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戰勝利七十周年船艦照片展:長江
受到不平等條約內河航行權的影響,以及長江流域的水運條件,外國軍艦竟然可以深入中國內陸數千里以上,抵達四川重慶等地。中國抗戰就必需考慮這個因素。 尤其中國基礎建設落後,鐵公路很少,長江的水運能力對於侵略方來說太重要了,因此在長江要害之處設下封鎖線成為阻擋敵軍攻向內陸最重要的手段,至於 傳統的海戰發生的機率則十分低。

中日雙方在抗戰初期的海軍戰役主要是呈現在江陰封鎖線,與日本海軍航空隊轟炸機對中方少數位於封鎖線之後軍艦的攻擊, 由於中國軍艦躲在封鎖線後,日本艦艇在沒有打開封鎖線疏濬阻塞物之前也無可奈何,加上發現對付防空武力不強又被困在上游狹窄水域的中國軍艦, 使用轟炸機從空中投彈攻擊可能更有效更為廉價,也不必冒艦隊決戰萬一有個甚麼意外造成己方高價值戰艦損失的風險。 所以日本海軍從上海一路打到宜昌,對付中國軍艦都是以海軍航空隊的飛機為主。

中國艦隊在日機的狂轟濫炸下幾乎全滅,剩下的少數艦艇躲入重慶上游,不敢應戰,接下來海軍能做的就只剩下佈雷。江河作戰除了傳統錨雷,還可以使用漂雷、遙控電發雷等特種手段, 派遣官兵晝伏夜出佈雷,日軍難以防範,是非常廉價的武器。不過日本海軍大型艦艇很快就撤出中國,剩下的都是運輸用的民船,價值不高,最大的戰果是炸傷了一艘水雷艇。 儘管仍算有戰功,但海軍這種消極作戰方式也讓陳紹寬獲得了「陳布雷」的渾號。


抗戰開始國府在江陰以沉船阻塞航道。



抗戰開始國府在江陰以沉船阻塞航道。



日本人在清理阻塞物以暢通江陰航道。



日本人雇用潛水伕清除航道阻塞物。



由攻擊的日機上所拍攝的「寧海」艦正在逃避日機的炸彈。



指揮江陰海空作戰的第一艦隊司令陳季良中將。



「逸仙」艦艦艏的75mm高砲對空射擊。



坐底右傾的「寧海」艦。



坐底的「寧海」艦艏景。



坐底的「寧海」艦艏景。



坐底的「寧海」艦上艙房景。



「平海」艦右舷尾中彈凹陷。



「平海」艦浮揚作業中。



「平海」艦浮揚作業中。



日本人打撈「平海」艦過程。



日本人將「平海」艦艦上裝備大物拆解以減輕重量



日人十分清楚「平海」艦上層武裝過重,所以必須先拆卸主砲及部份上層結構才能安全拖離。



日本人將主砲吊起。



日本人將主砲吊起。



日本人打撈過程。



「平海」艦被浮揚起,可見艦艏甲板的佈局。



1938年,3月2日浮揚起後的「平海」艦正以自力緩緩駛往上海途中主桅頂端已被切除。


關於「平海」艦浮揚的視頻影片

浮揚起後的「平海」艦。(57")



「逸仙」艦繼「平海」艦後擔任旗艦,被日機擊毀側翻在江中。



「逸仙」艦被日機擊毀側翻在江中。



「逸仙」艦被日機擊毀側翻在江中。



日本海軍十二航空隊的九二式艦攻向中國軍投彈,被「逸仙」艦艏主砲擊落的就是該隊的同型機。



「逸仙」艦被日人撈起整修送往日本海軍潛水學校充當雜役船,改名「阿多田」。



「應瑞」1艦被日機擊中側傾在江陰采石磯岸邊。



由於「史102」魚雷艇襲擊出雲艦,日軍派機轟炸電雷在江陰的快艇大隊基地。



日軍派機轟炸江陰快艇大隊基地,炸沉電雷學校的練習艦「海靜」佈雷艦。



日軍機轟炸長江的中國海軍艦艇,目前暫時不明該艦身份。



"USS Panay"號在1937年在南京江面遭日本軍機擊沉。



"USS Panay"號在1937年在南京江面遭日本軍機擊沉,造成多名美國水兵的傷亡,本來國府以為可以利用這個機會讓西方列強制裁日本,但日本迅速對美國做出道歉賠償舉動,消彌了一場國際外交危機。



1937年日機擊沉美國軍艦"USS Panay"號事件中一同被炸焚燬的美商美孚火油公司「美安」輪。有一種說法,日軍以為這是一艘國軍的運兵船,所以加以攻擊。



"USS Panay"號事件中的美商美孚火油公司「美平」輪。


關於"USS Panay"擊沉事件的視頻影片

1937年美國砲艇"USS Panay"在南京被日本飛機擊沈的紀錄影片,由於正好載有自南京來艦上避難的媒體記者,影片拍攝非常完整,可以看到事件有關後來被日機擊毀的美孚石油公司的「美平」輪(另外「美安」輪易被擊毀 ,及停泊在"USS Panay"旁,亦被日機擊傷的英國淺水砲艦"HMS Ladybird"。(21'53")



1937年美國砲艇"USS Panay"在南京被日 本飛機擊沈的紀錄影片。(1'26")



1937年美國砲艇"USS Panay"在南京被日本飛機擊沈事件震動華府。 (45")



"USS Luzon"號1937年駐防在南京,本艦在1941年11越戰爭爆發前夕開往菲律賓,不過次年日軍侵戰菲律賓,本艦自沉於馬尼拉灣,後被日軍浮揚整修,改名「唐津」服役於日本海軍。



日本海軍陸戰隊佔領南京國府海軍部。



日本軍佔領的國府海軍部,上懸日本海軍旗,之後這兒移交給汪精衛政府的海軍部。



日本水雷戰隊在漢口江上校閱, 可見前方做為水雷戰隊旗艦的輕巡洋艦,及更遠方共12艘的驅逐艦。



水雷艇「鴻」在長江參與戰鬥行動。水雷艇其實就是小型驅逐艦,為日人避倫敦與華盛頓條約限制而朽立名目的艦種。 水雷艇有類似驅逐艦的火力,排水量卻只有數百噸,在江河中很靈巧機動,非常適合用在中國長江作戰。 所以日軍水雷艇幾乎全部出動並當作先鋒,但1945年終戰時一艘也沒留在中國。



在進攻漢口時的江面, 水雷艇「隼」靠泊「鴻」傳遞物資。



水雷艇「鷝」武昌與岳州之間巡游。



佈雷艦「白鷹」赴漢口作。



佈雷艇「那沙美」號停泊在揚子江某港。與「白鷹」或「八重山」不同,「那沙美」算是「艇」級。



在揚子江巡邏的佈雷艇前方主砲位。



特設水上飛機母艦「香久丸」在九江的江面。所謂「特設」就是以非軍艦的船隻譬如商船來改裝,在中國這種低強度戰爭的地區是用正規母艦是不划算的, 所以日軍在華大量使用這種「特設水上飛機母艦」。



水上飛機母艦「能登呂」號。「能登呂」艦在中方歷史較多提到一般人以為是正規航母,其實就是商船改裝的水上飛機母艦。



水上飛機母艦「能登呂」號在鄱陽湖。



水上飛機母艦「神威」號在鄱陽湖,她原是一艘油輪。



1937年11月30日,日本海軍汽艇在太湖上。



1937年12月2日,日本海軍艦艇在江陰的江面警戒,下方這挺水冷式馬克芯機槍非日軍制式裝備可能擄自國軍。



1937年12月4日,江陰附近長江上進發的日本海軍艦隊。



1938年5月20日,日本驅逐艦掩護海軍陸戰隊搭乘汽艇登陸江蘇省連雲港。



1938年6月24日,日本軍艦在安慶富盡溯長江而上。



日本軍艦上的海軍陸戰隊整裝待發準備登陸安慶,當年還沒有後來美軍在南太平洋大規模兩棲登陸作戰的觀念與技術,仍然是傳統的戰艦上搭載少數可執行陸上任務的水兵。



日本軍艦在長江早晨升艦尾軍艦旗儀式。



1938年6月28日,江西瑞昌碼頭附近,日本軍艦及水上飛機會合。



1938年7月13日,長江湖口段的日本軍艦,前方有兩艘佈雷挺,後方是一艘淺水砲艦。



1938年7月13日,長江湖口段的日本軍艦在用手旗通信。



1938年7月24日,九江附近日艦轟擊國軍陣地。



1938年7月24日,九江附近日艦轟擊國軍陣地。



1938年7月25日,九江附近日軍徵用的江輪。



日本海軍士兵在船上用機槍向南京下關掃射,這艘船看來不像軍艦而是像徵用的江輪。



1938年8月22日,日軍艦船雲集九江附近。



1938年9月12日向武穴進犯的日本海軍長江艦隊。



1938年10月25日武漢長江江面上的日本海軍「九五式水偵」,在前一日「中山」艦就在這兒被這種飛機擊沉。


關於日本海軍艦隊溯江進攻漢口的視頻影片

1938年日本海軍艦隊溯江進攻漢口,可清楚看到4.7吋主砲的射擊作業方式。(0'44")


1938年日本海軍艦隊溯江進攻 漢口,「中山」艦就在這一次被擊沈。(1'44")


日本海軍淺水砲艦與運輸商船搭載海軍陸戰隊進攻南通。(1'27")


一艘日本海軍的輕巡洋艦在長江向岸上開砲。



在進攻漢口時的江面,水雷艇「隼」靠泊「鴻」傳遞物資。



日本海軍水雷艇在長江前進。所謂「水雷艇」其實就是迷你驅逐艦,是在海軍軍縮條約限制下的特殊產物。



圖為「宇治」艦在九江泊地,前景是一隊25噸級砲艇。「宇治」艦是開戰之後專門為了中國戰場的需要而建造的,她取代了「出雲」艦成為整個駐華艦艇的龍頭。「宇治」艦雖然看起來像驅逐艦, 但實際上透過可拆卸的水櫃是能夠兼具內河淺水與深海遠洋航行的。



「安宅」艦在長江巡行,在「宇治」艦成軍以前,她是所有內河淺水砲艦的旗艦。



「安宅」艦在長江錨地繫泊。



1938年10月在武漢日軍聚集長江北岸,江中的是「安宅」艦。



「安宅」艦在長江巡行。


關於「安宅」艦在長江的視頻影片

1937年日本軍機飛越九江江面與鄱陽湖, 由空中俯看日本第十一戰隊的旗艦「安宅」及許多淺水砲艦趕赴戰場。(3'11")



在長江巡弋的內河淺水砲艦「保津」。



在長江流域內湖巡弋的內河淺水砲艦「勢多」。



日本駐華的內河淺水砲艦「堅田」。



日本駐華的內河淺水砲艦「熱海」在長江流域內湖巡弋。



「二見」號淺水砲艦在長江巡弋。



「熱海」與「二見」號淺水砲艦在南京下關碼頭協助日軍的地面部隊進攻。



「鳥羽」號淺水砲艦在長江巡弋。



「伏見」號淺水砲艦(二代)在長江巡弋。



「隅田」號淺水砲艦(二代)在長江巡弋。



日本海軍將和歌山縣熊野川觀光用的滑行艇徵用來改裝為砲艇用在中國的長江水域。這種艇木製船身吃水很淺,排水量約10噸,裝備航空發動機與螺旋槳所以速度很快,很適合用在江河密佈的中國東南方,可見日軍並不拘泥於正規裝備,凡是有用的都可以派上戰場。



遠方有煙囪的船是俘虜自中國海關的「飛星」號巡艦,為日軍俘虜充作交通船間海洋觀測船,改名「第三天海」,該艦在戰後復歸中國,自日本駛返上海時還攜帶有「鎮遠」艦的鐵錨。前景是數艘裝備航空發動機與螺旋槳的滑行砲艇,是日本海軍將和歌山縣熊野川觀光用的滑行艇徵用來改裝為砲艇用在中國長江水域使用。



這是日本做為工作船使用的「早瀨」,她原來是中國的長江商用客船「峨嵋」輪,1937年8月被招商局收購在上海造船廠改造完畢更名「錦江」,8月13日該輪正在吳淞口試車時戰爭突然爆發,遂遭日機轟炸,擱淺後為日軍俘虜。1937年10月25日本船編入日本海軍為雜役船,改名「早瀨」。1943年9月20日被美軍空襲擊傷,戰後本船下落不明。



1941年日本炮艇在長江上轟擊國軍的陣地。



日本在上海的造船廠建造了大批的25噸級巡邏艇做為清鄉剿匪之用,戰後國府接收了大批這種巡邏艇充當砲艇使用。



日本海陸軍向來不合,1939年1月8日陸軍自己在漢口的長江利用輔助代用艦艇與徵集的民船舉辦觀艦式。事實上戰後國府海軍接收的敵偽投降艦艇大多為這類陸軍的貨色,真正制式化的海軍艦艇很少。



日本陸軍還建造了許多裝甲艇,等於是浮在水上的坦克配合陸戰使用。



由空中俯瞰英國皇家海軍航空母艦"HMS Hermes"號錨泊在漢口。



美國淺水砲艦"USS Isabel"號、"USS Palos"及驅逐艦"USS Truxton"1935年在漢口。



英國皇家海軍淺水砲艦"HMS Widgeon"號在漢口。



英國皇家海軍淺水砲艦"HMS Nightingale"在九江。這幾艘船是1897年Yarrow公司建造的一代艇, 與1933年Thornycroft公司建造的同名艇是不一樣的。



法國的英國造"Arabis"級巡邏艦1926年出現在漢口。



法國的"L'Alerte"號淺水砲艦在武漢,前甲板張纜上正在進行曬衣作業。



義大利駐華的"Lepanto"號佈雷艦,本艦在1943年因義大利投降盟軍退出二戰而被日軍俘虜,改名「興津」。1945又因日本戰敗投降被中國海軍接收,改名「咸寧」。



義大利駐華的"Lepanto"號佈雷艦與淺水砲艦"Ermanno Carlotto",這兩艘船是義大利長駐華的艦艇。"Ermanno Carlotto"在1943年因義大利投降盟軍退出二戰而被日軍俘虜,改名「鳴海」。1945又因日本戰敗投降被中國海軍接收,改名「江鯤」。



1938年7月20日,「民生」艦在岳陽被日本飛機擊傷擱淺,官兵傷亡三十餘人,當時艦長為鄭世璋。岳州失守我軍撤退時將兩艦自行焚燬,日本後曾經將兩艦修復使用, 「民生」艦被日本海軍充做修理艦改名「飛渡瀨」,於1944年12月21日與商船碰撞而沉沒。



1938年10月24日「中山」艦在武漢金口被日機擊沉,艦長薩師俊中校殉國。



「中山」艦在武漢開放參觀留下的影像,這門前主砲在「中山」艦被擊沉前已經拆卸上岸當岸砲使用了。



1938年5月9日,殉國的川軍師長王銘章少將靈柩運抵武漢大智們火車站,圖為海軍儀隊依禮儀倒揹槍擔任送葬的護衛隊。



1940年5月28日,殉國的張自忠上將遺體由民生公司「民風」輪經宜昌運抵重慶。



佈雷
抗戰剛一開始,中國海軍微弱的艦艇主力被日本飛機幾乎完全殲滅,剩下少數能上駛的淺水砲艦避入川江, 這時中國海軍能做的只剩下佈雷, 這種因地制宜的戰術比永遠不可能出現的中日艦隊對戰幻想實際的多,它以最小成本給日軍帶來了一定程度的騷擾,不過也引起當時的媒體謔稱陳紹寬為「陳布雷」。


中國海軍佈雷艦吊雷作業艦。



中國海軍佈雷隊換乘小艇出動. 這是演習的照片, 真正的佈雷作業沒有這麼光鮮亮麗。



中國海軍徵用民間木船由陸軍部隊護送進行佈雷作業。



中國海軍佈放的水雷。



日軍打撈中國海軍佈放的水雷。



日軍展示打撈起來的中國水雷。



中國海軍「海乙」式300磅觸發水雷。



中國海軍50磅水雷。



日軍淺水砲艦「勢多」號被中國水雷炸毀艦艏進場修理。



水雷艇「鷗」號號尾部被中國軍隊所佈放的水雷炸毀,後甲板官兵全部陣亡。



日本技師檢查「鷗」號被炸毀的尾部。



日本海軍指揮官因艦艇觸雷而手臂受傷。



1941年底太平洋戰爭爆發,日本海軍主力艦艇撤出中國,水雷戰能獲得的戰果有限,都是類似這種陸軍使用的「大發」登陸艇,而且因水雷威力不大,僅能造成局部損傷。



汪偽海軍
中日開戰後不久,中國的海軍艦隊就受到日本飛機毀滅性的打擊,由於日軍進展迅速,這些遺留的損毀艦隻都還在原地,而且江河淺灘容易打撈, 於是紛紛拖回江南船塢整修,部分交給新成立的偽政權維新政府水巡部使用。

汪政權開府南京,汪精衛希望一切如昔日蔣介石在京形式包括行政院下要設海軍部。汪本來指望日本人將打撈起的國民黨艦艇修復後全數撥交,主要目標為 「寧海」、 「平海」、「逸仙」三大艦,但日人就是不肯,只將維新政府的水巡部併入,以幾艘已不堪使用的老舊艦艇充數, 以至於汪偽海軍從來都不成氣候。倒是日本人幫忙設立的汪偽海校由於訓練嚴格,學生素質與紀律都很好,雖然戰後國民黨將其解散並宣稱永不錄用, 但實際上有些人改名換姓後還是進入國民黨海軍,後來甚至升到高位。


汪偽政府的海軍部仍使用南京原海軍部舊址,由懸掛的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上端多出來的那面魂色三角旗可以分辨。



維新政府海軍接收原「建康」號驅逐艦重新命名「海綏」的典禮,艦尾飄揚的即維新政府旗,本艦隨維新政府的併入南京而歸交汪政權海軍。



日本人將「海綏」移交汪偽政府海軍的典禮,中可見身穿海軍大將服的汪精衛。



已為南京汪偽政府海軍「海綏」的「建康」號驅逐艦,水兵正在操作前方的47公釐砲,由水兵制服可發現已改為日本海軍披肩一條白線的形式。



汪偽海軍「海綏」艦(原「建康」號)水兵作業中。



已屬於維新政府水巡部的「海靖」號,即原「湖鶚」號魚雷艇,前景則為「海綏」號即原「建康」號驅逐艦,艦尾飄揚的是維新政府國旗。



「中山」艦的姊妹艦「永翔」由日本人交給艦汪精衛政權成為其海軍訓練艦「海祥」。



「永績」艦在1938年10月21日被日機轟炸重傷(當時艦長曾冠瀛),擱淺湖北新堤被日軍俘獲,於江南廠修復後在1940年5月22日交給汪精衛政權海軍做為旗艦兼做海軍官校練習艦用, 改名為「海興」。



「永績」艦後來成為汪精衛政權海軍訓練艦「海興」號。



汪精衛政權海軍艦艇在南京江面的校閱,最前景的是「江綏」號,後面三艘是「江清」、「江寧」、「江康」三艘「江平」級砲艇及「量一」號測量艇。



汪精衛曾身兼海軍部長,上為他穿汪偽政權特別設計的海軍大將制服照片。



汪精衛政權陸海軍頭與日本顧問的合影。汪左手邊穿海軍制服戴眼鏡者為汪偽政權的海軍部長任援道,照片最右端是姜西園,東北海軍出身當年曾率三大艦叛逃南下投奔陳濟棠,現任汪偽海軍部中將任政務次長兼中央海校校長。

當1937年國府海軍部撤銷,陳紹寬率海軍總司令部內遷重慶時,曾以單位縮編為理由遣散了一大批輩份與陳相同的海軍資深將官,陳紹寬藉此把未來的競爭者清理一空。這些人離開海軍後大多窩居上海租界,經濟來源中斷,這為汪精衛政權開府南京重新成立海軍部招募高階官員提供了有利的溫床。

抗戰結束後的一段混亂日子裡,這些人有許多搖身一變扮演了接收日本海軍的角色,但等到局勢穩定下來,他們便被以漢奸罪名起訴,許多後來被槍決。



汪精衛政權海軍真正最大的貢獻是日本人管理的上海海軍學校訓練出一批專業技能很好的學生,雖然國民政府明令這批人永不錄用,但他們許多人仍改名加入戰後大量缺員的中華民國新海軍,有些後來甚至成為將軍。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