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戰勝利七十周年船艦照片展:上海
上海是30年代中國最重要的港口與經濟中心,也是列強在華利益的核心,所以英、美、法、日、義、荷各國都駐有大量的海軍艦艇與陸戰隊,一方面保護租界, 一方面在爭奪利益時增加談判籌碼。相較於遙遠的滿州與華北,西方人更關注上海,蔣介石也看出這點,所以在1937年抗戰爆發時,就想辦法把華北的戰事吸引到上海 好讓西方人感到切身之痛,就會展開國際調停,讓中國得以喘息,這就是八二三松滬會戰爆發的原因。但全面戰爭一開始就無法收手,竟演變成漫長的八年抗戰直到1945年的8月日本無條件 投降同盟國方止。

上海是各國的亞洲或遠東艦隊總部,加上揚子江流域的內河淺水砲艦隊,使得30年代的上海黃浦江有如戰艦的萬國博覽會。這其中以日本實力最強,更在開戰後逐步加強其駐華艦隊實力,但是 到了1941年底太平洋戰爭爆發,主要艦艇都被抽調回國,只剩下無法出海的淺水砲艦與民船改裝的代用艦艇。英美等國則是因為戰爭一但爆發上海無法堅守,所以逐步將艦艇撤往新加坡與菲律賓。 法國則由於維琪政權關係成為德義日同盟的一員而暫時保住法租界,但艦艇亦往越南疏散。義大利原來在華艦艇即不多,1943年投降盟軍後更是 或自沉或被日軍接收。加上戰爭後期美國軍機天天轟炸,日本殘存艦艇紛往揚子江上游疏散偽裝躲避。到了1945年日本投降時,上海黃浦江上空空蕩蕩,「戰艦萬國博覽會」的盛況不再。

到了戰後由於美國海軍艦艇大量進駐上海,黃浦江上「戰艦萬國博覽會」的奇景曾經曇花一現,但隨著國民黨的敗退,上海為解放軍接收,一切都在1949年5月劃下休止符。


1937年抗戰爆發時的上海黃浦江,前景為目前還在的天文台,只是位置因讓出延安高架路出口而稍遷移。下方老鷹銅像是一次大戰勝利紀念碑,銅像已在二戰中被日本人融解做槍砲了。 天文台靠鏡頭方向的後方就是上海老縣城與法租界。

天文台往前沿著河是著名的外灘建築群,包括圓頂的上海匯豐銀行(今浦東發展銀行)、有鐘塔的江海關(今海關大廈)、有兩面旗的是惠中飯店(今Swatch旗艦店)、尖屋頂的是華懋飯店(今和平飯店北樓)、 緊捱著的是當時剛建成的中國銀行大樓、更遠方像一面牌樓的是百老匯大廈(今上海大廈),下方就是外白渡橋與蘇州河出口,這一段是英、美勢力為主的「公共租界」, 再往北的楊樹浦一帶就是日本勢力範圍(一般人習稱之為日租界,但上海並無日租界,只有公共租界裡的日僑聚集區)。

前方河中為美國的裝甲巡洋艦"USS Augusta"號,當時她擔任美國亞洲艦隊的旗艦。遠方百老匯大廈右方河彎處有一艘三煙囪的軍艦是停泊在日清碼頭的日本遣華第三艦隊旗艦「出雲」。 透過這張全景照片就可大致明瞭開戰當時的狀況。



英、美巡洋艦雲集上海外灘前的黃浦江面。



英、美巡洋艦停泊黃浦江面,背景中日松滬戰役的砲火連天。



1931年美國海軍"USS Houston"號重巡洋艦在上海。




"USS Houston"與"USS Augusta"不僅是姐妹艦,還彼此輪調成為美國遠東艦隊的旗艦。


"USS Augusta"重巡洋艦在上海,本艦從1933年11月9日起成為美國亞洲艦隊的旗艦直到1940年底。



1937年中日戰爭爆發時停泊在上海外灘歐戰紀念碑前的"USS Augusta"重巡洋艦,見其背後閘北方向砲火引起的濃煙。



1937年8月美國海軍"USS Augusta"重巡洋艦停泊上海黃浦江上,前方閘北地區中日雙方交戰的砲火與燃燒引起的黑煙。我們從以上兩張圖比較可以看出戰爭進行的時間軸。雖然"USS Augusta"的泊位一樣,但前一張"USS Augusta"有掛滿旗,後一張則無,可見是不同時間拍攝,此外原來在艦艏前方的岸上有一面廣告牌,廣告牌的後方有一些建築物(似為船塢),下一張這些建築物已經在砲火濃煙之中被摧毀了。



1937年8月美國海軍""USS Augusta"重巡洋艦停泊上海黃浦江上,前方閘北地區中日雙方交戰的砲火與燃燒引起的黑煙


美國海軍重巡洋艦”USS Augusta”在上海的視頻影片


戰爭爆發以前美國海軍重巡洋艦”USS Augusta"”駛離上海,司令在艦上。(2'06")



驅逐艦"USS Steward"號1920年在上海。



美國驅逐艦"USS Noa"號1920年在上海。



運兵艦"USS Chaumont"1937年在上海黃浦江,背景可見外灘建築,中國銀行大廈正在興建中。



潛艇母艦"USS Canopus"在上海。



美國海軍河用淺水砲艦"USS Palos"號與"USS Monocacy"號並泊於上海美孚油槽碼頭。



美國海軍曾在上海的江南造船所製造過一批六艘使用於揚子江的淺水砲艦,碼頭旁艤裝中的是"USS Oahu"。



在上海江南造船所艤裝中的"USS Oahu"。這批砲艇中的"USS Panay"號在1937年在南京遭日本軍機擊沉。



在上海外灘前的美國砲艇,背景清晰可見華懋大廈(今和平飯店)與興建中的中國銀行大廈,由此判斷時間約當在1934至1937年間。



1937年駐上海的美國海軍淺水砲艇"USS Panay",背景是美孚石油碼頭。



1937年,美商大來(Dollar)輪船公司的汽船提供由碼頭到江中繫泊大船駁運的服務,許多乘客是美國軍人。



英國巡洋艦"HMS Berminhan"在上海。



英國巡洋艦"HMS Hawkins"1939年在上海。背景是外灘天文台及一戰勝利紀念碑前,右方有六根愛歐尼亞柱的建築為著名的上海英國總會, 即今華爾道夫酒店。



一艘英國"Kent"級巡洋艦在上海十六鋪碼頭前。



由英國巡洋艦艦艏看向外灘,由中國銀行大樓興建的進度看來這張照片約拍攝於1936年,此時距離戰爭還有一段時間,江面還沒有那麼多外國軍艦。



英國輕巡洋艦"HMS Emerald"1928年春抵達上海,旁邊靠泊的是英國皇家海軍中國艦隊司令Reginald Tyrwhitt中將的座艇,背景上海外灘的右方圓頂建築是上海匯豐銀行。



英國海軍巡洋艦"HMS Boneventurey"抵達上海。



很難想像當年航空母艦還可以駛入黃浦江。圖為英國海軍航空母艦"HMS Argus"在上海。



英法等國的巡洋艦1937年戰爭爆發時停泊在上海黃浦江面。



法國巡洋艦"Lamotte Picquet"繫泊在上海黃浦江。



遠方是法國海軍巡洋艦"La Motte-Picquet",右前方是法國海軍兩艘"Bougainville"級殖民地巡視艦"Admiral Charner"與"Dumont d'Urville"號在上海外灘一戰紀念碑前的黃埔江面上並泊。



法國巡洋艦"Lamotte Picquet"繫泊在上海黃浦江。



法國巡洋艦"Lamotte Picquet",背景是上海外灘。



法國巡洋艦"Lamotte Picquet"舷側的繫艇桿與交通艇作業,背景是上海外灘。



一艘6支煙囪的法國巡洋艦停泊在上海外灘一戰勝利紀念碑前的江面。



法國巡洋艦"Savorgnan De Brazza"在上海,背景有兩座塔樓的建築是美商友邦銀行大廈,這裡是1925年AIG的創業地點,90年代AIA花巨資從中國政府手裡買回這棟起家大樓,造成當年股價大跌。



法國巡洋艦"Lamotte Picquet"與背後的上海淞滬戰役戰火。



義大利戰鬥艦"Trento"在1932年載運兵員來上海。義大利在中國並無租界,平日只有數艘砲艇維持局面, 偶而才會有大艦來訪。



1937年松滬戰議爆發,9月14日墨索里尼還從阿比西尼亞派遣義大利薩伏依步兵團來上海。



1937年松滬戰議爆發,9月14日墨索里尼還從阿比西尼亞派遣義大利薩伏依步兵團來上海。



荷蘭在中國並無租界,當松滬戰事爆發時卻也會派海軍陸戰隊前來,當年列強看中國恐怕和今天看利比亞一樣的心態。




1937年中日戰爭爆發, 雙方在上海市區交戰,泊於黃浦江上的西方列強艦隊後方冒出陣陣濃煙。



中國海軍艦艇在上海反倒成了稀客。前景為中國海關的小艇母艦「福星」號所搭載的汽艇,後面停泊的即是中國海軍最重要的「寧海」號巡洋艦。(攝影: Harrison Forman)



「出雲」艦初抵上海擔任遣支第三艦隊旗艦,日僑至碼頭歡迎。



「出雲」艦初抵上海。



「出雲」艦奉派擔任日本遣支第三艦隊的旗艦。 日本派出已除役的練習艦來上海,表示對華戰場不需要出動帝國海軍精銳兵力,日俄戰爭時代的老船應付已綽綽有餘。



「出雲」艦最常停泊的地方就是蘇州河口的日清碼頭,後方可看到百老匯大廈(今上海大廈)。



「出雲」艦停泊於上海黃浦江日清碼頭。



「出雲」艦錨泊於上海黃浦江。



「出雲」艦錨泊於上海黃浦江。



由於中國空軍的威脅,「出雲」艦在主砲上增設了防空機槍。



松滬會戰日方陸海軍將領匯集「出雲」艦上,前排左五是松井石根中將,上海派遣軍司令官,南京大屠殺的元凶,正中央的海軍將領是第三艦隊司令長谷川清中將。



陳公博率汪偽政府官員拜訪「出雲」艦合影。



「出雲」艦砲轟上海。



第三艦隊司令長谷川清中將在旗艦「出雲」號上與幕僚合影。



「出雲」艦後甲板作業。



淞滬戰役時日本派出醫院船到上海,處理傷患並運送回國,右側為「出雲」艦。


「出雲」」艦的視頻影片


日本遣支艦隊旗艦「出雲」在上海外灘前的吹號與升旗儀式。(1'14")



1937年「出雲」艦在上海,駐在艦上的日本第三艦隊司令長谷川清中將試用手搖電影攝影機。(2'42")



電雷學校快艇大隊的「史102」號魚雷艇襲擊「出雲」號後中彈沉沒的照片,背景是上海外灘九江路附近。



中國空軍飛機投彈試圖轟炸「出雲」艦。對日艦的攻擊終於導致上海南京路被落彈擊中, 千人傷亡的大慘劇。



日本輕巡洋艦「長良」在上海,可清楚見到艦上的佈局。艦艏指向的遠方建築是百老匯大廈(今上海大廈)。



前方白色砲艦為美國海軍"USS Asheville"號,後方為日軍的「長良」號巡洋艦,這是1937年在上海拍攝的手工上色黑白照片。



日本在上海北四川路的特別陸戰隊司令部,駐守有約4千名日本海軍陸戰隊,建築物堅固如同碉堡,並有多輛裝甲車支援。這兒本是淞滬戰役的主要目標,蔣介石以為在上海市區開戰不利於日軍重裝備的施展、戰場鄰近租借地容易遭致西國家干預,以為投入三個德械師可以一舉殲滅,不料陷入持久消耗的大會戰,導致中日戰爭全面爆發。這幢建築物至今日尚存。



淞滬戰役是中國抗戰真正的開始(並非七七盧溝橋事變),而淞滬戰役的導火線就是1937年8月9日下午五時半,日本上海特別陸戰隊的陸戰隊西部派遣隊(駐日本豐田紗廠)大山勇夫中尉和擔任駕駛員的一等水兵齋藤要藏駕駛軍用汽車欲強行進入虹橋機場,被中國守軍開槍擊斃所引起的,圖為調查虹橋機場事件的中日雙方人員。

這件事的起因為中方暗中派遣正規軍換穿保安團制服進駐原淞滬停戰協定(1932年一二八戰役結束後簽屬之協議)為非軍事區的上海市區,引起日軍懷疑,派大山勇夫前去偵查所造成。



在上海外海準備攻擊的日本航空母艦「加賀」與其艦載的九六式艦攻。



日本輕巡洋艦「那珂」在上海。



日本軍艦在上海黃浦江外灘前,對面為江海關大樓及匯豐銀行大樓。。



一艘從日本開來上海增援的戰艦,後甲板擠滿準備登陸支援松滬會戰的陸軍及海軍陸戰隊部隊。



日本海軍第20驅逐隊的「吹雪」號驅逐艦在上海匯山碼頭靠泊支援松滬會戰。



日本驅逐艦「樅」號在上海。



1937年8月18日,一艘日本驅逐艦繫泊在江中砲目標擊岸上。



日本海軍第六驅逐隊在上海。



驅逐艦「朝顏」在上海虯江碼頭。



1937年8月24日一艘日本輕巡洋艦在上海長江口川沙砲擊掩護登陸部隊。



中日松滬會戰爆發,日本驅逐艦自國內趕來上海增援。在淞滬會戰之後日本海軍主力很少再如此往上海聚集過。



日驅逐艦砲轟上海。



浦東砲兵擊中日艦。



1937年11月15日,日本的「建安」與「海州」兩船在黃浦江會合。由於日本海軍艦隊序列中並無此二艦名,故推測是臨時徵用的民間船隻。



1937年11月11日,一艘日本「熱海」級淺水砲艦搭載津田與安田部隊在上海浦東登陸。



1937年11月11日,日本「熱海」級與「比良」級淺水砲艦搭載津田與安田部隊在上海浦東登陸。



1937年11月11日,日本「熱海」級與「比良」級淺水砲艦搭載津田與安田部隊在上海浦東登陸。



掃海艇「第18號」自上海出動。掃海艇即掃雷艇,日本人設計的掃雷艇與歐美國家不同,幾乎就是一艘正式的砲艦, 反而不太重視掃雷的功能需求, 所以被戲稱為「全世界最豪華的掃雷艇」,並常被當成第一線作戰艦艇使用。其實以中國海軍實力之微弱,這種「豪華掃海艇」應付就已經綽綽有餘, 根本不須出動驅逐、巡洋等正規艦艇,所以後來只留下原即在華的淺水砲艦及徵用的輔助船隻,主力艦艇陸續抽調返國。



掃海艇「第15號」自上海出動。



掃海艇「第17號」靠向「第16號」,這是在杭州灣拍攝的。日軍從杭州灣金山衛登陸為了迂迴上海後方,所以亦算做松扈會戰的一環。



掃海艇「第15」在舟山海域與俘虜自浙江海警局的「新寶順」,號砲艇並泊。「新寶順」號戰後在國共之間的海戰中被共軍砲艇擊沉。



日艦在上海被中國空軍轟炸。



日本輕巡洋艦「夕張」上海,背景是從另一方向看往百老匯大廈。



日輕巡洋艦「夕張」在上海碼頭觀望戰火。



日本驅逐艦「睦月」來到上海。



佈雷艦「沖島」在上海吳淞口運送陸戰隊上岸。日人的佈雷艦也是一奇特的艦種,像「沖島」排水量高達4,470噸,還裝備14吋主砲與可彈射水上飛機, 雖曰職掌是佈雷,其實更像二等巡洋艦,常被派擔任戰隊的旗艦。



1937年戰爭即將爆發前夕,日本佈雷艦「八重山」號進駐黃浦江上,背景可見外灘全景。



佈雷艦「八重山」號停泊在上海碼頭。



水上飛機母艦「千代田」在上海。本艦後來改裝成特殊潛水艇的母艦,攜帶「甲標的」特攻潛艇參與對珍珠港的攻擊。



原為舊式戰鬥艦的「朝日」自第一線除役後利用其龐大穩定的艦身拆除武裝後改裝為修理工作艦,在1937年中日戰爭爆發時被派來上海。



「朝日」工作艦在上海,旁為其支援艦艇,大部份擄自中國。該艦組曾參與打撈「寧海」、「平海」艦的工作。



「宇治」艦尚未建成之前,日本駐華淺水砲艦隊的旗艦是「安宅」,這是「安宅」艦在上海黃浦江早年的留影。 早期內河砲艦的塗裝大多都是白色,在明朗的陽光下形成河上一道亮麗的景色,二戰爆發後由於美國軍機空襲威力強大, 日本內河砲艦紛紛改漆江水的黃綠色,官兵也收起帥氣的白制服改穿陸軍服就顯得非常灰溜溜了。



「安宅」艦靠泊上海碼頭,單根主桅代表是早期的型式。



「安宅」艦在上海,三角桅代表後期改裝過的時代。



「安宅」艦在上海。



「安宅」艦在上海。



「安宅」艦。



「安宅」艦在上海日清碼頭,前方可見到一艘日清汽船株式會社的輪船。



1937年10月21日於日本海軍省中庭,日本海軍軍官檢視一輛擄自中國陸軍的維克斯F型指揮車。雖然這是陸軍裝備但淞滬戰役最初是日本海軍陸戰隊開始的,所以擄獲了中國軍的坦克裝備也是自然的。後面是同樣擄獲自國軍的霍克三戰鬥機"2503"號。



珍珠港事變前即已戰雲密佈,西方人急於離開上海,只有義大利人與德國人因為是軸心同盟而例外。 背景那艘軍艦是義大利的佈雷艦"Eritrea"號,還掛著滿旗充滿節慶氣氛。



上海開出的太古公司輪船「湖北」輪擠滿逃難離滬的乘客。



1937年戰爭爆發前夕,怡和公司輪船「吉和」號停泊在上海碼頭載運逃難離滬的乘客。



1937年戰爭爆發前夕,民生公司輪船「民憲」號停泊在上海碼頭,前方有一艘日本日清汽船株式會社的輪船。



國府在上海董家渡以徵收的日清汽船公司輪船沉塞航道。



國府在上海董家渡以徵收的日清汽船公司輪船沉塞航道。



國府在上海董家渡以徵收的日清汽船公司輪船沉塞航道。



一艘類似巡邏艇的輪船沉沒在黃浦江航道,可能隸屬於水警或海關。



許多日清汽船公司的輪船沉塞在航道。



許多日清汽船公司的輪船沉塞在航道。(攝影: Hyland Lyon)



1937年戰爭爆發前夕,上海黃浦江上沉沒堵塞航道的中國船隻。



12月8日清晨,日本海軍陸戰隊順利接收了美國砲艇"USS Wake"號,在艦上高舉俘獲的星條旗歡呼「萬歲!」。注意他們手上舉的是湯姆遜衝鋒槍,那些應該是美軍艦上的裝備。


美國砲艇"USS Tutuila"被日軍接收的視頻影片

1941年12月7日,日軍進入上海公共租界,在影片結尾之處有美國砲艇"USS Tutuila"被日軍接收,改名“多多良”,當天英國 砲艇"HMS Peterel"不願投降被日艦擊沈于黃浦江。(2'16")



美國砲艇"USS Wake"號被日本接收後改名為「多多良」, 可見其後桅上升起日本海軍少將旗。



「多多良」在上海, 後方可建華懋飯店(今和平飯店)的綠尖屋頂。



上海的日本淺水砲艦泊地,「多多良」(原美國砲艇"USS Wake"號)在前,後方兩艘是「伏見」與「隅田」。



"HMS Peterel"是1941年12月8日唯一留在上海的英國軍艦,因拒絕被日軍接收遭「出雲」艦擊沉。圖為"HMS Peterel"遺留的救生圈。



在上海黃浦江所攝遠方駛近要靠泊的「宇治」艦。「宇治」艦是極少數開戰後為了中國戰場而建造的戰艦,當時在日本也是裝備一流的主力 戰艦,雖然只有一千多噸,但派任的艦長是與巡洋艦一樣的大佐軍階。



「宇治」停泊在上海時望向艦尾,可見後桅及遠方的上海外灘建築景包括沙遜大廈(今和平飯店)及中國銀行大樓。


「宇治」艦作戰的視頻影片

日本軍艦砲擊中國海岸,支援陸軍部隊進攻。這艘軍艦從外觀看應是「宇治」(後國府「長治」、中共「南昌」艦),但由於「宇治」艦於1941年方竣工,因此本段影片可能拍攝於1941年之後而非標示的1938年。(1'22")



隸屬於江蘇省常熟公安局的的「鎮虞」號巡邏艇(大中華造船廠1930年製造排水量40噸、長19.7公尺、寬4公尺、艙深1.4公尺、吃水0.9公尺。 )本艇於1937年11月10日在江蘇為日軍俘獲並立即用於其軍事行動。圖為該艇停泊在上海大中華廠碼頭。



國府海軍的「永健」號砲艦(艦長鄧則勳)於1937年8月25日在江南造船廠修理間做防衛艦時被日機擊燬半沉於船廠前。



「永健」號砲艦於日本佔領造船廠後就地在原廠修復加裝日式火砲,於1938年10月25日改名「飛鳥」 加入日本艦隊做為特設魚雷母艦使用。本照片很特殊的是主桅上升的是大將旗,表示有一名日本海軍大將在艦上。

1939年2月曾因不明原因於繫泊江南廠時沉沒(可能因中國工人之破壞)。本艦於1940年改為聯絡艦,最終於1945年5月7日被美國陸軍轟炸機在黃埔江擊燬。



1937年江海關的小艇母艦「福星」號被日軍俘後改名為「白沙丸」做為測量艦使用。



「建康」艦於1937年9月25日守衛江陰阻塞戰線時被十餘架日機攻擊命中八彈而炸沉,陣亡九員,艦長齊粹英以下負傷廿八員。不過「建康」艦後為日人打撈起修復, 先做為日軍之雜役船改名「翠」,上面兩張照片即為當時以「翠」的名義入上海江南船塢修理時的留影。本艦在1940年12月21日交給汪精衛政權海軍使用並重新命名為「海綏」。



汪偽海軍的「江平」號巡邏艇在上海浦東建造並在黃浦江邊舉行下水典禮,注意其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上還多一面三角反共旗。



汪偽海軍的「江平」號巡邏艇在黃浦江邊舉行下水典禮,背景可見今和平飯店(當年華懋大廈)。


關於汪精衛政權海軍的視頻影片

1941年3月17日,汪政權「還都」一週年慶,汪精衛在上海登日本遣支艦隊旗艦「出雲」號拜訪。(後並有日偽軍訓練演習影片) (10'05")



汪偽海軍在艦上訓練,可能 是「海興」號訓練艦(原國府「永績」艦),升起的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上面還附有黃色三角旗是汪偽政權的國旗。其訓練方式完全日本海軍風格,還可見到古老的拋節纜測船速方式。(2'34")



汪偽海軍在艦上訓練,可能是「海興」號訓練艦(原國府「永績」艦)。其訓練方式完全日本海軍風格,還可見到古老的拋節纜測船速方式。(57")



日本人控制的威海衛海軍要港部中國水兵訓練營。(9'46")


威海衛砲艇隊歷史的讓渡式。(9'28")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