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5年三次海戰五十周年紀念專輯:

烏坵海戰:山海艦、臨淮艦
1965年11月13日深夜,國府海軍南巡支隊的「臨淮」(原名「永昌」)艦在烏坵南方15.5海浬處被共軍12艘魚雷艇與砲艇圍攻而沉沒,艦上官兵僅14 人被美國軍艦救起,9人被共軍砲艇撈起, 其餘80餘人全數陣亡,我方稱之為「烏坵海戰」在中共方面稱之為「崇武以東海戰」。海戰爆發當時 旗艦「山海」(原名「永泰」)號不顧「臨淮」艦單艦被圍攻逕自向烏坵逃逸, 事後南巡支隊長麥炳坤上校及「山海」艦長朱普華中校等皆被判處軍法徒刑。

參加「烏坵海戰」的國府海軍「山海」及「臨淮」二艦原為美國海軍的巡邏艦(PCE)及掃雷艦(AM),但兩者使用相同船殼及主機,外型也十分類似,只有裝備有所不同。 ,「山海」艦在美軍時代原舷號"PCE-867",美國Portland船廠建造於1943年7月4日完工,1945年9月4日在美國移交中華民國海軍,命名「永泰」是為二戰第一批美援軍艦 的「八艦」之一。1965年1月5日,「永泰」改名「山海」(關字號),服役到1972年7月1日除役。

「臨淮」艦在美軍時代原舷號"PCE-867",美國Gulf船廠建造於1944年4月12日完工,1948年2月1日在菲律賓蘇比克灣以廢舊物資名義接收,命名「永昌」。 1965年1月5日,「永昌」改名「臨淮」,於1965年11月13日的「烏坵海戰」中被共軍魚雷艇擊沉。由於知道改名的人不多,共軍方面資料至今還是以「永泰」及「永昌」稱之。

本級艦艦體長184.5呎、寬33呎、巡邏艦級吃水9.5呎,排水量640噸,掃雷艦級吃水9.8呎,排水量650噸. 兩部柴油主機雙軸推進,1,800匹馬力,最高速率13節。巡邏艦級乘員軍官21員, 士官兵93員,裝備3吋主砲兩門,40mm雙聯裝機砲二門,20mm機砲三門。掃雷艦級乘員軍官21員,士官兵96員;裝備3吋主砲一門,,40mm雙聯裝機砲二門,20mm機砲六門及必要之掃雷裝備。 無論巡邏艦或掃雷艦皆配有反潛之K砲與深水炸彈。


「永泰」艦改過多次編號,最早為"35"號, 同時把漢字艦名書於艦尾。



「永泰」艦之後改編號為"41",這個編號較持久並廣為人知。



到了1965年「永泰」艦已改舷號為"62",艦名也改成「山海」。



舷號"51"的「永昌」艦(後「臨淮」艦)。



「烏坵海戰」「臨淮」艦被魚雷擊中爆炸。



「山海」艦,在烏坵海戰歸來靠碼頭。



「山海」艦,在烏坵海戰歸來靠碼頭。



「山海」艦在碼頭的慶祝凱旋歡迎大會。由於「八六海戰」的失敗,國府海軍在這次烏坵海戰的宣傳上更加大力度。但損失了「臨淮」艦與整船官兵,怎能有心情慶祝呢? 於是基層傳來「槍斃支隊長!」的聲音,因為支隊長麥炳坤上校對「臨淮」艦見死不救,單獨脫離戰場,造成「臨淮」艦被擊沉。



「山海」艦官兵在艦尾的3吋主砲歡呼。但他們親眼看到支隊長拋棄戰友逃命,一半的隊友喪命海上,應該是高興不起來的。



海軍總司令馮啟聰上將歡迎海戰歸來的官兵。馮在劉廣凱因為「八六海戰」失利而下台之後接任才三個月,就碰上這樁倒楣事。馮雖然面帶笑容, 但應該已經聽到官兵的要求,而支隊長麥炳坤上校是馮的廣東老鄉,這令他很傷腦筋。

麥炳坤的判斷應該與「八六海戰」中「劍門」艦的遭遇有關。當時胡嘉恆少將的旗艦「劍門」就是因留滯戰場救援僚艦「章江」而接續遭擊沉。麥炳坤判斷 如果「山海」艦不立即脫出,可能與「臨淮」艦一同被擊沉,但蔣經國不接受這種戰術理論,以當時「八六海戰」失利的氣氛,在政治上他需要有人祭旗。



「山海」艦長朱普華中校的夫人與子女來迎接,戴上花圈喜氣洋洋,看似享受英雄的榮耀,實際上軍法調查行動已經暗地裡展開,朱普華與支隊長麥炳坤上校將被訴以「敵前脫逃」的罪名 ,這在當年可能是被判死刑的罪名。



參加「崇武以東海戰」的上海級砲艇"588"號。



參加「崇武以東海戰」的上海級砲艇"588"號。



臨戰前的砲管擦拭保養。用高速砲艇攻擊敵艦艙面,殺傷人員以壓制反擊火炮,製造機會讓魚雷艇得以突入施放魚雷攻擊,這是中共海軍累積經驗,研究出如何在現有裝備下 打擊國民黨大型軍艦的方法。



參加「崇武以東海戰」的上海級砲艇官兵。



「崇武以東海戰」後在碼頭前的慶祝大會。雙方都在慶祝勝利,這個羅生門至今未解。



「臨淮」艦被俘虜的國府海軍官兵。



「臨淮」艦被俘虜的國府海軍官兵接受解放軍的醫療照顧。



福州慶祝「崇武以東海戰大捷」。大陸方面稱「烏坵海戰」為「崇武以東海戰」。



福州地方代表歡迎「崇武以東海戰大捷」歸來的人民海軍官兵。



魚雷艇第31大隊副參謀長張逸民,此公是國府海軍的剋星,參加過包括單雷擊傷「靈江」艦、九二海戰擊傷「中海」艦、「沱江」艦與擊沉「台生」輪,以及崇武以東擊沉「臨淮」艦等三次海戰。



毛澤東接見張逸民。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