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地在青岛的东北海军
东北海军属于军阀张作霖,名义上司令是张学良,但实际由沈鸿烈指挥。分为海防第一、第二舰队及江防舰队。沈鸿烈足智多谋,曾与苏联发生三江口海战,并在国民革命军北伐时曾多次率舰南下进犯上海等地。

东北海军原来驻地在大连、葫芦岛等地及松花江内河,1931年日本发动九一八事变,江防舰队由于无法离开内河出海,全部沦入日本人手中。丧失东北根据地后经济来源断绝,东北海军能出海的大舰移往青岛,为了获得税收给养,沈鸿烈出任青岛市长,这成为后来东北海军几次叛变的远因。

东北海军各舰在1937年抗战初期全部损失于青岛,但其青岛海校的毕业生却在战后成为国府海军的主流。



东北舰队内哄在青岛对立
沈鸿烈以收买方式把张宗昌的渤海舰队纳入旗下,但「渤海舰队派」与东北海军原来的「葫芦岛派」不合。 1927年8月初因更换干部问题发生两派在青岛港内外摆开舰队对峙的真的发生海战,当年中国主力舰艇的一半都将被击沉。后由沈鸿烈请张宗昌出面安抚,暗中派兵强力接管才得以解决,不过东北海军内部的派系与叛变问题一直是沈鸿烈的梦魇紧张局面,



「镇海」 号水上飞机母舰突袭上海
1927年3月,东北舰队司令沈鸿烈率「海圻」、「镇海」 两舰自青岛南下,进入上海黄浦江攻击闽系海军以制止其投向蒋介石的国民革命军阵营。化装为「大昌」号商船的 「镇海」舰利用其舰载的水上飞机扫射了江南造船所。



「海圻」在上海击沉「海筹」舰
沈鸿烈率「海圻」、「镇海」 两舰自青岛南下进入上海黄浦江攻击闽系海军的同时,系泊在岸边的「海筹」舰被「海圻」舰以8吋主炮近距离击穿船壳沉没于江边 。



「海圻」追捕「江利」舰
1927年三月廿七日,闽系海军「江利」舰在浙江外海突遇东北舰队自青岛南下袭击上海的「海圻」舰,「江利」意图逃往浅水处躲避,被「海圻」一炮击穿舱房。航海士官不待舰长命令,擅自抛下双锚急停,并从官厅扯下白桌布升上主桅投降,从此「江利」舰被掳往北方,从此未再南归 。



「海琛」舰易容潜入厦门港
东北舰队司令沈鸿烈用兵如神诡计多端,曾派「海琛」舰在原有的两根烟囱中间以钢架帆布方式加装一根假烟囱,冒充日本巡洋舰南下潜入厦门港,俘虏了一艘苏联替国民革命军运补军火的轮船。



东北海军「镇海」舰访问淡水
1932年6月,东北海军的「镇海」号水上飞机母舰带着青岛海校的学生来台湾的淡水与基隆访问,由于沈鸿烈与日本的关系良好,所以得以安排这样的航程。



东北海军「定海」舰
东北海军的「定海」舰原来是大沽船坞购自苏联的旧破冰船” Tsar Shichedo Nicou”被东北军接收。破冰船马力大、船壳厚实,不失为改装军舰的适当选择。



东北海军「威海」舰在青岛
东北海军的「威海」舰原来是日本商船「嘉代丸」,被政记航运收购后改名「广利」,之后被东北海军收购做为运输舰及练习舰使用,图为「威海」舰在青岛。



两栖攻击舰原始雏形「华甲」
沈鸿烈根据「镇海」舰的使用经验,将排水量更大的德奥战利舰「华甲」轮装上14艘可搭载登陆部队的汽艇及8架能进行空中攻击的水上飞机,一舟波可登陆一个连,全船可装载一千名士兵,成为原始型态的「两栖攻击舰」。可惜该轮机件已经磨损,妥善率不高而甚少出动,最后出售给政记轮船公司回归商船角色。



冯志冲刺杀沈鸿烈
1933年东北海军在崂山事件之后由于葫芦岛系军官认为沈鸿烈未对救主有功的军官论功行赏而心怀不满,「永翔」舰上尉副长冯志冲竟在陪同沈鸿烈赴「海圻」舰巡视时拔枪欲刺杀沈未遂,后来冯被枪毙,葫芦岛系首领姜西园害怕沈鸿烈报复,挟持「海圻」、「海琛」 、「肇和」三大舰出走南下投奔广东的陈济棠。



张学良「海燕」号游艇
直奉战役东北军占领大沽船坞后,张学良将其在1917年建造的「海燕」号炮艇留做自己的游艇,在船的后舱是一间有一张大铜床的豪华套房。图为「海燕」号炮艇在青岛,不过张学良的元配于凤至很少来这儿,大部分都是谷瑞玉陪同。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