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籌設海事博物館的探討之三

台灣的博物館產業(其他策展設計相關產業也都類似)有一種現象,喜歡一家公司統包所有的事情,不管他是否具有全部的專業。可能因為台灣的市場太小,標案金額更是低得離譜,一家吃都不夠了,根本不會想要尋求外部專業資源,是典型的「紅海」思維。

在大陸就不一樣了,由於標案的規模都很大,很少一家公司能夠具備從頭到尾的專業,業主也不放心讓風險這樣集中,所以大陸的項目大部份是多家聯合承攬,不同專業有不同的廠商負責,可以說是一種競合的形式,比較屬於「藍海」的概念。

台灣的博物館或展覽項目的開始往往不是從展示內容而是建築。先是建築師比圖,再招營建工程標,預算超過70%都花在蓋房子上面,只有30%不到才是「牛肉」:展示內容與營運。這種作法造成政府文化預算嚴重的排擠,表面有那麼多的錢花在文化建設上面,其實都花在蓋一幢幢沒有用的蚊子館。

這個問題我們已批評多次,這兒不再重複,今天我們想談的是因此所引起的另一個問題。我們前面講過台灣的廠商都喜歡一家想從頭吃到尾,如果項目都是由建築開始,那麼最先開始的建築師就可能越俎代庖,把本來不是他專業的事情也一併給決定了。

一個博物館或展示館應該是先由主題開始,接著是內容、展示手段與技術、動線與人流,這些決定了,建築設計才有依據。但在台灣卻是倒過來做,先設計建築,當建築師提出設計圖時根本還沒有主題、內容、展示手段、動線等,那麼業主是根據什麼來決定這個建築圖到底合不合用﹖還是這只是建築師個人的偏好而已﹖

如果建築師提出的是很形式主義的設計,事實上主題就已經被他框定了,而這個主題根本沒有經過充份的演繹辯證,等到佈展時要嘛削足適履倒因為果,要嘛各行其是雙頭馬車,都不是正常的做法。

主題演繹與內容設計、展示手段與技術、動線與人流規劃這些都是很專業的事情,但是許多建築師都想要一手通包,事實上這些真的不是他們的專業。我實際遇過的問題舉例如下:

現代展館大量用到多媒體投影,所以需要封閉的空間使用人工照明,但許多建築師喜歡在外牆大量採用玻璃幃幕以求其通透,這就讓外部的自然光對展示室內造成光害。結果是再花更多的錢把玻璃帷幕遮起來,就造成雙重的浪費。

有些展館的建築表面看起來量體很大,實際內部展示空間嚴重不足,因為空間都花在挑空、迴廊、樓梯,或特殊造型產生的畸零空間等。流量需求也常與建築設計矛盾,譬如上大下小的造型就必然造成人流愈往下愈瓶頸的問題。

許多建築師對於多媒體投影的規劃常常想當然爾,等到實際佈展時才發現投影距離不夠,或必須花大錢訂製特殊鏡頭,這些都對業主造成無謂的浪費。甚至有些特殊造型的建築只是為了造型,譬如一顆巨大的球讓人以為是球幕影院,結果卻只是觀眾席,看的還是一般的平幕。花了天文數字的錢,得到的是普通的電影院,還加上很難布局與處理建築聲學的觀眾席,就不知所為何來了。

回到海事博物館的範圍。我發現建築師如果設計海洋相關項目多喜歡模擬船的造型,但卻掌握不到船的精神,譬如船的樓地板高度比陸地房屋要矮,五層甲板只等於三層樓房的高度,如果照陸地樓房的高度設計,整個比例就顯得很怪異。更不用說運用主桅、張纜、煙囪、艦橋、旗桿、…..等元素的能力。其實海洋相關項目模擬船的造型根本就是膝蓋式思維,海洋文化還有更深的層次,不應該是這麼的刻板直白。

我看過金門中海艦博物館(現已改名叫什麼運補園區)的方案可以做為討論的範例。方案中把中海艦體抬高到比地面還要高,這非常奇怪,一般展示艦如果不保持浮體狀態,多半用水泥封死,考究一點可在艦體四周做淺的水池模擬艦仍浮在水面的錯覺。戰車登陸艦(LST)由於可以搶灘,直接置放在地面上也算合理。但無論如何都不會有抬高1米的情況,除非被海嘯打上山。

其次在入口處做了一個大門框說是造船廠或碼頭龍門吊的概念,這個又讓人莫名所以。戰車登陸艦的特點就是不需任何港口碼頭輔助設施就可以搶灘裝卸,龍門吊出現的意義何在﹖豈不浪費錢又減損了中海艦的特色﹖中海艦上方會出現龍門吊難道是模擬當年八二三炮戰重傷駛往蘇比克灣修復的往事﹖但,有人把紀念銅像塑成是躺在擔架或坐在輪椅上的造型嗎﹖

中海艦的方案是一家工程顧問公司做的,我看他們完全沒有聘請海洋文化專業的顧問就自以為是悶著頭搞,而且明顯是想一家獨攬。其實在台灣就算聘請顧問也不代表什麼,因為我就當過這種顧問,他們只是為了應付招標而已,並不是真的想要把事情做好。

台灣這種吃獨食的心態不改變,海事博物館不可能做的好。 (作者:姚開陽)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