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海軍史畫廊
國府海軍自大陸撤出後最初以在閩浙海域的島嶼攻防戰為主,之後是運補金門馬祖等外島及運送特務突襲大陸沿岸,除了八二三金門砲戰外其餘大部份的戰鬥都是發生在島嶼沿岸的單艦遭遇戰,與傳統意義上的海戰已經不同。

早年中共缺乏海軍大型艦艇裝備與操作能力,只好走「飛、潛、快」的捷徑,並配合裝備特性開發出高速砲艇掃射艙面壓制敵火,掩護魚雷艇進入射雷擊沉敵大艦的戰術,但國府海軍卻沒有警覺。 1965年蔣介石意圖利用中共文革動亂發動「國光計畫」反攻大陸,但當年三次海戰失利,國府海軍損失三艘軍艦及數百名官兵,原來掌握的制海權已逐漸流失,蔣介石反攻大陸的夢想幻滅。

海軍是海事博物館展示極為重要的一個門類,姚開陽先生是這方面的權威,「台灣海軍史畫廊」中所有的水彩插畫也都是由他親自創作的。





二二八事變中的基隆港
1947年台灣爆發「二二八事變」,這是戰後國民政府行政機器失控的開端。由於戰爭的破壞加上與共軍的內戰讓復員困難民生凋敝,更由於接收的不當民怨四起,所有矛頭都指向國民政府。海軍官兵大多有在英美先進國家生活的經驗,對於這種矛盾有更強列的感受。
「二二八事變」當時基隆港內的軍艦只有戰車登陸艦「中權」號一艘,她是載運海軍官校學生實習來到台灣的。事變發生後海軍緊急調派「太康」號護航驅逐艦、「中海」號戰車登陸艦、「伏波」號巡邏艦及兩艘中型登陸艦「美頌」、「美樂」來基。但「伏波」艦在途中被撞沉,兩艘「美」字號來不及趕到,所以「二二八事變」在基隆的艦艇只有三艘。這些海軍官兵近距離目睹了民變,在思想上一定產生強烈的衝擊,對後來1949年的叛艦不無影響。



海閩輪碰沉伏波艦
剛自英國接收的「伏波」艦於1947年3月19日由馬尾駛往台灣深夜在澎湖外海的龜嶼被招商局由廈門駛往上海的「海閩」輪自艦尾追撞,「伏波」艦迅即下沉,全艦除輪機官焦德孝上尉一人獲救外,艦長姜瑜以下130餘人喪生,還包含18名海軍官校在艦上見習的學生。
在海事法庭審理的時候上海軍區司令方瑩少將突然開砲,對媒體痛批陸軍出身的海軍代總司令桂永清外行領導內行而且搞派系鬥爭,撤換當初在英國接艦的閩籍艦長與半數官兵,讓一船沒有經驗的新手出航終於釀成事故。
方瑩批完桂就打報告退伍,但還留在海軍的馬尾海校軍官就遭殃了,惱羞成怒的桂永清從此開始不分青紅皂白整肅所有閩系官兵,造成海軍白色恐怖事件,也為1949年大叛艦埋下伏筆。



海星艦自上海中央銀行運黃金
海關「海星」艦曾在1948年12月1日奉派擔任搬運中央銀行黃金80噸及銀元120噸由上海到基隆的任務,這是四次運金行動的第一次。這批黃金與銀元原存在上海外灘中國銀行大樓地下室的金庫,中國銀行由於地利之便只要把外灘中山路兩端封鎖就可將黃金神不知鬼不覺的直接跨過街搬上停泊在銀行前碼頭的船艦。但人算不如天算,一個在隔壁華懋酒店(今和平飯店)發稿的路透社記者由高處俯看到這一幕,並由挑夫沉重的感覺推估是黃金,當即透過電報發稿到倫敦,第二天全世界都知道國府暗中將黃金轉往臺灣,上海的金融信心立即崩盤,民眾開始擠兌。



中英艦隊長江口對峙
1949年11月24日英國皇家海軍遠東艦隊驅逐隊由隊長傑上校(Captain ADH Jay)率領包括旗艦"HMS Black Swan"、"HMS St.Brides bay"、"HMS Gardigan bay"與 "HMS Mounts bay"等四艘驅逐艦,共同護航由香港開往上海七艘分屬英商怡和洋行(Jardine Matheson & Co )與篢賜洋行(Eric Moller & Co.)的貨船, 在長江入口處遇上國府海軍第一艦隊由司令劉廣凱率領的「太康」、「太平」、「太和」與「永泰」四艦。 雙方對峙數天,其間美國Isbrandtsen公司的 「富蘭克林」號(SS Sir John Franklin)想趁隙溜入長江,被國府海軍發砲擊中。英國海軍看到美國船的下場知道國府海軍是玩真的,趕快鳴金收兵, 各商船只好心不甘情不願地調頭回香港。



太平艦被擊沉
「太平」艦原為美國海軍”USS Decker”號護航驅逐艦,為戰後美援「八艦」之一。 1954年11月14日晨本艦在東磯列島附近被中共海軍第31魚雷快艇隊的四艘P4型快艇以魚雷偷襲擊中艦艏左側,副長宋季晃中校以下官兵29人當場死亡。
「太平」艦中雷時並未當場沉沒而是在由「太和」艦拖帶回大陳途中因艙壁經不起水壓而破裂進水而於0715沉沒於大陳島東方15海浬處,此為以魚雷艇擊沉大型軍艦之首例。
由於在大陳被擊沉的「太平」艦編號”22”、「中權」艦編號”202”、「靈江」艦編號”103”,剛好數字相加都等於”4”,於是當時的海軍總司令梁序昭就下令以後軍艦編號數字相加都不可以等於”4”,這個規定延續到今天仍然被遵循。



中權艦被空襲擊毀
1952年國共之間進行浙海外島攻防戰,國府海軍艦艇戰損嚴重駛回基隆修理既費時又危險,所以將一艘戰車登陸艦「中權」改裝為修理艦重新命名為「衡山」並 賦予勤務艦艇的編號“ARL-335”長期駐泊戰地就近支援維修。 1955年1月10日中午中共空11師與20師的TU-2轟炸機空襲大陳,「衡山」艦 中彈三枚,一旁的新「中權」(頂替原名)卻被炸焚毀,後「衡山」又回復「中權」艦名但編號改為”LST-221”,所以後世常將此二艦混淆。



太倉艦攔截太湖輪
民生公司一艘原泊於香港的「太湖」輪於1950年6月21日對外宣稱開往南韓離港實計畫潛返中國,不料三副向國府情報人員告密,一出港即在外伶仃洋海上被國府海軍「太倉」艦截獲押回高雄港。該輪後被國府交給海軍成為彈藥運輸艦「南湖」編號”AKL-314”。該輪的船長周曾貽被國府判處十二年徒刑, 刑滿亦不得出境,直到1988年兩岸開放後才經過香港回到上海,才到家當天就死了。



丹陽艦拿捕蘇聯油輪陶普斯號
蘇聯油輪“Taupse”號於1954年6月由中東載運航空汽油航向大陸天津港,23日經過台灣海峽時被國府海軍的「丹陽」號驅逐艦攔截押返高雄港。船上的航空汽油卸載交給軍使用,船則於1955年10月20日被海軍接收做為運油艦,命名「會稽」,編號“ 306”。船上的船員39人中有29人被遣返,10人被留置台灣幫情報局工作,其中一人上吊自殺,其餘直到1988年才獲釋離開台灣。
"Taupse”成為運油艦「會稽」後由於擔心蘇聯潛艇的攔截或攻擊,服役期間很少出海,只有沿著台灣海岸來回高雄與基隆之間運輸空軍用的航空汽油,在島內的輸油管完工後連這點功能都不再需要,所以在1965年除役。




永豐艦佈雷擱淺
為了更有效達成關閉效果,海軍在1950年將一艘鐵殼掃雷艦「永豐」改裝為佈雷艦對大陸港口實施佈雷行動。當年10月9日赴汕頭港執行佈雷任務時因沒有經驗,船衝進沙灘擱淺而後方卻是自己先前所佈放的水雷,竟被困死在中共的門前,幸好水雷剛施放有備炸的緩衝時間,「永豐」艦方得以冒險倒車退出,否則等於自動送上門來的俘虜。



蔣介石淡水登峨嵋艦
1954年5月6日蔣介石攜同蔣經國自士林官邸驅車往淡水碼頭搭小艇登上已在河口等候的「峨嵋」艦前往大陳視察。 由於與一般從基隆出發不同,當美軍顧問團發現一艘大型軍艦消失時大為緊張,可見蔣這次行動連對美國人都保密。 由於這次經驗蔣介石發現從士林官邸經基隆河到淡水登上軍艦是一條很好的逃命退路,於是在1960年春於淡水巡防處成立「海光艇隊」,納編「定海」 與「鎮海」兩艇,這支小部隊就是後來淡水水上員警隊與保七總隊的前身。



海上反共救國軍
在浙閩沿海的戰鬥中有一支非正式的海軍部隊,就是「東海部隊」的海上巡艇總隊,駐守在閩江口,該部撤銷後海上兵力曾改組為「反共救國軍海上支隊」,並被美國中央情報局運用 載運特工與突襲大陸。該部的艦艇多為漁船民船或廢舊警艇改裝,部份為突襲大陸奪得,來源龐雜,並依據大小分為「江、海、洋」三級共有十多艘,譬如上圖最靠近的是「安江」 號,後方是「海堡」 號,再後方的是「大西洋」 號。



楚觀艦在基隆
經過清末、民國、抗戰的漫長服役歲月,「楚觀」艦最終來到台灣,還獲配”75”的舷號。圖為二戰美軍形式舷號塗裝的「楚觀」艦在50年代初期進入基隆港,當時港內充滿自大陸撤退來台的老舊船艦。



逸仙艦在基隆
「逸仙」是上海江南造船所於1931年所建造的巡洋艦,抗戰時被日軍俘虜改名「阿多田」,戰後回歸,曾參加過國共內戰,在1950年實施艦艏編號後獲頒“78”舷號,最後在台灣除役拆解 。圖為「逸仙」艦在基隆港內迴旋準備出港,當時海軍艦隊官兵對「逸仙」艦最深刻的印象就是她有兩支碩大的煙囪,只要一開動冒出濃密的黑煙煤屑就汙染了整個港區船艦的甲板。




信陽艦在基隆
常駐基隆港的「信陽」軍艦是日本戰後賠償的「改松級」(或稱「橘級」)驅逐艦「初梅」。「信陽」原編號”15”,後降級為巡邏艦改為”82”號。本艦雖然是戰爭末期應急製造,但融合了太平洋戰爭的經驗,所以更加實用,性能也不錯,在除役前尚能跑超過20節。有一次在基隆港靠岸因速度太快失控,一頭撞上岸壁當場把碼頭碰墊撞斷,「信陽」艦卻毫髮無傷。



擊沉台生輪
民國47年8月23日爆發金門炮戰,24日夜間台灣航業公司的軍租商船「台生」輪(戰車登陸艦型)於運補金門退灘時被中共魚雷艇擊中爆炸發生大火而沉沒,至少200人死亡。一旁的海軍「中海」艦在救援 「台生」輪落海傷員的同時與魚雷艇群戰鬥,至少擊沉一艘「175號」魚雷艇,但旋即被另一艘魚雷艇擊中艦尾,造成8人陣亡,12人受傷。
以非戰鬥用艦艇的戰車登陸艦與魚雷艇群鏖戰「中海」艦可說是世界海戰史上的特例。「中海」艦戰後駛往蘇比克灣整修,美軍認為沒修復價值,但國府海軍堅持所以花了很大的代價整個翻新。 「中海」艦一直服役到21世紀初才除役,艦體現在尚存,但因經過「中新計劃」重建,已經與原貌不同。



沱江艦九二海戰
1958年9月2日夜間巡邏艦「維源」與驅潛艦「沱江」護航中型登陸艦「美堅」艦運補金門被6艘共軍魚雷艇突襲,激戰後共軍兩艇沉沒。在回程「沱江」再遭共軍3艘「 55甲型」 炮艇圍攻,激戰中「沱江」擊傷兩艘砲艇,本身亦受重創,10人死亡、29人受傷,艦艏下沉,被拖回澎湖後解體。本役為八二三砲戰海戰中最著名的一役,蔣介石親頒虎旗,艦長劉溢川少校因功後昇至中將退伍。
1959年接收的最後一艘PC艦原計劃要命名為「渠江」(編號“PC-125”) ,為紀念九二海戰改名「沱江」,這是第二代,至於現在龍德造船廠建造的雙體飛彈巡邏艦則是第三代「沱江」。



美樂艦被擊毀在料羅灣灘頭
1958年9月8日金門砲戰期間,編號為"242"的中型登陸艦(LSM)「美樂」執行「閃電計劃」運補任務在金門灘頭卸載時,被共軍砲火擊中所裝載之油料及彈藥引起猛烈爆艦體斷裂成兩截而全燬,官兵死傷11人,「美樂」的艦名後來由1962年移交的一艘新LSM艦繼承,編號則為"256"。



轟雷計劃
1958年的823金門炮戰,美軍緊急借調6門M-55型8吋自走榴彈砲以加強反擊火力,為了將這些重裝備在共軍的砲火下運上金門設計了縝密的「轟雷計劃」,9月18日晚由三艘國軍的「合」字號LCU通用登陸艇每艘裝載一門,由美國的船塢登陸艦“LSD-17 Catamount”號搭載自澎湖出航在離料羅灣3海浬外登陸艇駛出母艦開始搶灘,整個行動還配合各種欺敵計劃,分三次運完進入陣地,9月26日開始第一次砲擊,終於扭轉了金門砲兵火力的劣勢。



美國海軍重巡洋艦USS Helena在八二三炮戰時的金門外海
在美國與臺灣簽訂協防條約之後第七艦隊開進臺灣海峽巡弋,一方面保護蔣介石政權不被中國大陸跨海武力解放,另一方面也限制了蔣介石的反攻大夢。美國當時不希望因為蔣介石的盲動引發第三次世界大戰,為了防止擦槍走火,第七艦隊就是這道安全閥。
但到底美國協防範圍有沒有包括金門、馬祖等福建沿海外島? 當時中國宣佈12海裡領海,美國立刻表示反對,隨後1958年八二三炮戰開打,大家發現美國軍艦護航國府海軍運補船團到達金門外海3海裡處就停船,讓國軍自己冒著炮火搶灘,所以很明顯美國人不想因金馬外島與中共開戰,甚至美國政府壓迫蔣介石自金馬撤軍將防線後縮至澎湖。這時毛澤東就思考如果國軍撤離外島臺灣有可能真的獨立,所以還不如將金馬繼續委由蔣介石代管比較符合整個民族的利益。
同時毛澤東也發現美國對中國的態度並非鐵板一塊,雙方在華沙展開會談,雖然各說各話但持續接觸,20年後終於修成正果中美關係正常化。



中海艦出高雄港
從前來往金門交通不似今日方便,無論軍民大多都得搭乘「中」字號,也就是俗稱「開口笑」的戰車登陸艦,不但速度極慢,而且還得擠在坦克艙中與物資作伴一天一夜。不過對於抽到「金馬獎」的充員戰士這還不是最難受的,當他們在高雄13號碼頭登艦傍晚開航望著哨船頭的燈塔遠去,此去大概兩年都回不了本島,女友的「兵變」才是他們心中最大的陰影。



第七艦隊到訪基隆
在台美還有邦交的年代,美國第七艦隊旗艦定期都要來台灣訪問,當年第七艦隊旗艦都是輕、重巡洋艦等級,歷任旗艦都來過基隆,譬如1973年10月2日「奧克拉荷馬城」號(CLG-5, USS Oklahoma City)飛彈巡洋艦訪問基隆停靠東岸客運碼頭,當時的行政院長蔣經國曾在海軍總司令宋長志上將陪同下登該艦參觀。



澧江艦叛變事件
1963年5月31日在馬祖巡弋的國府海軍「澧江」號驅潛艦(PC)上五名士兵計劃叛變將船開往日本,被另兩名同樣是台籍充員兵的士兵密告,艦長不動聲色連夜將船駛回基隆,靠碼頭後全員在甲板上點名,已在碼頭等待的憲兵即登船將五名叛艦者帶走送交軍法審判。



1279號登陸艇金門叛逃
1964年10月3日夜油機中士趙宗禮駕駛「1279」號LCM登陸艇自金門叛逃到廈門,成為1949年之後唯一投共的國軍艦艇。這艘登陸艇是用來接駁搭乘「天山」號專艦來金門視察的海軍副總司令曹仲周。趙宗禮駕駛「1279」艇先朝向「天山」艦而去以製造載人回艦的錯覺,在離「天山」艦400米處突然轉向朝廈門而去。



武昌艇隊義大利製小潛艇
「武昌艇隊」的「海龍」號迷你潛艇潛入廈門港攻擊商船的模擬想像圖,由於潛艇體積太小無法搭載魚雷,攻擊方法為穿著循環式水肺的蛙人遊出潛艇,自艇的底部取出水雷黏附目標的船底引爆。這個場面從來沒有實現,因為
「武昌艇隊」共有兩艘SX-404型迷你潛艇「海蛟」與「海龍」,這是汪希苓擔任義大利海軍武官時繼潛爆艇之後引進的,由民間的Cos.Mo.S.公司設計來台灣的淡水建造,後移往左營完成。
這型潛艇的建造非常不成功,問題叢生,海軍可說是勉強接收草草結案。但「武昌艇隊」卻是台灣潛艦兵力的濫觴,後來到美國接收「海獅」與 「海豹」兩潛艦的官兵絕大部份都是從「武昌艇隊」出身的。



海獅潛艇出高雄港
「海獅」號潛艇由哨船頭航道出高雄港。這艘美國海軍於二戰時期建造的潛艇與她的姊妹艦「海豹」在台灣服役即將超過80年,成為全球最老仍在役的潛艇。由於台灣幾次外購潛艇的計劃都未能實現,為避免已訓練完成的人員不至流失,兩艇被無限期保留以維持隨時可擴充的編制。



海龍潛艦與海關謀星艦在高雄港交會
「海龍」號潛艦在高雄港與海關「謀星」號緝私艦交會,她們都是在荷蘭的威爾頓 費吉諾德造船廠(Wilton Fijenoord)建造,而「謀星」 艦就是吸引荷蘭賣潛艦給台灣的附加籌碼。



海龍潛艦在大浪中前進
「海龍」號潛艦在大風浪中前進。由於現代潛艦的船身是針對水下航行而設計,在水面航行時淩波性能並不好,飛浪常常撲向帆罩,艦橋上的人如果沒有繫好安全帶很可能就被席捲入海 。2009年9月14日「海龍」艦長陳紀宗上校即因此落海身亡,成為一離奇的案例。



新潛艦埋伏攻擊敵船團
台灣海軍在獲得荷蘭製造的兩艘潛艇之後多年都也無法繼續自國際獲得新潛艇。圖為新潛艦埋伏攻擊敵船團的想像圖。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