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湖海事歷史畫廊
澎湖是位於台灣與大陸之間的離島,在軍事上是進攻台灣的跳板,戰略地位重要,無論是鄭成功或是施琅都是先占領澎湖才奪得台灣的,即使是1895年日軍乙未征台也是先占領澎湖之後才分兵登陸台灣。。

澎湖主要的都市是馬公,它的名稱來自於澎湖的媽祖廟「媽宮」的諧音。馬公的天后宮是台灣地區最古老的媽祖廟,起建的年代至少可以推溯至明代中葉。 馬公也是重要的海軍基地,從明代起就從福建派有水師定期駐守,並設置多所砲臺。西方勢力入侵後經常覬覦澎湖,包括荷蘭人與法國人都曾入侵甚至占領澎湖。 日本佔領台灣後擴建馬公測天島基地,成立一級單位鎮守府,到太平洋戰爭時因為南進需要才遷到高雄左營。直到今天馬公還是台灣海軍的四大基地之一。

澎湖海洋風情濃厚,海事元素豐富,也很適合做為國家級海事博物館選址的考慮,雖然離島交通部不算便利,但與旅遊度假結合,藉由博物館促進地方發展,也是不錯的選擇。 本畫廊展出與澎湖海事歷史相關的9幅畫作,希望喚起政府注意,為促成國立臺灣海事博物館盡一份心力。 這些水彩插畫都是原創,由著名海事歷史研究者姚開陽先生親自繪製。





Ilha Pescadores﹖
大航海時代西方國家的船隻來到東亞秉持「大發現」的精神將所有的陸地、島嶼、海峽全部根據他們習慣的名稱重新命名,儘管這些地方千百年來已經有當地習稱的地名 。由於西方航海發展出一套科學的系統制度,因此後世全球航海者都不得不依照西方測繪的海圖來航行,對於東亞的船員他們必須暫時忘記原來熟知的地名而使用這些拗口的西文地名,否則不免擱淺撞山。譬如「澎湖」在西方海圖叫”Pescadores”而非”Penhu”,這是一個葡萄牙文,如果是西班牙文就寫成”Piscadores”。



沈有容諭退韋麻郎
東印度公司在1602年第一次攻打澳門失敗後,於 1604年8月7日將艦隊開抵澎湖,在李錦與潘秀的引導下佔領了澎湖。司令韋麻郎(Wybrand van Warwijck)派人至福建請求互市,但明朝當時鎖國並無意與荷蘭進行貿易,福建總兵施德正聞訊後即派都司沈有容率兵船50艘搭載約2,000名士兵於 11 月 18 日駛抵澎湖馬公。沈有容於「娘媽宮」(今澎湖天后宮)會晤了韋麻郎並要求撤離。韋麻郎因兵力懸殊加上糧食告罄,只得於 12 月 15 日離開佔領了131天的澎湖轉往台灣繼續尋找新據點。這就是著名的「沈有容諭退紅毛番」,紅毛番當然不會因「諭」而退,主要是韋麻郎只有”Erasmus”與“Nassau”兩艘船,實力不濟只得撤退。事後明朝政府為表揚這件事刻了「沈有容諭退紅毛番」的石碑,由於天后宮在清法戰爭時損毀嚴重,此碑亦失去蹤影,直到1919年日治時期重修才在祭壇的地下挖掘出此碑,現仍在置於天后宮內。
澎湖天后宮號稱是台灣地區最古老的廟宇,據說建立於元代,但真正有具體證據的就是「沈有容諭退紅毛番」碑,上面明確指出會面的地點就是澎湖天后宮,而且荷蘭方面的地圖也有繪出本廟的位置。不過目前我們看到的天后宮是1919年重修時增建成為三進的形式,在「沈有容諭退韋麻郎」當時只有現在的主殿,所以本圖呈現的是1604年時的天后宮。



澎湖風櫃尾荷蘭城堡
荷蘭人在1622年圍攻澳門不成後又來到澎湖,並在今天的風櫃尾強徵當地大量勞工建造了一座城堡做為貿易據點,明軍不敵荷蘭的船堅砲利於是透過海盜李旦出面協調,1624年荷蘭人迫於明軍的壓力自行把城堡拆毀,用船將建材運到東番大員(今臺灣安平)建造了「熱蘭遮城」(Zeelandia,即安平古堡)。其實荷蘭人轉往台灣是出自明朝官員的建議,官員甚至願意派船引導荷蘭人 ,這表示當時的明朝官員並非不知道台灣,但基於怕事只要洋人離開澎湖就眼不見為淨。可見當時的朝廷並不把台灣當成是國土,所以才會有澎湖不行、台灣不管的狀況出現。當時李旦派出負責引導荷蘭人前往大員的就是鄭芝龍,鄭曾在大員幫荷蘭人工作約一年多,之後李旦去世鄭芝龍就自立門戶。



施琅與天后宮
施琅原來是鄭芝龍的手下,因鄭芝龍降清不從改投身鄭成功麾下,成為鄭身邊的重要將領。因處斬違律的標兵曾德得罪鄭成功,鄭誅殺了施琅的父親施大宣與弟弟施顯,施琅隻身逃走,為報父兄被殺之仇忿而降清,對於不懂海戰的清軍施琅的來歸如獲至寶,先後派任副將、總兵、水師提督。但施琅多次征台都因風浪無功而返,引起朝臣非議被調回北京閒差,直到鄭經繼位延平郡王內部派系鬥爭激烈,軍民離心離德,施琅認為時機成熟,被康熙任命為福建水師提督加封太子少保銜,於1683年在澎湖大破劉國軒,迫使鄭克塽投降,施琅當時已61歲高齡,以收台有功被封靖海侯世襲罔替。施琅感謝媽祖之助,奏請康熙將媽祖由原來的「天妃」加封為「天后」並在台灣推廣,取代了原來傳統信奉的海神「玄天上帝」,這也是根除鄭氏影響力的手段之一。
攻台戰役雖圓滿達成,但是當時朝廷對於台灣的態度卻分為兩派,一派主張要人不要島,所有居民內遷讓台灣回復為無主狀態,施琅則是據理力爭說明台灣的重要性,最後康熙同意施琅的意見,將台灣納入福建省管轄,福建巡撫在台閩兩地輪流駐點,直到1884年才獨立建省由劉銘傳擔任首任巡撫。



唐山過黑水溝
台灣納入大清版圖後雖然清廷解除對台的海禁令,但是仍有相當多的限制,台灣雖然納入福建省,但福建省民來台仍然必須取得許可,而且不得攜帶家眷,這是延續荷蘭統治時期的政策。最初由於施琅偏袒泉州同鄉而排斥粵籍移民,指稱它們都是海盜,以至於後來清廷改變施琅做法時,廣東客家移民來台已經沒有平地的空間而只能往山地偏遠地區發展。由於台灣天高皇帝遠,官方在管理不同族群移民時也沿用荷蘭分化的辦法以避免同鄉聚眾叛亂,但這也種下台灣族群械鬥不斷的遠因。
由於官方許可的人數很少,更多的移民仍採偷渡方式。當時自閩粵沿海搭乘偷渡人蛇安排的船來台灣風險很高,一方面因為多年海禁大船都被官方焚毀,只剩很小很破爛的船隻,在跨越台灣海峽黑水溝時很容易遭遇風浪而沉沒,另一方面人蛇為了避免被官方緝捕通常選擇夜晚偷偷出航,在船還沒到達岸邊就催促偷渡客下船自行涉水登岸,很多人就淹死在途中,加上聽說台灣還有原住民出草,所謂的 :「六死、三留、一回頭」,留下來的只有三成。還說 :「過番剩一半,過臺灣無得看」。「過番」就是去南洋,當時認為去台灣的風險甚至還超過去南洋。
由於不能攜眷,造成「只有唐山公、沒有唐山嬤」的後果。當時台灣原住民是母系社會,這些被稱做「羅漢腳」的單身男性移民紛紛以入贅方式成為原住民平埔族家庭的女婿。這樣好處很多,不但有了老婆與後代,還有了土地。然而漢人宗族觀念很重,明明是入贅,卻自行搞個祖宗牌位,原住民不知其嚴重性,幾代之後竟變成漢人家族,這就是台灣平埔族被消滅的原因,所謂消滅不是不存在,而是今天絕大部份閩南人家庭本來都應該是平埔族。有一點可以證明,我們今天到廈門可以發現所有人的長像有其共同性,但在台灣閩南社會不同家族長相差異頗大,共同性非常不明顯。



將軍一號沉船
「將軍一號」是在澎湖海域最早發現的古沉船,它是大約在乾隆時代由福州裝載建材與陶瓷器商品開往澎湖或台灣進行貿易的平底船,在澎湖大塭礁附近遇大風觸礁沉沒。1995年初步由當地漁民黃加進發現,之後由國立歷史博物館初步打撈,現已根據水下文化資產法暫時現地保護。



孤拔病死澎湖
1885年3月9日為了封鎖臺灣海峽與中國東南沿海,法國遠東艦隊司令孤拔於3月31日自基隆移師佔領澎湖,到了6月11日孤拔就在停泊于澎湖馬公灣內的旗艦”Bayard”號裝甲巡洋艦上因赤痢造成貧血而去世,恰巧在「中法新約」(Treaty of Tientsin)簽訂的兩天后,圖為僚艦正在發射悼喪禮炮。 由於孤拔在1894年8月清法馬江海戰中全殲船政水師,中國人恨之入骨,所以聽到孤拔的死訊後各種關於孤拔是被中方炮擊傷重不治死亡的傳言紛起。其實法國艦隊在馬公灣內停泊了3個月完全沒有戰事,所以不可能因炮戰受傷,倒是當時澎湖瘟疫流行,法軍官兵因熱病而死者竟多達997人,最後孤拔也一病不起。之後”Bayard”艦載著孤拔的遺體於8月25日回到法國,8月28日在巴黎舉行國葬。在澎湖馬公至今尚留有孤拔的衣冠塚。



廣丙艦澎湖觸礁
「廣丙」舊稱獵艦(即魚雷巡洋艦),鋼肋木質,為福州船政局之第32號艦於1891年4月11日完工下水,每艘造價20萬兩。艦身長262.5呎、寬30.5呎、艙深18.8呎,吃水13.5呎,排水量1,0300噸。 三座鍋爐兩部往復式蒸汽主機馬力2,400匹雙軸推進,航速17節,乘員110人,管帶為守備階。裝備三門12公分砲、四門三磅(47mm)砲,四支18吋魚雷發射管。

兩艦為中日甲午戰爭時廣東艦隊支援北洋三艘艦艇之一, 當時艦長程璧光。「廣丙」於1895年2月17日在威海衛港與其他清艦同時向日軍投降。「廣丙」投降後以原艦名加入日軍艦隊服役並曾參與日本接收臺、澎。1895年12月21日「廣丙」艦前往澎湖島群搜查藏匿的敗兵巨魁林廷程觸礁沉沒,船上160人中有37人失蹤,當時在澎湖及日本廣島均曾立有紀念碑。



松島艦沉沒
1908年海軍兵學校第35期學生搭乘「松島」艦結束遠洋實習回到台灣澎湖馬公港碇泊,4月30日凌晨因彈藥庫爆炸沉入海底,350名艦員及學生中有220多人死亡,包括艦長矢代由徳大佐。事件發生後日本人在馬公設立「松島紀念館」及慰靈碑,部分遺跡至今尚存。



測天艦在澎湖
日本海軍常駐澎湖馬公的佈雷艦「測天」號。「測天」是少數日本軍艦中以台灣地名來命名的,馬公軍港的所在地就是測天島 。



海閩輪碰沉伏波艦
剛自英國接收的「伏波」艦於1947年3月19日由馬尾駛往台灣深夜在澎湖外海的龜嶼被招商局由廈門駛往上海的「海閩」輪自艦尾追撞,「伏波」艦迅即下沉,全艦除輪機官焦德孝上尉一人獲救外,艦長姜瑜以下130餘人喪生,還包含18名海軍官校在艦上見習的學生。
在海事法庭審理的時候上海軍區司令方瑩少將突然開砲,對媒體痛批陸軍出身的海軍代總司令桂永清外行領導內行而且搞派系鬥爭,撤換當初在英國接艦的閩籍艦長與半數官兵,讓一船沒有經驗的新手出航終於釀成事故。
方瑩批完桂就打報告退伍,但還留在海軍的馬尾海校軍官就遭殃了,惱羞成怒的桂永清從此開始不分青紅皂白整肅所有閩系官兵,造成海軍白色恐怖事件,也為1949年大叛艦埋下伏筆。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