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水海事歷史畫廊
淡水位於台灣北部淡水河的出海口,原名滬尾,為凱達格蘭族語演化而來。淡水曾經有西班牙人建立城堡,荷蘭人之後重建,就是今天的紅毛城。 淡水是台北艋舺與大稻埕的外港,早年尚未淤積之前可以通航數千噸之海輪,港口價值很高。由於經淡水河可直驅台北市中心,所以戰略地位也非常重要。

淡水是台灣北部著名的風景區,淡水河、觀音山、美麗的歷史建築,構成典雅浪漫的氛圍,而且靠近文化人口最多的台北市,又有捷運可達,雖然港口的功能已經大部喪失,但做為海事博物館卻有其他地方所不具備的魅力。

最適合的地點是原稅關碼頭,它的位置就在紅毛城前方,曾經是稅關與海軍的碼頭,現在是新北市政府做為文化展示空間,但與海事歷史已經脫鉤,而且使用效益低,價值感創造不出來,非常可惜。 如果能做為國家級海事博物館,原來海事歷史建築的價值可以得到彰顯,館前碼頭可停泊紀念艦艇,動線與紅毛城連成一氣,是十分理想的地點。

本畫廊先期展出與淡水海事歷史相關的11幅畫作,希望喚起政府注意,為促成國立臺灣海事博物館盡一份心力。 這些水彩插畫都是原創,由著名海事歷史研究者姚開陽先生親自繪製。





聖多明哥城
西班牙人占領台灣北部時除了基隆社寮的「聖薩爾瓦多城」,還於1628年在淡水河口修建了「聖多明哥城」。1638年西班牙人因無力防守主動撤軍並將城堡夷平。之後荷蘭人1643年於原址重新興建荷蘭式堡壘,命名為「安東尼堡」(Fort Antonio) ,就是現在俗稱的「紅毛城」,只不過當年在城臺上有一座木製的尖屋頂,現在已不存在。
當年西班牙人建造雞籠的「聖薩爾瓦多城」漢人習稱之為「大紅毛城」,滬尾的「聖多明哥城」則被稱為「小紅毛城」,但今日「大紅毛城」已經完全消失,「小紅毛城」升格成為「紅毛城」 。



淡水開放口岸
根據「南京條約」中國開放廣州、廈門、福州、寧波與上海等五個口案通商。1858年英法聯軍(又稱第二次鴉片戰爭)簽訂「天津條約」增開臺灣安平與淡水為口岸,淡水於1860年正式開港並設立海關。位於淡水河出口的北岸的 淡水其地名與鹹淡水無關而是來自原住民語之音譯,以閩南語發音的”Tamsui”現在成為淡水的正式英譯地名,淡水的另一個名稱是滬尾。淡水在清代行政區劃曾包括濁水溪以北的廣大區域,滬尾則專指淡水河出口的聚落,目前兩者已經成為同義字。
淡水並不是因為「天津條約」才開始設港,早在17世紀西班牙人與荷蘭人時代就曾在此建立城堡做為貿易據點,也有許多戎克船來往於福州之間。淡水港是以整個淡水河流域及台北為腹地,艋舺與大稻埕的貨物都要從這兒出口,在30年代以前還可以停泊海輪,商業價值相當高。淡水是通往台北的咽喉,戰略地位也很重要,是海防的重鎮。此外淡水有山海美景與東西方建築,風光明媚, 「淡水夕照」還曾是台灣八景之一。



馬偕博士抵淡水
1872年3月7日馬偕(George Leslie Mackay)攜同李庥牧師(Rev. Hugh Ritchie)、德馬太醫生(Dr. Matthew Dickson)由打狗(今高雄)搭乘英商德忌利士公司(Douglas Steamship Co.)的「海龍」輪(SS Hai Loong)途經安平港於3月9日在淡水登陸,開創了台灣北部長老教會與馬偕博士個人在台灣的歷史地位。
馬偕牧師為蘇格蘭裔加拿大籍人士,曾在加拿大、美國與英國愛丁堡受神學教育,由加拿大長老教會海外宣道會派遣來亞洲傳教。馬偕來到滬尾後除了建立教堂,還培訓台灣本地的傳道人,讓長老會本土化。他並創建牛津學堂與女學堂,在台灣的教育歷史上都是創舉。馬偕酷愛旅行傳教,在旅程當中累積經驗發現行醫施藥是最有效接近台灣人的方式,所以創建「偕醫館」後來發展成台灣著名的馬偕醫院系統。馬偕於1878年娶台灣女子張聰明,後代在台灣以「偕」為姓。所以馬偕在台灣能建立歷史地位絕不僅因為是長老會牧師,他還兼具教育家、醫學家,與台灣女婿的身份。
我們由馬偕博士的例子可以看到西方宗教信仰的力量,一個人只要有中心信念就能發揮無窮的能量,以一人當萬人,反觀當時的華人沒有宗教信仰(以西方標準台灣的傳統信仰不算宗教),渾渾噩噩,萬人都不抵一人。這使得西方社會更重視每個人的價值,而華人政權則向來都是數人頭的人海戰術,不相信個人價值當然也沒有人權的觀念。我們看當時的西方國家與大清帝國相比都是小國寡民,為何能發揮如此大的能量﹖在談大航海時代歷史時不能不去思考這個問題。



西仔反之淡水戰役
1884年10月2日孤拔在進攻基隆同時派遣副手利士比准將(Sébastien-Nicolas-Joachim Lespès)率七艘軍艦,陸戰隊600人攻打滬尾(今淡水),10月8日登陸。因守將孫開華的防守策略得當與將士用命,讓法軍無功而返,這是在清代抵抗西方列強侵略少有的勝利。是役被俘擄的法軍皆被孫開華斬首,包括”La Gailissonniere”艦派出的方丹上尉(Fontaine )。孫開華因為是湘軍出身與劉銘傳不合,淡水勝利的戰績被淹沒歸給了劉銘傳,同樣狀況的還有當時的台灣最高首長台灣道台劉敖。由於劉銘傳出身淮軍,與當時駐台清軍的主力湘軍不合,但因李鴻章當權支持劉所以最後戰功只知劉銘傳而不知其他人,但也因兩派政爭讓劉銘傳無法做到任期屆滿就離開台灣。
馬偕牧師在淡水親眼目睹戰役的發生,他開設的偕醫館曾協助救治傷兵。當法軍撤退後封鎖台灣各港口,引起民眾的排外運動,暴徒攻擊馬偕的教堂,7座被焚毀,教徒數十人殉道。事後劉銘傳賠償馬偕墨銀一萬兩重建7座教堂包括:基隆、和尚洲(今蘆洲)、八里坌(今八里)、錫口(今松山)、艋舺(今萬華)、大龍峒(今台北大稻埕)與新店。



淡水關稅務司官邸
目前著名的婚紗攝影景點「淡水小白宮」原為前清海關淡水關稅務司官邸,由海關總稅務司於1866年購買土地,1869年規劃興建,共有三座洋樓分別提供司長、秘書和部屬居住,當時淡水人稱之為「埔頂三塊厝」。1884年清法戰爭法軍艦隊進攻淡水,部屬所居住的洋樓被法艦火砲炸毀,只剩下兩棟。1895年8月5日因日本人占領台灣而移交海關業務,本官邸一併交給日人管理。戰後國府接收拆除一幢,只剩司長官邸,1996年財政部本來要拆除改建大樓,被文史工作者搶救保存,成為三級古蹟。



德忌利士航運在淡水
圖為英商德忌利士洋行(Douglas Lapraik & Co.)的輪船停泊在淡水稅關碼頭前的淡水河面。德忌利士洋行是以香港為基地經營華南航線甚久的航運公司,亦是早年航行台灣的重要外商輪船公司之一,經營有淡水、香港航線,並獨佔台灣到華南的海運市場,之後才涉入進出口代理業務,這是他與其他洋行不同的地方。但在日本佔領台灣後德忌利士被刻意排擠最後退出台灣的航運市場,德忌利士1871年在淡水建造的洋行舊址今天已經成為博物館。



台灣民主國總統唐景崧棄職由淡水逃往內陸
被推舉為台灣民主國總統,原台灣巡撫的唐景崧無心抗日,於6月4日逃出台北城在淡水搭乘德國商船「鴨打」輪(SS Arthur)號棄職逃往內陸。所謂德國商船其實是劉銘傳台灣商務局的「駕時」輪(SS Cass),因戰爭暫時懸掛德國商船旗以避免被日軍俘虜。唐景崧出走後由黑旗軍將領劉永福繼任總統。



日本淡水始政
1895年6月9日,日軍派原任基隆民政支廳長官福島安正大佐搭乘「八重山」號通報艦,率領憲兵軍官2名、下士官以及士兵57名、通譯11名來到淡水,成為首任淡水民政支廳長官。圖為「八重山」艦停泊於淡水稅關碼頭前方水域。

由於淡水有許多西方人,福島安正因為是受過多種外語訓練的情報軍官,所以被派遣來此。福島安正要緝拿盜匪維持治安、安排船隻遣送清軍回籍、掌握公共衛生控制疾病、訓練台灣巡捕等,而這些都是在17天中進行的工作。福島安正在6月25日即交卸前往台北。



淡水的驅逐艦
在日本統治時代,淡水常駐數艘驅逐艦,她們通常停泊于稅關碼頭前。當時的淡水河尚未淤淺,可容納較大型的船艦進入。



東北海軍鎮海艦訪問淡水
1932年6月,東北海軍的「鎮海」號水上飛機母艦帶著青島海校的學生來台灣的淡水與基隆訪問,由於沈鴻烈與日本的關係良好,所以得以安排這樣的航程。



淡水的最後海輪
淡水河口原來可以通海輪的,但由於河港的特性容易淤積,所以水深愈來愈淺,在1941年最後一艘載重3,000噸蜆殼石油(Shell Oil) 的油輪進入卸油後,淡水港就停止了大型海輪的進出。

蜆殼石油是英荷商亞細亞火油公司的品牌,在淡水有油槽及油管棧橋,經常有油輪從南洋載油來供應台灣市場所需,是該公司在台灣重要的據點。1941年後日本南進佔領英屬馬來亞與荷屬印尼,蜆殼石油供應中斷而停業。



淡水水上機場
1941年在淡水鼻仔頭村成立的「淡水飛行場」是全台灣唯一的民用水上飛機場,做為橫濱與曼谷之間每兩周往返一次班機的中途加油站,使用載客20人的川西飛行艇。「淡水飛行場」僅使用了八個月在1941年底因戰爭爆發航線停飛而停用,1943年被日本海軍航空隊徵用,曾遭受美軍空襲。戰爭結束後為國府空軍接收,不再做為機場使用。



北淡線鐵路
北淡線從台北出發在經過關渡後沿著淡水河抵達淡水,沿途風光明媚,曾經是著名的觀光路線,但實際上日本人在1901年興建這條鐵路時主要目的卻是為了淡水港的貨運。當時日本初佔領台灣,基隆港尚未整治完成,淡水仍是主要的港口,為了便於與台北城聯繫及大稻埕出口商品的貨運,於是興建北淡線,這是台灣第一條鐵路支線。有趣的是當年興建北淡線使用的鐵軌竟是劉銘傳鐵路被日人改線重建後所拆除的剩餘舊料。
基隆港整治後成為內台航線的主要港口,淡水港則因為河口泥沙淤淺無法進出大型船隻而逐漸沒落,北淡線鐵路也逐漸轉型為以客運為主。1916年新北投支線完成,引來大批溫泉泡湯的遊客,北淡線的觀光旅遊色彩更濃。當時曾經使用過的列車之一是Kiha 07型柴油動車組,也就是本圖出現的車型。
後來公路汽車客運逐漸發達,鐵路的重要性被取代,但搭乘火車經過淡水河畔遠眺觀音山仍然是極度浪漫的體驗,尤其在北淡線的末期曾經行駛過帶有瞭望台的木造車廂(1921年台北鐵道工廠打造,只有兩輛) 更是迷人。北淡線鐵路在1988年停止營運,將路基轉移興建台北捷運淡水線,於1997年通車。



淡水紅毛城英國領事館
中華民國雖然與英國在1950年斷交,但英國領事館卻一直存在淡水紅毛城直到1972年轉由奧大利亞及美國代管,直到1980年才由中華民國政府收回,被指定為一級古蹟。

英國早在1867年就租用紅毛城為領事館,雖然在1950年與中共建交,但在北京只有代辦處而沒有大使館,反而在沒有邦交的台灣設有領事館。英國在1972年隨美國與中共關係正常化之後才在北京設使館同時撤銷淡水的領事館。



淡水稅關碼頭之魚雷艇
淡水稅關碼頭從1945年國府海軍接收成為巡防處砲艇隊的基地,曾經駐有各式砲艇、巡防艇、魚雷艇甚至火艦支援艇,此地還是海軍基隆第三造船廠的淡水分廠,曾經在義大利技師指導下在這兒建造"SX-404"迷你潛艇即後來武昌艇隊的「海蛟」、 「海龍」艇。圖為 “PTC-32”「反攻」號魚雷艇停泊於稅關碼頭前。



蔣介石淡水登峨嵋艦
1954年5月6日蔣介石攜同蔣經國自士林官邸驅車往淡水碼頭搭小艇登上已在河口等候的「峨嵋」艦前往大陳視察。 由於與一般從基隆出發不同,當美軍顧問團發現一艘大型軍艦消失時大為緊張,可見蔣這次行動連對美國人都保密。 由於這次經驗蔣介石發現從士林官邸經基隆河到淡水登上軍艦是一條很好的逃命退路,於是在1960年春於淡水巡防處成立「海光艇隊」,納編「定海」 與「鎮海」兩艇,這支小部隊就是後來淡水水上員警隊與保七總隊的前身。



聖保羅砲艇電影在淡水拍攝
以1926年中國排外運動為背景的好萊塢電影「聖保羅砲艇」(The Sand Pebbles)於1965年開拍,由於當時大陸未對外開放,大部份場景都是來台灣取景的,其中砲艇的鏡頭都是在淡水拍攝。 這部好萊塢大投資、大卡司的電影由於劇情涉及國共合作反西方的敏感歷史,拍攝完成後竟然在台灣被禁演。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