郵輪港、主題體驗與博物館

配合海洋主題旅遊產業的興起與港埠再生應用的趨勢,目前最熱門的標的應該就是郵輪港了,台灣的基隆也以此做為市政發展的重要遠景,原計劃利用西二、西三倉庫都更改建來做為旅客中心,在兩倉庫因被列爲文資而保留後仍有相關的計劃存在。

其實郵輪港最重要的不是旅客中心大樓而是遊客來要幹什麼?遊客不會因旅客中心蓋的美侖美奐而來(在台灣公部門蓋的大概也很難優到那裡去),如果基隆沒有吸引他的地方,要嘛被直接拉到台北故宮、要嘛留在船上吃免費的大餐,兩者結果都一樣,錢不會落在當地,雖然郵輪客的含金量很高,但對基隆都等於是過路財神,最後所有建設的投資都打了水漂而不能回收。

基隆有什麼讓人想來的理由?庸俗的市容?醜陋的天際線?混亂的交通?這些看來都已經沒救了。也不要再提廟口夜市,那個能有什麼含金量?如果都沒有,搞郵輪港對基隆有什麼好處?

說到這兒,讓我來提一個郵輪旅遊的經典案例幫助說明:「迪士尼郵輪”Disney Dream”號的巴哈馬之旅」。大家都知道迪士尼郵輪的船上就等於是一個迪士尼酒店加小型主題樂園,但郵輪設計與經營是另一個議題,我們以後會再專文討論,今天要談的是巴哈馬的拿騷港,也就是與本文主題:「郵輪港」有關的事情。

拿騷在加勒比海英屬巴哈馬群島,迪士尼郵輪每一航次從美國奧蘭多出發都會停靠一個白天。拿騷港不大,但隨時都有四、五艘大型郵輪停靠,旅客近萬人,可謂重要的郵輪港,可是拿騷卻「沒有旅客中心大廈」,碼頭邊只有一幢不大的舊建築(下圖碼頭轉角處黃色綠屋頂,中央有個尖塔的二層樓建築)裡面空空的,做為過道的功能而已。因為入出境與安檢的事情在船上就可以辦了,有沒有旅客中心大廈根本無關宏旨。

拿騷港口所在的舊市區其實不大,建築也很陳舊簡單,遊客為什麼要來拿騷?理由當然不會是單一的,不過有一個重點倒是很明確,那就是「海盜」!咦?海盜不是國際公敵嗎?怎能拿來當成旅遊主題呢?如果台灣的公部門還是這種觀念,那麼我們現在就敲鐘下課沒辦法談下去了。

海盜成為娛樂休閒主題得從迪士尼講起。迪士尼樂園裡面本來就有海盜主題項目,後來衍生成電影加勒比海盜(正常狀況是先有電影才有主題樂園項目,加勒比海盜的逆向操作是很罕見的)。所以迪士尼郵輪上就有許多海盜主題,到了拿騷港上岸也延續了這個主題,拿騷甚至還有個做的還不錯的「海盜博物館」!

說到這兒您大概就知道迪士尼郵輪與巴哈馬拿騷所構成的主題旅遊架構了。這邊還有一個問題,海盜不是只有在拿騷,加勒比海其他地方的海盜題材可能更多,但這就是我常講的,有沒有祖宗遺產不重要,會操作更重要,沒有還可以用搶的。事實上若不是迪士尼的操作能力,加勒比海盜今天那算的上咖?

郵輪港能否成立關鍵在郵輪公司的政策與態度而非港市本身,但最後都還是回歸到遊客市場的選擇。那麼我們還有什麼主題是可以吸引國際郵輪客的?這需要地方文史專家與主題娛樂專業創意人員共同的努力。

我們能否把基隆的歷史景點與故事串聯起來加以包裝,以此為基礎設立一個海洋主題故事館兼做旅客中心而不只是單一功能的入境大廳?主題應該涵蓋西方譬如西班牙人與荷蘭人,也不排除台灣的海盜故事,如此才會有國際市場吸引力,但絕不是觀光局那種美景攝影堆砌的宣傳方式,更不是黃色小鴨這種臨時移植的短線炒作。美景各地都有,小鴨遊走世界,能讓遊客非來不可的理由只會是故事,只有這個地方才有的故事。

主題故事要在郵輪上就開始鋪墊譬如演劇或展示,而且從博物館到各景點(譬如各砲台)要直接串連行程,讓遊客帶著故事的想象又有方便的安排,一氣呵成,才能把人留在基隆,進而帶來餐飲購物的營收,如此郵輪客的含金量才是真實存在,而這些與興建旅客中心一點關係都沒有,所以也絕對不是建築師的專業。

可惜的是台灣的政府什麼事都先想到蓋房子,因為這樣消化預算最快、「政績」實現最快、剪綵最快,但最沒有用,可是政客的本能必然導向如此,唯有選民覺醒透過選票來防止這種事情的發生。我們必須瞭解,如果沒有吸引人的主題,所謂郵輪港就沒有根,終將曇花一現而成為蚊子港。
(作者:姚開陽)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