駐干預時被俘, 改名"Glory IV", 後於 1922年發還, 旋即解體.


"Askold"號在上海進塢修理.


"Askold"號在上海修理, 本艦以有五根煙囪而聞名, 但為什麼圖中會少一根呢? 可能是了戰損太嚴重拆除重做了. 請注意桅頂懸了一面少將旗.


這一張照片更特別, 這顯然是"Askold"號在修船時的軍艦開放日, 上海的俄國僑民可能都趕來赴會, 還有中國人在其中呢! 這時煙囪竟變成三根了.


義大利

Trento

義大利戰鬥艦"Trento"在1932年載運兵員來上海. 義大利在中國並無租界, 平日只有數艘砲艇維持局面, 偶而才會有大艦來訪.


1937年松滬戰議爆發, 9月14日墨索里尼還從阿比西尼亞派遣義大利薩伏依步兵團來上海.


1943年9月9日義大利在歐洲向盟軍投降退出二次大戰, 剛好義大利籍的豪華郵輪"Conte Verde"號來到上海停泊於黃浦江, 為免日軍依國際法前來徵收敵產, 當天 義大利水手開海底門將船弄沉於日本人眼前. 日本人非常惱火, 因為沒能接收成功, 還被此龐然大物阻塞了航道, 於是將纜繩與絞車固定在外灘匯豐銀行的柱體上, 令 所有義大利水手集合來拉索, 硬是將"Conte Verde"號扶正.


1944年8月8日"Conte Verde"號在上海被美國B-24轟炸機再度炸沉, 當年底日人將之再度浮揚送往 江南造船整修, 接著送往日本改為運兵船並改名"壽丸"(Kotobuki Maru), 之後本船來往於青島,朝鮮與日本之間, 於1945年5月8日觸雷被拖回日本, 7月25日被美機轟炸座灘, 於終戰時除役, 1949年初拆解.(上兩張照片為"Conte Verde"號被日軍徵收送回日本整修時所攝, 船艏仍見原來鑲嵌的義大利船名)

據說"Conte Verde"號流落在上海的一群廚師合開了一間極為正宗美味的義大利餐廳, 從而提升了上海西餐的水平.


荷蘭

荷蘭在中國並無租界, 當松滬戰事爆發時卻也會派海軍陸戰隊前來. 當年列強看中國恐怕和今天看利比亞一樣的心態.


德意志


德國在一戰之後已經喪失在華特權, 但在國民黨北伐後德國軍火與德國軍事顧問成為國軍主流, 這時的德國已進入第三帝國時代, 懸掛納粹萬字旗的商船開始出現在上海.


戰前的美國

USS Saratog

裝甲巡洋艦"USS Saratoga"1912 年在中國的留影, 當時她擔任美國亞洲艦隊的旗艦.

USS Huron

重巡洋艦"USS Huron"(CA-9)1924年12月19日在上海的留影. 她的前身是裝甲巡洋艦"USS South Dakota"(ACR-9).

USS Augusta (CA-31)

"USS Augusta"重巡洋艦在上海. 本艦從1933年11月9日起成為美國亞洲艦隊的旗艦直到1940年底.


1937年中日戰爭爆發時停泊在上海外灘歐戰紀念碑前的"USS Augusta"重巡洋艦, 見其背後浦東方向砲火引起的濃煙.

USS Houston (CA-30)

"USS Houston"與"USS Augusta"不僅是姐妹艦, 還彼此輪調成為美國遠東艦隊的旗艦.

USS Peary (DD-226)

驅逐艦"USS Peary"在上海

USS Steward (DD-224)

驅逐艦"USS Steward"號1920年在上海.


驅逐艦"USS Steward"在上海進塢.
驅逐艦"USS Peary"在上海

USS Hulbert (DD-342)

美國驅逐艦"USS Hulbert"號1920年在上海.

USS Noa (DD-343)

美國驅逐艦"USS Noa"號1920年在上海.

USS Canopus (AS-9)

潛艇母艦"USS Canopus"在上海

USS Chaumont (AP-5)

運兵艦"USS Chaumont"1937年在上海黃浦江, 背景可見外灘建築, 中國銀行大廈正在興建中.

USS Elcano

砲艦"USS Elcano"號在九江.

USS Isabel

砲艦"USS Isabel"號﹑"USS Palos"及驅逐艦"USS Truxton"1935年在漢口.


1927年因革命軍北伐引起反西方的暴動, 美國海軍增兵上海, 艦上水兵亦支援陸地警戒. 這一段就是電影"聖保羅砲艇"的歷史背景.


戰後的美國

USS Los Angeles (CA-135)

重巡洋艦"USS Los Angeles"在上海黃浦江, 背景外灘建築歷歷可見包括江海關大樓、華懋飯店、中國銀行等. 本艦是於1946年1月3日首次抵達上海的.

USS Saint Paul (CA-73)

難得一見的彩色照片, 重巡洋艦"USS Saint Paul"戰後停泊在上海黃浦江的渡口前.

USS Helena (CL-50)

輕巡洋艦"USS Helena"戰後進駐上海黃浦江, 遠方可見百老匯大廈(今上海大廈).

USS Anzio (CVE-57)

護航航空母艦"USS Anzio"戰後也開來上海停泊在黃浦江中.

USS TOMICH (DE-242)

美護航驅逐艦"USS TOMICH"1946年2月在上海黃浦江.

USS TOMICH (DE-355)

美護航驅逐艦"USS Jaccard"1946年在上海黃浦江.

USS John Blish (GS-10)

19456年1月2日在安慶附近所攝, 美軍巡邏砲艦"USS John Blish"巡視中國內河, 背景很像風景旅遊海報, 這是自1937年戰爭爆發之後美軍第一次回到長江執行巡邏任務, 象徵"砲艦外交"的延續, 只是這一回換美國做老大.

美軍掃雷艇隊

美軍掃雷艇隊1945年12月28日在上海所攝.

美軍中型登陸艦

戰後的上海曾有大量的美國海軍兩棲艦艇兵力進駐, 包括照片中所見的中型登陸艦(LSM), 這是在戰前列強駐華艦隊所未見的.


美國海軍"LSM-224"與"LSM-314"兩艘中型登陸艦戰後並泊在上海.

USS Amphitrite (ARL-29)

以坦克登陸艦(LST)改裝的修理艦(ARL) "USS Amphitrite" 1946年泊在上海.


猶太貝塔海軍分隊

有一支外國海軍勢力在華, 他們既不是列強, 也沒有軍艦, 甚至當時還不算是個國家, 那就是上海猶太人組成的準軍事組織"貝塔"(Betar)下的海軍分隊. 貝塔是猶太"錫安主義運動"衍生的準軍事組織, 中國貝塔最初於1929年在哈爾濱成立, 之後有上海分會, 平時以租界萬國商團猶太隊的名義活動, 二戰爆發後許多人加入英軍.


1936年上海貝塔海軍分隊成員.


1938年上海貝塔海軍分隊接受猶太教長(拉比)和其他上海猶太社團領導人的檢閱.

Sarah I

在歐洲的貝塔組織甚至有一艘從義大利購買的"Quattro Venti"號帆船, 改名為"Sarah I"做為訓練艦, 1937年"Sarah I"開始在地中海航行, 還訪問了海法港及今日的以色列首都台拉維夫. 我們不確定上海貝塔海軍分隊是否有人參加"Sarah I"的訓練, 不過以當時"Sarah I"號稱" 現代史上第一艘猶太人海軍訓練艦", 在各國猶太人社會中的人氣非常之高, 有來自中國猶太人的學員是完全有可能的.

"Sarah I"在1938年的航次中涉入突尼西亞阿拉伯人與共黨的衝突, 其幕後支持者其實是義大利法西斯獨裁者墨索里尼, 所以他們的錫安主義被稱做"新法西斯錫安主義" (New Fascist Zionism); 相較於同樣是法西斯的德國排猶行動, 這是二戰爆發前夕很吊詭的一段事.

中國猶太人貝塔海軍分隊的歷史目前資料還不是很多, 有待專家學者繼續研究挖掘.


[揚子江篇]: 長江流域包括上海﹑南京﹑九江﹑安慶﹑武漢﹑宜昌等地.
[華北篇]: 青島﹑威海衛﹑芝罘﹑天津﹑秦皇島﹑營口﹑旅順﹑大連等地.
[華南篇]: 珠江水系﹑廣州﹑港澳﹑海南﹑潮汕﹑廈門﹑粵閩浙沿海島嶼等地.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