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海事歷史畫廊
高雄原名打狗(Takao),來自原住民的發音,日本人占領台灣後以日本相同發音的地名「高雄」代替之。 高雄港原來是個潟湖,很早就有外籍船隻停泊,英國甚至把在台灣最早的領事館設在高雄港的入口哨船頭,但高雄港一直規模不大,要到日本開始籌畫南進政策才開始大肆整建,迅速超越安平與基隆成為台灣第一大港。

在太平洋戰爭時期日本還闢建左營港專做為軍港使用,但戰爭結束時仍未完全竣工,之後由國府海軍續建成為台灣最主要的軍港。此外高雄有許多造船工業,規模龐大的煉油廠也是以當年日本海軍的第六煉油廠為基礎開始的。

高雄與左營分別是台灣最大的商港與軍港,海洋文化的關聯性自然很大,可做為國家級海事博物館的選址之一。 最適合的地點應在哨船頭航道兩側,與砲台或是燈塔整合,好處是歷史氛圍濃厚,其次是納入旗津整體開發計畫,好處是可以取得展示船艦的碼頭,其他與海港無關地點譬如市區則絕對不要考慮。

本畫廊展出與高雄海事歷史相關的11幅畫作,希望喚起政府注意,為促成國立臺灣海事博物館盡一份心力。這些水彩插畫都是原創,由著名海事歷史研究者姚開陽先生親自繪製。





荷蘭艦隊進攻打狗港
荷蘭東印度公司被迫退出台灣後轉而尋求與清帝國合作,提出以荷蘭艦隊協助攻打金廈,條件是清帝國同意事後讓荷蘭繼續佔領台灣。當時鎮守廣東的尚可喜與耿繼茂急於驅逐鄭氏勢力出廈門,但清軍不擅水戰,需要荷蘭海軍支援,雖然荷蘭提出的要求非他們的權限卻擅自答應於是雙方展開合作。 1662年8月博特(Balthasar Bort)率艦隊自巴達維亞抵達福州,10月19日清荷聯軍與鄭經部隊於金門烏沙頭遭遇,荷軍先以火砲擊傷鄭軍50艘船,鄭軍突圍繞至聯軍後方擊潰晚到的清軍,清軍雖有400艘船但主帥馬得功卻因座艦遭到包圍而跳海自殺,船上300人皆陣亡,戰役結束荷軍僅1人陣亡,16人受傷。次日鄭軍先與清軍交戰並佔上風。待荷軍抵達時鄭軍懼於其優勢的火力主動放棄廈門南撤,清軍則趁荷鄭大戰與鄭軍撤退之際攻佔金門與廈門,劫掠殘殺島上居民。
之後清荷雙方產生裂痕,耿繼茂暗有所圖不願配合攻台,博特決定單獨行動於1664年1月19日從台灣打狗登陸(見圖),鄭經大驚提出割讓南澳島並交還戰俘求和,博特則堅持先取回台灣雙方談判破裂,但荷軍此時也無力拿下台灣只得於2月26日先返回巴達維亞等待。之後公司總部決定先取雞籠為基地,8月27日荷軍回到雞籠修復之前廢棄的城堡,但此時力主攻台的施琅已被調回北京閒差,而巴達維亞也認為合作之事公司耗費不貲卻一事無成,加上清廷海禁無生意可做,清荷同盟自動瓦解,荷人更在1668年主動撤出雞籠,從此完全放棄台灣。



揚武艦從打狗港哨船頭行道駛出
沈葆楨奉旨籌建的福州船政局與水師,有很大比例是為了台灣的海防,當「牡丹社事件」 事件後,大批船政水師建造的西式蒸氣動力軍艦來台駐防。連船政水師噸位與火力最強大的旗艦「揚武」 號都曾在打狗(今高雄)港駐防過。圖為「揚武」艦從打狗哨船頭航道出港。



打狗英國領事館
1858年英法聯軍簽訂「天津條約」開臺灣安平與淡水為口岸後,1863年又增加雞籠與打狗做為其外口,1861年7月首位英國駐臺灣副領事郇和(Robert Swinhoe,或譯史溫侯)在臺灣府(臺南)設立第一個辦公處,1864年打狗開港設立海關,11月英國將駐臺灣副領事館南遷至打狗,1865年2月升格為領事館,郇和升任為領事,打狗領事館成為英國駐臺灣第一個正式領事館,之後在1868年的「樟腦戰爭」發揮重要作用,「樟腦戰爭」之前的談判會議就是在此召開的 。英國駐打狗領事館在高雄港哨船頭山上的領事官邸房舍建築至今尚存,成為高雄市的觀光景點。



陸奧艦進高雄港
日本聯合艦隊1933年7月來台灣訪問的旗艦「陸奧」號戰鬥艦,正通過哨船頭行道進入高雄港內。



高雄艦進高雄港
日本聯合艦隊重巡洋艦「高雄」號正通過哨船頭行道進入高雄港內。



空母蒼龍在高雄港
日本海軍航空母艦「蒼龍」於1941年2月進駐高雄港,目的是為了準備南進行動發起時突擊菲律賓美軍克拉克基地取得制空權,因當時轟炸機隊的護航戰鬥機航程不足,需要航空母艦提前進入陣地派出艦載機護航。雖然零式戰鬥機剛剛列裝,但沒有人知道它的航程是否足夠,於是台南航空隊派出王牌飛行員阪井三郎駕駛一架零戰繞台灣飛了12個小時測試,確定其航程足以抵達克拉克基地,於是不再需要的「蒼龍」便在6月被調回本土,加入突襲珍珠港的第一航空艦隊。 「蒼龍」是唯一一艘有紀錄來到台灣的空母,由於台灣對日本來說本身就像是一艘不沉的航空母艦,所以沒有必要再派大艦前來駐防,「蒼龍」來高雄也不是為了駐防台灣而是為了菲律賓的戰事。



神州丸高雄被炸沉
「神州丸」是世界第一艘「兩棲攻擊艦」,能夠搭載大量登陸艇以多種方式施放。1945年1月3日本艦在由菲律賓途經高雄港返日本時正好遇到盟軍空襲,本船匆忙出港在左營海域躲避但仍被大批美國海軍的艦載機輪流攻擊起火,最後彈藥庫爆炸不過卻沒有沉,直到午夜才被美軍潛艇”USS Aspro”(SS-309)擊沉。 「神州丸」因為是日本陸軍所有,所以不能稱「艦」只能稱「丸」。



陳紹寬搭乘長治艦來台灣巡視
海軍總司令陳紹寬不理會蔣介石要他調派新接收的日本投降艦「長治」(原日本「宇治」號砲艦)到東北打內戰的指令,反而率領「長治」艦到剛光復的台灣巡視(當時艦長鄧兆祥)。 蔣介石對於陳紹寬的公然抗命忍耐已到極限,不但免了他的職還把海軍總司令部給撤銷了。



中海艦出高雄港
從前來往金門交通不似今日方便,無論軍民大多都得搭乘「中」字號,也就是俗稱「開口笑」的戰車登陸艦,不但速度極慢,而且還得擠在坦克艙中與物資作伴一天一夜。不過對於抽到「金馬獎」的充員戰士這還不是最難受的,當他們在高雄13號碼頭登艦傍晚開航望著哨船頭的燈塔遠去,此去大概兩年都回不了本島,女友的「兵變」才是他們心中最大的陰影。



海獅潛艇出高雄港
「海獅」號潛艇由哨船頭航道出高雄港。這艘美國海軍於二戰時期建造的潛艇與她的姊妹艦「海豹」在台灣服役即將超過80年,成為全球最老仍在役的潛艇。由於台灣幾次外購潛艇的計劃都未能實現,為避免已訓練完成的人員不至流失,兩艇被無限期保留以維持隨時可擴充的編制。



海龍潛艦與海關謀星艦在高雄港交會
「海龍」號潛艦在高雄港與海關「謀星」號緝私艦交會,她們都是在荷蘭的威爾頓 費吉諾德造船廠(Wilton Fijenoord)建造,而「謀星」 艦就是吸引荷蘭賣潛艦給台灣的附加籌碼。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