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籌設海事博物館的探討之一

在台灣無論故宮、科博館、科工館、海生館、海科館都統稱為博物館,在中國大陸則區分為博物館與科技館兩大類別,主要差異在科技館沒有文物、基本上不涉歷史文化,並且以科普教育為主,以此標準台灣的科工館與海科館應屬科技館範疇,以技術工具性思考出發,文化只是陪襯,但是我們理想中的海事博物館則必須是重視歷史與文化,有文物,道道地地的博物館,才不至於與科技館混淆。因此我們提出當今的基隆國立海洋科技博物館不等於海事博物館,不能因海科館的存在而否定海事博物館的必要性。

台灣所有的文化建設無論是博物館、演藝中心、文創園區大多以建築先行,建築及營造瓜分了預算的四分之三,剩下的四分之一才是真正買牛肉(展示內容)的錢。而且建築先行就造成建築師越俎代庖決定展示布局、型式、動線甚至主題,而這並非建築師的專業,等到建築完成時要不削足適履,要不再花大錢改造,甚至因預算排擠造成內容單薄、手法簡陋、不吸引人,最後成為蚊子館。我們提出先期作業就是希望改變此一陋規,讓已經十分有限的文化預算真正用在文化上面。

台灣的博物館喜歡科技掛帥,追求大量多媒體,問題是:第一、多媒體是手段而非目地,只宜用在非用不可之處,過多就形成浮濫,造成審美疲乏,而且型式決定內容根本是本末倒置。第二、多媒體只能用在封閉黑暗空間,造成整館一路摸黑到底,不是很理想的參觀經驗。第三、台灣也沒有足夠的預算去建置真正的專業系統,更沒有考慮事後維持經費的龐大,有限經費再稀釋的結果就是展示品質不良甚至根本停擺。

海事博物館最理想的位置是在碼頭前,如此就可在館前停泊展示船艦。由於產業的變化目前台灣的港口閒置碼頭甚多,舊的碼頭倉庫建築改裝做為海事博物館就可省下大筆建築經費,避免了前述的問題。我們認為基隆西二、西三碼頭最為適當,目前保存計畫做為文創空間之用,但觀察過去經驗效益一定甚低,不如將上層空間做為海事博物館之用,下層招商做為海商主題shopping mall的「洋貨倉庫」,租金做為海事博物館的維持經費,兩者主題一致似為一體,卻能產生自給自足之效,如此最有效益。

還可與陽明海洋文化藝術館合併規劃,增加展示空間並連結古蹟建築成為文化廊道,沿線碼頭船席清空停泊多艘可供參觀的紀念船艦,並整合現小船碼頭做為體驗出海的遊艇碼頭(先決條件是碼頭前醜陋的停車場建築必須拆除)。如此與基隆新火車站連成一氣,基隆市的門面就光鮮亮麗,但又保留了早年港市的浪漫氛圍,這才是注重海洋文化應有的做法,否則不免浪費此一主題性強烈的寶貴空間做低效益運用,那才真是焚琴煮鶴。


台灣海事博物館另一個適合的地點是台南的安平港,由於有荷蘭的歷史因素,加上現成的「德陽」號紀念艦,而且可用的臨水空間似乎比基隆多,唯一的問題是沒有現成的建築可用。 之前水景公園那塊地本來要BOT,如果能使用或可興建一座模仿熱蘭遮城的建築,建議是博物館與shopping mall共構的商業綜合體比較有效益,德陽艦最好能移泊成為博物館的展示艦。

其實還有一個不錯的地點是淡水的原稅關碼頭,也就是在紅毛城前方臨淡水河,有幾座小型倉庫建築的地方,現在被新北市政府收回作文創展示之用,但與海事歷史已經脫鉤,而且使用效益低,主題價值感創造不出來,殊為可惜。 這個碼頭從清末開始就承載了許多歷史事件包括馬偕上岸、清法戰爭、唐景崧潛逃、日治到國府時代的海軍碼頭,有各式艦艇進駐與國外艦艇造訪紀錄,這些在今天新北市的整治後似乎一切都不存在,只剩下一些與歷史無關,莫名其妙的裝置藝術,甚至破壞了原來的整體海事氛圍。 這個地方如果能做為國家級海事博物館的場地,原來建築的海事歷史價值就可以得到彰顯,館前碼頭可停泊紀念艦艇,動線與紅毛城連成一氣,加上靠近文化消費力最強的台北市,又有捷運可抵,是十分理想的地點。 (作者:姚開陽)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