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甲午海戰二甲子紀念專輯
威海衛的覆滅

在大東溝海戰之後,李鴻章下令北洋各艦退入威海衛保船。因為李鴻章是把北洋艦隊當成是自己的政治籌碼,如果北洋各艦損失殆盡則李的政治地位亦將不保,但艦隊不海上機動,反而龜縮於港灣內當水砲台,這完全不符海軍的戰略特點,尤其當時北洋艦隊「定遠」與「鎮遠」二鐵甲艦尚在,對日本海軍還有一定優勢,然而李鴻章自縛手腳,讓日軍掌握主動,終至連船亦不能保,於1895年2月17日在威海衛投降,全軍覆沒。

本來清廷北洋艦隊還有機會一博,如果放手讓定、鎮二艦單獨出海分別遶行日本對本島各口岸都市突放冷砲,日本的百姓勢將非常恐慌而責怪政府。而且以大東溝海戰的經驗,當時日本海軍完全無法突破定、鎮二艦的厚重裝甲,此外當時偵觀通設備的落後,日本必須派出大量艦艇到處防堵,日久必將無力負擔,士氣亦必然瓦解,歷史可能就要改寫了。

可惜這只是想像,清廷從皇帝、李鴻章到北洋艦隊官員沒有人有軍艦必須機動海上的念頭,自然不可能產生這類行動,中國在海權競爭的徹底戰敗也就成為不可變的宿命了。


中國軍艦博物館 出版
本刊物僅在網路發行並且是非賣品.
[中國軍艦博物館][總目錄][聯絡]



北洋艦隊的末日
北洋艦隊於1895年2月17日在威海衛向日軍投降,在這之前「定遠」已經擱淺當水砲台使用,「來遠」與「靖遠」及練習艦「威遠」則被闖入威海衛的日本魚雷艇擊沉,而北洋的魚雷艇隊則全體陣前脫逃,最後或擱淺損失、或被日軍俘虜,最後剩下剩下艙底刮傷的「鎮遠」艦、聲名狼藉的「濟遠」艦、質量不佳的「廣丙」艦及六艘蚊子船,以及一些後勤船隻。這些船隻除了運輸艦「康濟」因載運投降官兵回籍遣散與自裁軍官的棺木而被釋放之外,其餘全部被日軍俘虜。曾經是世界第八強的北洋水師自此灰飛煙滅。 .....


北洋投降艦艇在日本服役
北洋艦隊各艦艇在1895年威海衛投降後皆被日軍俘虜,除了一艘「康濟」號練習艦 因為載運北洋艦隊遣散降兵及運送回自裁軍官的棺柩被釋回,以及戰損沉沒不堪使用的之外,其餘全部都被俘虜回日本納入日本海軍使用。 有趣的是日本人保留了全部原北洋的漢字艦名,只不過將發音改為日語而已。所以在各艦的艦尾都可以看到日語發音的片甲名拚音, 實際上漢字是完全一樣的艦名。 .....


論文:「蚊子船的迷思」
本篇論文是中國軍艦博物館館長姚開陽先生在由香港歷史博物館主辦的第四屆近代中國海防國際學術研討會上所發表的論文。由於該研討會於3月6日、7日在香港舉行,本刊發行時該篇論文尚未發表,也就是說讀者可以先睹為快。

本屆因適逢甲午海戰二甲子紀念,所以研討會的主題訂為與甲午海戰相關的研究報告。由於甲午海戰歷來討論北洋艦隊建軍與海戰的論文很多,不容易有新意,為突破此一框限,姚開陽館長特地將視野拉到甲午戰爭結束後一百年,從清廷對砲大船小「蚊子船」的偏好出發,對魚雷等新發明奇門兵器的迷戀,到抗戰時的「寧海」、「平海」艦,到後來的「飛快潛」思維,檢討檢討中國海軍長久以來「重砲輕船」的思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