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戰勝利七十周年海軍照片展:戰後
二次大戰於1945年8月美國在日本廣島、長崎丟下兩顆原子彈,日本接受無條件投降後突然結束,當時的國民政府還遠在西南的大後方,對於沿海精華地區譬如上海、廣州、青島以及台灣等重要港口城市的接收根本鞭長莫及,無能為力,而共產黨的游擊隊相對更靠近這些城市,很可能將戰勝的果實劫掠一空。

所以在這種情況下唯有依靠美國海軍原準備登陸日本本土的海軍艦隊與陸戰隊迅速向中國沿海各大港口集中登陸,代替國軍受降,並要求投降日軍嚴格遵守降書規定,只能向美軍及國民政府移交。紀律嚴格的日軍忠實地扮演了這個角色,甚至持續保持武裝對抗共產黨部隊,為國民政府保留了沿海的重要港口城市,及大量的軍事裝備包括艦船。

由於英國在二戰後國力大為衰退,美國海軍取代英國海軍在華的地位,無論上海或青島的港口中都擠滿美國軍艦。此外美國還將剩餘艦艇提供中國重建海軍,長久以來師從英國皇家海軍的中國海軍從此全盤美國化,這個影響一直延續到台灣。


南京受降典禮何應欽正旁邊坐的穿白甲制服的即為當時的海軍總司令陳紹寬。雖然海軍在對日抗戰中發揮的作用不大,但在這種儀式場合仍然被當做一種擺飾,所以陳紹寬也就有機會出現在這個歷史的場合。陳紹寬在9月9日南京受降典禮結束後就轉往上海準備接收日軍在華艦艇的投降移交儀式。

南京受降亦是何應欽軍事生涯的最高峰,後來雖然擔任國防部長但也只能算是擺飾,沒有實權。他對於軍人節根據9月3日美國在東京受降的時間而非9月9日在南京受降的時間頗有微辭,認為是蔣介石故意要抹去他在歷史上的地位。



美國海軍在上海接收日軍的「安宅」艦,之後才轉交國府海軍。



美國水兵在上海「安宅」艦降下日本海軍旗升上美國旗。



1945年9月17日在上海接收日軍在華艦艇投降的典禮,中央的是國府海軍總司令陳紹寬上將,左二戴眼鏡者是參謀長曾以鼎中將,右二是美國第七艦隊司令金開德上將,背景是剛接收的「安宅」號砲艦。

戰後曾經有一段混亂時期,各單位搶著接收。事實上中國海軍第一艘接收的不是軍艦而是東亞海運株式會社的長江客船「興隆丸」,海軍將之納為運輸艦,到後來才移交給招商局改名「江隆」。



國府海軍在戰後接收日本投降軍艦中最有價值的一艘就是「宇治」艦,本艦接收後改名「長治」,一直擔任第一艦隊旗艦,直到1949年9月發生流血叛變,投共後改名「南昌」。

日本戰敗由國軍在中國戰區接收的日軍艦艇質量非常差,只有「宇治」能出海,其餘都是江防淺水砲艦,與徵用民船改裝的砲艇。


戰後海軍第三基地司令部(的視頻影片
「宇治」艦印信,這批印信在1945年日本戰敗本艦移交中國時被攜回日本靖國神社典藏。



南京的末日:約29秒處 可見到「長治」號軍艦。收藏:British Pathe。(58")



戰爭結束後,美國海軍艦艇大批湧入中國沿海各港口。圖為重巡洋艦"USS Los Angeles"在上海黃浦江,背景外灘建築歷歷可見包括江海關大樓、華懋飯店、中國銀行等。本艦是於1946年1月3日首次抵達上海的。



難得一見的彩色照片,重巡洋艦"USS Saint Paul"戰後停泊在上海黃浦江的渡口前。



輕巡洋艦"USS Helena"戰後進駐上海黃浦江,遠方可見百老匯大廈(今上海大廈)



護航航空母艦"USS Anzio"戰後也開來上海停泊在黃浦江中。。



美護航驅逐艦"USS TOMICH"1946年2月在上海黃浦江。



美護航驅逐艦"USS Jaccard"1946年在上海黃浦江.



19456年1月2日在安慶附近所攝。美軍巡邏砲艦"USS John Blish"巡視中國內河,背景很像風景旅遊海報,這是自1937年戰爭爆發之後美軍第一次回到長江執行巡邏任務, 象徵「砲艦外交」的延續,只是這一回換美國做老大。



美軍掃雷艇隊1945年12月28日在上海所攝。



戰後的上海曾有大量的美國海軍兩棲艦艇兵力進駐,包括照片中所見的中型登陸艦(LSM),這是在戰前列強駐華艦隊所未見的。



美國海軍"LSM-224"與"LSM-314"兩艘中型登陸艦戰後並泊在上海。



以坦克登陸艦(LST)改裝的修理艦(ARL)"USS Amphitrite"1946年泊在上海。


美國活雜誌(LIFE)在戰後拍攝了一系列中國的影像,其中有許多是美國海軍艦艇在上海的照片。(照片來源:LIFE)



美國活雜誌(LIFE)拍攝大批美國海軍艦艇在上海黃浦江上停泊的照片,這張照片拍攝於1945年11月。(照片來源:LIFE)



美國活雜誌(LIFE)拍攝美國海軍艦艇在上海外灘前的黃浦江上停泊,靠前方是一艘重巡洋艦,這張照片拍攝於1945年11月。(照片來源:LIFE)



美國活雜誌(LIFE)拍攝美國海軍"Fletcher"級驅逐艦"USS Taylor"在長江航行,這張照片拍攝於1945年11月。(照片來源:LIFE)



蔣介石抗戰勝利偕夫人登上停泊於上海的美國海軍"USS Estes" (AGC-12)號參觀。



英國皇家海軍的"HMS Duke York"號戰列艦停泊在香港維多利亞灣內,美國活雜誌(LIFE)拍攝於1945年9月。(照片來源:LIFE)



從香港島的碼頭看維多利亞灣內停泊的英國皇家海軍戰列艦。英軍在戰後以高姿態派遣大批艦隊進駐香港接收,與她當時實際的國力頗不對稱,這是為了做給香港人民及周邊國家看,表示出大英帝國的驕傲,並沒有因為二次大戰變成一個處處仰賴美國的二流國家。這張照片由美國生活雜誌(LIFE)拍攝於1945年9月。(照片來源:LIFE)



青島日本海軍登美艦投降,當時國民政府還遠在四川內陸。



青島日本海軍在美艦上以海圖說明港內狀況。(LIFE)



青島兩艘日本驅逐艦「蓮」與「粟」向美國軍艦投降。



1945年8月日本方一投降,9月美國海軍陸戰隊第六師就在青島登陸,幫國民政府控制了華北的局面不致落入共軍之手,時國軍還遠在西南大後方。



1945年10月19日,中國軍方代表陸軍中將李延年(中,第11戰區副司令)及海軍少將佘振興(左)飛抵青島與美國海軍陸戰隊會面,美軍陸戰隊第6師的副師長在機場迎接。



兩艘Fletcher級驅逐艦並泊在芝罘,內檔是"USS Metcalf" (DD-595),外檔是"USS Shields" (DD-596)。



多艘美軍中型登陸艦與坦克登陸艇停泊於天津海河。



美軍中型登陸艦"LSM-164"。



美軍利用LSM中型登陸艦吃水淺、馬力大的特性上駛川江至重慶。圖為"LSM-470"航經三峽。



步兵登陸艇"LCI-107"泊在塘沽港,右邊是數艘坦克登陸艦(LST)。大量的兩棲艦艇湧入中國各港口是戰後美國駐華艦隊的特色,部份原因是為了載運陸戰隊登陸沿海,搶在共黨軍隊之前接收重要城市。



四艘美軍的步兵登陸艇 "LCI-220"、"LCI-195"、"LCI-233"、"LCI-234",1945年戰爭剛結束不久的12月13日就從青島進駐台灣高雄港,直到1946年的4月1日離開。 當時中國戰區各港口都充滿了美軍登陸艦艇忙碌的運兵及撤俘,若不靠美國的軍艦與飛機,一個國軍也到不了台灣,更遑論接收。



除了美國海軍陸戰隊搶先登陸中國沿海各港口,美國軍艦也要搭載國軍趕赴各地接收。圖為美軍人員運輸艦 "APA-78"搭載國軍第13軍的部隊登陸秦皇島。



圖為美軍步兵登陸艇 "LCI-981"直接用兩側的跳板搭載國軍的陸軍部隊。



夏殼少將(Rear Adm. Cecil Harcourt)率領的英國航空母艦"HMS Indomitable"號1945年自日本人手中接收香港。當時有三艘震洋艇出港突襲,被掩護的盟軍飛機擊毀。



中國海軍周憲章少將在戰後登上停泊南京的英國海軍輕巡洋艦"HMS Belfast"號拜訪英國皇家太平洋艦隊司令Sir Denis Boyd將軍.(圖片來源: ADMIRALTY OFFICIAL COLLECTION) 。



1945年8月日本戰敗,蘇聯紅軍佔領旅順港,俄國勢力又回到中國東北。



蘇聯人佔領旅順軍港的軍艦,竟然是美國人援助的"Admirable"級掃雷艦,這型船戰後中國引進很多,以「永」字號命名。本照片是1947年LIFE雜誌的攝影記者隨美國步兵登陸艇"LCI-1090"號訪問旅順時所攝。(LIFE)



派出中國人的代表在廈門搭乘汽艇到廈門島(背景之島嶼)與日本海軍談判投降事宜。



最早來到台灣的盟軍武裝部隊是1945年9月5日美國海軍開進基隆港拯救戰俘的護航驅逐艦分隊,包括:"USS Kretchmer(DE-329)"、"USS Thomas J. Gary(DE-326)"、"USS Brister(DE-327)"、"USS Finch(DE-328)"。圖為"USS Kretchmer"跟隨"USS Thomas J. Gary"進入基隆港停靠西岸碼頭 。



在基隆港西岸碼頭迎接的美國水兵準備協助戰俘下車。



1945年9月6日下午,隨後趕到的英國特遣艦隊抵達基隆,圖為先進港的美國軍艦水兵向剛正在西岸碼頭停靠的英國巡洋艦"HMS Agronaut"號敬禮,另外一艘在基隆港外警戒的輕巡洋艦"HMS Belfast"號現在停泊在倫敦泰唔士河上成為博物館展示艦。



由於國軍大部隊都在西南,而且機動力差集結費時,直到1945年10月中才在美國海軍的協助下派出第一支來台的部隊。圖為美國海軍坦克登陸艦"LST-847"1945年10月8日靠泊上海碼頭準備迎接第70軍的長官。



10月14日約有500名第70軍士兵在寧波準備登上"LST-847"來台,看來他們的服裝裝備不是沒有經過準備,還是比當時一般的國軍部隊要整齊。



直到1945年的10月24日國府接收台灣的軍政人員才搭美國軍機抵達台北松山機場。中間穿陸軍軍服的是陳儀,旁邊迎接穿海軍少將制服的是李世甲,他是搭乘剛在廈門接收自日本的400噸級砲艇「海平」號於20日晨先抵基隆的。



1945年11月18日美國海軍人員運輸艦"USS Ormsby"號開到高雄外海,放下LCVP登陸艇準備將國軍送上岸「佔領」台灣。 這一段航程走了13天,中間還遇到風暴。 (照片提供: Jack Wagoner)

當天不止本艦,還包括"USS St Croix" (APA-231)、"USS Napa" (APA-157)、LST-847等運輸及護航的艦艇多艘,, 共分三個批次載運國軍第62軍從海防到高雄執行佔領台中以南的任務。



美軍的LCVP小艇將國軍第62軍部隊分批送到"USS Ormsby"邊準備攀網。國軍第62軍是余漢謀轄下的廣東部隊,由黃濤率領,還加上獨立第95師,他們將登陸高雄並駐防南台灣和中台灣。 (照片提供: Earnie Trahan & Chuck Follis)

第62軍曾在台灣招訓新兵並於8月從基隆港上船開往秦皇島,1948年10月奉令馳援錦州參與遼瀋會戰,由於62軍被調走所以當228事變爆發時台灣兵力空虛,陳儀才緊急調第21師來台。21師是川軍系統,素質不佳,在台灣殘暴的鎮壓行動造成台灣人對國軍十分惡劣的印象。


戰後台灣海軍相關的視頻影片


國防部長白崇禧1947年因撫慰二二八事件到台灣巡視,抵達基隆搭乘港區的拖船巡視港內,可見當時港內上有許多二戰遺留沈船。白部長還到海軍第三基地司令部巡視,整個基隆港未見海軍艦艇蹤影。攝製:台灣省電影製片廠,收藏:財團法人國家電影資料館。(4'22")



看到這張照片很多人一定納悶,為甚麼香港受降典禮現場會有中華民國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與英國米字旗並列? (注意只有中、英兩國的國旗,而非如一般中、美、英、法、蘇五強並排裝飾性質的佈置方式) 如果中國在戰後主權就及於香港,為甚麼香港直到1997年才回歸中國,讓英國人又多占了半個世紀?

香港的受降是有不足為外人道爾秘辛的。由於蔣介石是盟軍中國戰區最高統帥,這個中國戰區的定義是北緯17度線以北,也就是包括香港與越南北部,因此理論上香港戰後應該由中國政府接收,不過在開羅會議中邱吉爾堅決反對失去這顆「英國皇冠上最寶貴的一顆鑽石」,於是用台灣當籌碼,理由是只能討論因二戰而起的占領地歸還問題,不能無限上綱算有國際條約為依據的歷史舊帳。

協商結果是邱吉爾同意國府戰後統治台灣,換取蔣介石同意戰後英國繼續統治香港殖民地,但蔣回國後卻因種種顧忌沒有明講,以至於所有人都以為戰後香港應該回歸中國,當1945年8月戰爭結束時。張發奎的部隊已經在邊境集結準備進入香港接收,英國人連忙自蘇比克灣調動在遠東配合美軍作戰的艦隊,由夏殼少將(ADMIRAL C H J HARCOURT)率領,在九月初浩浩蕩蕩開進維多利亞灣搶先接收。

這個矛盾最後用很中國式的方式解決。蔣介石以盟軍中國戰區最高統帥身份委任一位英國軍官也就是夏殼少將代理接收,算是顧全了國家的面子,實際上所有的事情都是英國人一手操辦,中國毫無置喙的餘地,不過英國人同意中國派出一位陸軍少將當代表,並在典禮現場升起中華民國國旗與英國國旗並列,這就是上圖所看到的奇特景象的由來。

大英帝國因為有強大的海軍艦隊,可以在萬里之外用兵,讓就在家門口的中國乾瞪眼,這就是海軍的作用。同樣的狀況發生在越南,理論上法國在越南的統治權早已隨著法國維琪政權的覆亡而消失,但法國的戴高樂並沒有因為忙於成立新政府而忘了海外殖民地的利益,在英國的協助下對遠東派出部隊,中國雖然由盧漢為代表率領國軍入越接受北緯17度線以北的日軍投降,但南越仍是由英法聯軍在西貢受降,然後派兵北上要求中國將北越的統治權交出,中國拒絕雙方於1946年3月6日竟然在海防河內爆發戰鬥,最後中國基於國際現勢及國內的政治鬥爭種種因素而撤軍,但北越的胡志明政權跟著成立,開啟了南北越30年的分裂。



在戰爭結束前中國就已以協助參戰名義向美、英洽商援贈艦艇,並代為訓練。但尚未完成前戰爭即已結束。這批在美、英受訓並接艦回國的官兵就成為戰後中華民國新海軍的主流。

赴美接艦的即所謂的「八艦」,八艦包括二艘護航驅逐艦(DE)、二艘巡邏艦(PCE)、四艘掃雷艦(AM)。圖為剛接收的兩艘護航驅逐艦「太康」與「太平」。(「太康」首任艦長:梁序昭、「太平」首任艦長:曹仲周.



八艦中還包括六艘鐵殼掃雷艦,其中兩艘為巡邏艦型(PCE)即「永泰」與「永興」:另四艘為艦隊掃雷艦型(AM)即「永勝」、「永順」、「永定」、「永寧」等 (首任艦長「永泰」:蔣謙、「永興」:王恩華、「永勝」:徐亨、「永順」:高舉、永定」:齊鴻章、「永寧」:麥士堯) 上圖為「永興」在美國接收時所攝,艦尾升起 青天白日滿地紅海軍旗,但編號還是美軍編號。(「永興」後改名「維源」)


中國海軍官兵在美接收「八艦」的視頻影片


中國海軍官兵在美接收「八艦」,包括「太康」與「太平」,結尾處還看到AM-260(即後「永寧」艦)疾駛而過。還有可以看到領隊林遵當時只掛中校階級呢! (1'06")



49名來美接艦的軍官先在Swarthmore受英語訓練的畢業典禮,魏道明大使及劉田浦武官參加,魏大使致詞。



1946年4月八艦回國途中繞經古巴訪問並宣慰僑胞,圖為官兵在哈瓦那街道上遊行,自從清末「海圻」艦訪墨西哥以來,這還是第一次有中國軍艦訪問美洲。



自美接收「八艦」駛回中國的同時,美方派修理補給艦"USS Maumee"號隨護,圖為"USS Maumee AG-124"停泊在上海,後來該艦由美方一併贈與中國海軍,改名「峨嵋」,很長一段時間是國府海軍噸位最大的軍艦。



中國海軍赴英接艦軍官部份曾參與諾曼地登陸,在英國軍艦上觀戰。



圖為海軍赴英接艦官兵就近代表參加1946年6月8日在倫敦舉行的盟軍勝利大遊行,緊接著美軍方隊後面的第二方隊就是中國海軍代表隊。赴英接收軍艦包括「重慶」號巡洋艦、「靈甫」號護航驅逐艦、「伏波」號巡邏艦及8艘HDML港巡艇。



「重慶」號巡洋艦與「靈甫」號護航驅逐艦兩艦的接收典禮,同時降下英國海軍旗升起中華民國的青天白日滿地紅海軍旗。可見兩艦的艦名以銅字相在艦尾,這還是戰前舊式海軍的風格。



「重慶」號巡洋艦與「靈甫」號護航驅逐艦回國行經新加坡時留下的彩色照片。



戰後美國海軍及陸戰隊進駐青島,大批兩棲艦艇不欲開回國,於是以此為基礎與中國政府合作成立「中央海軍訓練團」,由美軍以一帶一的方式在最短時間教會中國官兵基本操作後即移轉艦艇,由於美軍官兵急於復員回國,因此訓練頗為急就章。圖為美軍水兵教導中國水兵操作坦克登陸艦(LST)上的40mm機關砲. (圖片來源: 美國LIFE雜誌)


關於「中央海軍訓練團」的視頻影片


中國海軍官兵在青島中央海軍訓練團登上美軍的LST接受檢閱及接艦訓練。(3'44")



青島中央海軍訓練團中國水兵接收「中」字號LST及操作40mm砲的彩色影片。(1'44")



蔣介石夫婦在美國海軍柯克上將陪同下在上海登上“USS LST-1050”(後「中練」艦)視察,並向接艦的中國海軍官兵精神講話。(3'52")



桂永清為黃埔一期的陸軍將領,二戰時擔任駐英軍事代表,因而與接艦官兵中的青島系軍官來往,雙方結合成反閩系勢力,回國後由蔣介石委予副總司令職代行總司令(當時名義上的總令是陳誠),繼而真除,是戰後新海軍的關鍵人物。

桂為人跋扈,冷血殘酷,閩系英國紳士那一套根本莫之能禦,戰後新海軍遂成為桂永清一個人的禁臠。海軍白色恐怖完全與桂的作風脫不了關係,但也因為這樣替蔣介石清除閩系勢力,保留了海軍戰力來到台灣,在50年代不致被大陸解放,功過很難一言蔽之。


戰後中國海軍接收日本賠償軍艦的視頻影片


1947年6月28日在東京盟軍總部大禮堂舉行日本賠償艦的抽籤儀式,共有中、美、英、蘇四國參加,中國海軍上校馬德建抽中四組籤中最理想的一支,即包括「丹陽」(原「雪風」)、「汾陽」(原「宵月」)等34艘軍艦。在影片前半段出現佐世保檢視艦艇中出現的中國海軍軍官是鍾漢波少校。(59")



美國LIFE雜誌的攝影記者1947年拍攝戰後的上海,黃浦江上終於再度出現中華民國軍艦,左為接收自日本的海防艦「營口」(日本海軍海防艦「第67號」),右為國府海軍老艦「永翔」(「中山」艦的姊妹艦,抗戰時成為汪偽海軍的旗艦「海祥」,戰後收回恢復原名)。從兩艘軍艦完全不同的艦影可以看出差別不只一個世代。(LIFE)



中華民國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飄揚在巴黎的凱旋門下,這是多麼榮耀的勝利時刻? 可惜勝利的喜悅是短暫的,整個中國立刻陷入比八年抗戰還要血腥,骨肉相殘的內戰中。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