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亥革命前後的海軍人物

從1911年10月10日武昌革命到現在剛好是一百年. 從表面上看武昌起義好像與海軍關係不大, 但 如果從歷史的角度來談, 可以發現其中有許多有趣的人地事物與辛亥革命有著千絲萬縷的關聯, 可能你過去從來不知道. 以下是我們就海軍人物在辛亥革命中所扮演的角色與典故來做說明, 並配上多幅高清照片, 以紀念辛亥革命一百年.....


李準

由於破壞了廣州329起義, 讓許多革命黨精英死傷, 黨人與時任廣東水師提督的李準有歷史仇恨, 所以國民黨官方的歷史對他從沒有好話, 但撇開官兵與亂黨的立場不談, 李準 可算是當時清政府中難得的幹才.

他是在1905年出任廣東水師提督, 幹練的他將這支海軍治理成為高效率的軍隊, 使得在1911年3月29日能迅速弭平由黃興率領的廣州起義行動. 他也 是最早巡行南海諸島的海軍指揮官, 早在1909年就親率"伏波"、"琛航"、"振威"三艦巡行了西沙與南沙諸島. 他在民國成立後協助新政府和平 移交軍艦與基地, 到天津退隱終老,於1936年去世.

談辛亥革命的海軍將領, 不能不提這位幹練但失去機會的海軍提督.


戴洵

清政府在甲午戰後曾經裁撤海軍組織, 直到清末才恢復, 光緒皇帝之弟戴洵以滿清貴族貝勒身份, 完全沒有海軍專業背景卻能出任海軍大臣, 並封海軍最高"正督統"(等於海軍上將)軍階.


載洵曾經在1909年到1910年以海軍大臣的身份到歐美日等國參觀列強海軍及訂購軍艦, 各國對這位財神爺奉若上賓. 圖為曾為清廷建造"定遠"級鐵甲艦的 德國伏爾鏗廠接待載洵及薩鎮冰的陣仗, 中間穿淺色長袍的肥胖者是戴洵, 其右手側與洋人講話, 較瘦小臉較黑的是薩鎮冰. 不懂外交禮儀又愛耍貝勒爺脾氣 的戴洵讓薩鎮冰與駐外領使官員窮於應付.

這次行程分歐洲及美日兩段, 將有限的訂單分給許多不同的造船廠, 最後這些船隻大部份沒有機會為清廷效力.


一群滿清貴族穿起洋軍服跨起洋刀, 左起第三人穿海軍正督統(海軍上將)軍服者即載洵. 清廷雖然迫於現實宣佈實施立憲, 但這群"太子黨"(當年叫宗社黨) 佔據了立憲後所有重要上層軍政職位, 到了這種關頭清王朝還以私心來回應全國的呼籲, 最後終於葬送了自己.


薩鎮冰

戴洵完全沒有海軍專業背景, 專業的部份只好請薩鎮冰重出江湖擔任其副手. 薩在甲午戰爭時任職"康濟"艦管帶, 由於該艦負責載運北洋艦隊自殺死亡高級軍官的靈柩, 所以 是唯一沒有被日軍俘虜的軍艦, 在其他同輩多戰死或自殺的狀況下, 薩成為碩果僅存的少數北洋艦隊老前輩, 這使得清廷在計劃復興海軍時沒有太多選擇, 薩於是迅速攀升到 僅次於戴洵的二把手地位. (上圖為薩鎮冰身著海軍副督統舊式軍服, 此為出任籌辦海軍大臣時的攝影)

1911年武昌革命爆發, 清政府命薩鎮冰率領全部精銳艦隻進入長江兵臨武昌城下, 以海軍軍艦上可機動的重型火砲對付革命軍手中微弱的火力, 武昌能守多久大有疑問, 如果 薩鎮冰執意攻擊, 歷史可能改寫; 然而當時艦上年輕官兵傾向共和, 紛紛要求薩鎮冰起義, 薩始終不肯表態, 卻也不積極進攻, 到了冬季枯水期來臨, 為防大艦擱淺, 薩令 主力艦艇離開武漢回到上海, 自己亦稱病告假離去. 薩離去之後海軍官兵紛紛驅逐艦上滿人改懸革命軍旗幟, 清廷想要利用海軍鎮壓革命的希望終於落空.


因為這件事薩鎮冰在辛亥革命中的立場讓人質疑, 薩終其一生也沒有公開辨解, 有人猜測薩本身是蒙古人後裔(福州薩家本姓薩都拉, 為西域色目人), 對於孫中山的"驅逐韃虜" 口號非常反感, 但革命又是大勢所趨, 兩難之下只有選擇自己離去.

薩鎮冰民初時曾任海軍大臣, 1920年5月到8月甚至還代理北過洋政府國務總理職務, 1922年任福建省省長至1926年卸任. 薩氏家族在海軍至少有五代傳承, 兩岸都有出有海軍將官, 台灣最近的是海軍艦隊副司令薩曉雲中將.(上圖為薩鎮冰身著海軍上將新式軍服, 此為民初任海軍總長時的攝影)


程璧光

程璧光是廣東香山人, 與孫中山是同鄉, 馬尾船政後學堂畢業, 曾率廣東水師的"廣丙"號巡洋艦北上曾參加甲午戰爭, 北洋艦隊覆沒時是由程代表向日軍提交降書的. 北洋艦隊覆滅後程曾被革職,1911年清廷派"海圻"艦赴英國慶賀英皇加冕並參加觀艦式, 程璧光擔任領隊.


"海圻"艦在武昌起義前夕被派出國, 無法參與鎮壓行動, 這件巧合在民國初年即在駐華的洋人圈內傳的沸沸騰騰, 許多人認為這是一項調虎離山的陰謀. 關鍵在於程璧光, 因為程的弟弟程奎光是興中會最早成員, 也是廣州起義陣亡的革命先烈, 清廷可能沒有發現這個關聯性, 竟讓他在緊要關頭率領中國 最大的軍艦出國一年多, 出去時懸的是黃龍旗, 回國時已經懸的是革命旗幟了. (圖為程璧光在紐約拜訪市政府與市長合影)

這種論點十分有趣, 但一直無法證實, 無論如何少了這艘中國最大巨艦8吋重砲的壓力, 其他小艦難以成事, 再加上海軍適時反正, 辛亥革命終於成功. 程壁光還和武昌的黎元洪是老戰友. 當年程壁光任"廣甲"艦幫帶(副艦長), 黎元洪是艦上的三管輪, 算是程的屬下, 程壁光辛亥革命時雖不在國內, 但他與革命 的關係卻是千絲萬縷.

民國成立後程璧光一度任北洋政府海軍總長, 1917年程率艦隊南下廣州支持護法, 這一次是明明白白的參加孫中山的革命陣營, 成為孫在廣州軍事上的主要支柱. 不料 因為與孫中山對於砲轟廣州的指令意見相左, 1918年1月28日在廣州火車站被暗殺. 這又是一大疑案, 所有矛頭指向孫中山或他的黨徒朱執信.


黎元洪

我們所知道的黎元洪是武昌起義時新軍從床底下拉出來強迫他領導的協統(即旅長), 後來他還以這個資歷在袁世凱死後繼任民國大總統, 還當了兩任, 是民國史的重要人物. 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 他其實是海軍出身的.

黎元洪是天津北洋水師學堂畢業的, 與薩鎮冰算是有師生關係. 1911年武昌起義, 清政府派薩鎮冰率領大批海軍艦艇來到武昌江面, 準備砲轟革命軍陣地, 當時 黎元洪即以學生身份修書一封向薩鎮冰勸降.

黎元洪於1884年畢業後開始在北洋艦隊任官, 1894年時任"廣甲"艦二管輪參加甲午海戰, 軍艦被擊沉落海. 戰後改投陸軍, 從1906年起擔任第列混成協的協督統, 1911年正好駐防武昌, 歷史的因緣巧合使他成為民國史的重要人物.


黃鐘瑛

由於程璧光率"海圻"艦赴英參加英皇加冕觀艦式, 薩鎮冰不願表態支持革命, 主力的三海巡洋艦管帶只有"海籌"艦是漢人, 於是黃鐘瑛以區區 中校官階被臨時政府選為海軍總長兼艦隊總司令. 照片為孫中山在南京就任臨時大總統後祭拜明孝陵, 右側穿海軍服者即為黃鐘瑛, 可見其袖章 還是三條金線即"副參領"(民國後改稱中校). 然而不知否是命運與官運相剋, 黃鐘瑛在就職後不到一年即病逝, 他的早逝讓許多人的命運隨之改變.


昆明湖水師學堂

昆明湖水師學堂是專為清朝皇族而設的海軍學校, 由醇親王載豐於光緒十三年(1887年)冬設於頤和園西垣外昆明湖左, 有一艘練習用的蒸汽小輪船, 裝飾華麗, 現在還存放在原址(如上圖).

光緒十八年(1892年)畢業生36人派赴天津水師學堂附學, 至光緒廿二年(1896年)登"通濟"號練習巡洋艦進行船課時因甲午戰敗海軍衙門裁撤, 學堂也因此停辦, 只畢業了一屆36人, 其中只有三人留在海軍, 其餘包括沒有畢業的學生各自星散, 清皇族的海軍軍官夢就此幻滅.

這三個留在海軍的滿人即: "海容"艦管帶喜昌, 副長吉升, "海琛"艦管帶榮續, 1911年他們三個人在武昌前線目睹了清朝的覆亡. 三人被要求資遣離艦, 其中吉升還 因此投江而亡. 倒不是殉清, 聽說是被追討欠賭債的官兵圍迫, 只好跳水逃離, 卻因不黯水性而溺斃.

昆明湖水師學堂所製造種族間的不平等, 可說是辛亥革命爆發的導火線之一, 也是艦隊在薩鎮冰離開後全體投向革命陣營的原因之一. 海軍各艦反正之後一改原來 砲轟革命軍沒有準頭的作風, 把蔭昌的陸軍打的無所遁逃, 武昌革命軍最後挺過了清軍的攻勢, 接著各地響應, 清朝終於覆亡.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