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商船歷史畫廊
商船在海事歷史中占有重要地位,也被視為輔助海軍的一環。台灣自清末開放口岸後,豐富的物產外銷吸引外國航商紛紛來台設立據點與建立航線,讓台灣一躍登上國際舞台。 我們觀察到早年甚至有普魯士、夏威夷王國等後來已經不存在國家的商船來到台灣的紀錄。

商船歷史是海事博物館展示內容的重要組成原素,可惜過去不被重視,現在由著名海事歷史研究者姚開陽先生親自繪製與台灣商船有關的插畫及文字在本畫廊展出並陸續增加中,希望為促成國立臺灣海事博物館盡一份心力。





美國胡佛總統號綠島觸礁
1937年12月美國「大來輪船公司」 (DOLLAR STEAMSHIP LINE)的「胡佛總統」號豪華郵輪(SS President Hoover)搭載503位旅客、330名船員在由神戶開往馬尼拉的途中,因在霧中誤判燈塔而於11日凌晨在台灣東岸的火燒島(今稱綠島)擱淺並被東北季風推往離岸僅100米處。日本海軍重巡洋艦「足柄」率領兩艘驅逐艦前來就助,船上的旅客與船員被當地居民協助暫時安頓在民宅,不久兩艘美國驅逐艦自菲律賓趕來,然後大來公司派出另一艘輪船將旅客接走,「胡佛總統」號則因無法拖救出險而以50萬美元售予一家日本公司就地拆解。
為了感謝綠島居民的義舉,美國國內發起募款在當地建造燈塔,這就是今天綠島燈塔的由來。



內台航路
內台航綫是指臺灣在日本統治時期專門航行于日本本土與臺灣之間的航綫,由于臺灣是日本重要的殖民地,所以非常重要,航行船隻的數量與質量都非常高。其中最豪華的大阪商船株式會社專門來往于日本門司與臺灣基隆的「高千穗丸」(圖爲日本門司港大阪商船會社前歡送「高千穗丸」的場面)。在30年代嘉農的棒球隊(KANO)就是搭乘本船赴日本比賽的。

1943年3月19日早晨本輪被美國海軍潛艇“USS Kingfish”號在彭佳嶼附近擊沉,當發現魚雷來襲時本輪曾緊急左滿舵轉彎,但已來不及被擊中船尾,緊接著另兩枚魚雷擊中船舯及船艏, 「高千穗丸」在向右側翻覆後沉沒,船客和船員罹難者共844名包括台灣留日雕塑家黃清埕,曾有電影「南方紀事」叙述這件事 。 「高千穗丸」擊沉事件對日本內台航運是個重要分野,之前仍是依照和平時代的方式單輪航行,之後都要加入戰鬥船團由軍艦護航



島內航線輪船
台灣島內高山林立,平地狹窄,並且被許多湍急的溪流分割,讓鐵公路建設工程困難,成本高昂,尤其東部地區在早年幾乎難以到達,所以海路是唯一的選擇,然而在清代沒有輪船固定航線,以傳統的戎克船繞行到東岸安全性差、速度太慢還載運量低,尤其沒有企業化經營的固定航班,讓被稱為「後山」的台灣東部始終是化外之地,在清代的官方地圖甚至空白一片,完全沒有被畫出來。
日本成立台灣後為有效控制後山,著手建立島內航線,在台灣拓殖會設下有台灣海運(高雄)、南日本汽船(台北)、開南航運(台北)等航商,輪船多艘,當時每一縣都有以該縣命名的輪船譬如「台南丸」、 「台東丸」、 「嘉義丸」、 「台北丸」、 「宜蘭丸」等。若是在東部港口尚未建設的時代就在外海用舢舨接駁,藉由這種方式日本在花蓮、台東地區建立了許多移民村,自九州一帶輸入大量的移民。



高千穗沉沒事件
「高千穗丸」是從日本門司港出發以基隆為目的地大阪商船株式會社的豪華客輪。在30年代嘉農的棒球隊(KANO)就是搭乘本船赴日本比賽的。
1943年3月19日早晨本輪被美國海軍潛艇“USS Kingfish”號在彭佳嶼附近擊沉,當發現魚雷來襲時本輪曾緊急左滿舵轉彎,但已來不及被擊中船尾,緊接著另兩枚魚雷擊中船舯及船艏, 「高千穗丸」在向右側翻覆後沉沒,船客和船員罹難者共844名包括台灣留日雕塑家黃清埕,曾有電影「南方紀事」敘述這件事 。
「高千穗丸」擊沉事件對日本內台航運是個重要分野,之前仍是依照和平時代的方式單輪航行,之後都要加入戰鬥船團由軍艦護航。



馬偕博士搭乘英商德忌利士公司海龍輪抵淡水
1872年3月7日馬偕(George Leslie Mackay)攜同李庥牧師(Rev. Hugh Ritchie)、德馬太醫生(Dr. Matthew Dickson)由打狗(今高雄)搭乘英商德忌利士公司(Douglas Steamship Co.)的「海龍」輪(SS Hai Loong)途經安平港於3月9日在淡水登陸,開創了台灣北部長老教會與馬偕博士個人在台灣的歷史地位。



德忌利士輪船在淡水
圖為英商德忌利士洋行(Douglas Lapraik & Co.)的輪船停泊在淡水稅關碼頭前的淡水河面。德忌利士洋行是以香港為基地經營華南航線甚久的航運公司,亦是早年航行台灣的重要外商輪船公司之一,經營有淡水、香港航線,並獨佔台灣到華南的海運市場,之後才涉入進出口代理業務,這是他與其他洋行不同的地方。但在日本佔領台灣後德忌利士被刻意排擠最後退出台灣的航運市場,德忌利士1871年在淡水建造的洋行舊址今天已經成為博物館。



劉銘傳搭海晏輪來台
1884年7月14日劉銘傳在中法戰爭期間自上海秘密搭乘「海晏」號輪船突破法艦隊封鎖來基隆上岸就任台灣巡撫,法國軍艦自後追殺, 倖海上大風雨未能得手。「海晏」輪屬於招商局所有,在中國近代史上曾多次出現扮演重要腳色,其中與台灣有關的事佔了大部份。



招商局海廈輪
招商局「海廈」輪在基隆港。「海廈」輪為招商局1946年購自怡和洋行的「源生」輪,本輪1923年在香港建造,排水量3,179.21噸、載貨2,609噸、載客454人,長度321呎、寬46呎、深25呎、吃水24.4呎,燃煤鍋爐主機為三聯式蒸汽機、馬力2,000匹、速率11節。 「海廈」輪由船長王俊山率領於1950年2月在香港與其它共十三艘的招商局輪船一同投共後改名「利生」,後再改「和平九號與十二號」,直到1980年才除役。



太平輪沉沒事件
1949年1月27日,「太平輪」在由上海開往基隆途中於在舟山群島海域撞上貨輪「建元輪」,兩船先後沉沒。「太平輪」上932人喪生,「建元輪」72人罹難。由於「太平輪」上有許多富商與知名人士罹難,加上船上載運珠寶黃金的傳說,所以被稱做「東方的鐵達尼號事件」 ,



漢民輪運黃金抵達基隆
1949年5月25日招商局「漢民」輪載運第四批中央銀行黃金20多萬兩悄悄抵達基隆港。由於基隆是台灣與上海最近的港口,大部份遷台的物資都是從基隆港上岸的,包括中央銀行的黃金與故宮的國寶,還有許多來自長江老舊的內河輪船將基隆港擠得水泄不通,部份只好轉往淡水河停泊並在那兒拆解。



太倉艦攔截太湖輪
民生公司一艘原泊於香港的「太湖」輪於1950年6月21日對外宣稱開往南韓離港實計畫潛返中國,不料三副向國府情報人員告密,一出港即在外伶仃洋海上被國府海軍「太倉」艦截獲押回高雄港。該輪後被國府交給海軍成為彈藥運輸艦「南湖」編號”AKL-314”。該輪的船長周曾貽被國府判處十二年徒刑, 刑滿亦不得出境,直到1988年兩岸開放後才經過香港回到上海,才到家當天就死了。



丹陽艦拿捕蘇聯油輪陶普斯號
蘇聯油輪“Taupse”號於1954年6月由中東載運航空汽油航向大陸天津港,23日經過台灣海峽時被國府海軍的「丹陽」號驅逐艦攔截押返高雄港。船上的航空汽油卸載交給軍使用,船則於1955年10月20日被海軍接收做為運油艦,命名「會稽」,編號“ 306”。船上的船員39人中有29人被遣返,10人被留置台灣幫情報局工作,其中一人上吊自殺,其餘直到1988年才獲釋離開台灣。
"Taupse”成為運油艦「會稽」後由於擔心蘇聯潛艇的攔截或攻擊,服役期間很少出海,只有沿著台灣海岸來回高雄與基隆之間運輸空軍用的航空汽油,在島內的輸油管完工後連這點功能都不再需要,所以在1965年除役。



擊沉台生輪
民國47年8月23日爆發金門炮戰,24日夜間台灣航業公司的軍租商船「台生」輪(戰車登陸艦型)於運補金門退灘時被中共魚雷艇擊中爆炸發生大火而沉沒,至少200人死亡。一旁的海軍「中海」艦在救援 「台生」輪落海傷員的同時與魚雷艇群戰鬥,至少擊沉一艘「175號」魚雷艇,但旋即被另一艘魚雷艇擊中艦尾,造成8人陣亡,12人受傷。
以非戰鬥用艦艇的戰車登陸艦與魚雷艇群鏖戰「中海」艦可說是世界海戰史上的特例。「中海」艦戰後駛往蘇比克灣整修,美軍認為沒修復價值,但國府海軍堅持所以花了很大的代價整個翻新。 「中海」艦一直服役到21世紀初才除役,艦體現在尚存,但因經過「中新計劃」重建,已經與原貌不同。



太古公司四川輪在基隆
太古公司50年代來往於香港與臺灣之間的「四川」輪大雨中在基隆港靠岸。在民航業還不發達,臺灣又相對封閉的年代,「四川」輪是臺灣對外交通的重要載具。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