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商局
「招商局」成立的初衷其实与发展海运没有什么关系,完全是因为大运河漕运运量有限,又经常因兵灾、天灾或淤浅而中断,影响京师粮食供应,所以想利用西方式的轮船直接以海运方式,运量大成本反而低来取代漕运。所谓「招商局」就是设局募股招商之意,在当时的中国还是很新的观念,成为中国第一家股份制的公司。

直隶总督李鸿章于同治十一年(1872年)令朱其昂于上海设立「轮船招商公局」后,1873年1月14日正式成立轮船招商局,同年轮船「伊敦」号自上海首航香港,是为中国第一条近海商业航线,同年亦开辟上海至日本、中国第一条的远洋商业航线。1877年1月2日招商局签约于2月17日收购了于1862年成立的美商旗昌轮船公司(Shanghai Steam Navigation Co.)全部轮船、栈房与码头等才粗具规模。事实上后来中法战争、庚子事变时招商局都曾再把所属轮船假卖回给旗昌公司以避免被敌国查封,事过后又再买回,所以旗昌公司成为招商局的护身符。

1909年招商局奉旨归邮传部管辖,1927年11月国民政府公布直隶于交通部,1929年中央党部决议将招商局脱离交通部管辖改隶国民政府,1933年中央政治会议决议将商办招商局收归国营改名为「国营招商局」隶属交通部,1938年8月改组为「招商局轮船股份有限公司」(China Merchants Steam Navigation Co.)。

抗日战争起招商局总经理蔡增基即将上海业务委托美商卫利韩洋行代理,并将新在英国建造的四大海轮「海元」、「海亨」、「海利」、「海贞」 连同总公司资料账册迁往香港,1938年12月蔡将四大海轮连同「海云」轮等五艘在香港出售,由于账目不清让重庆方面的交通部正头疼于无法核对时,正好1941年底太平洋战争爆发日军攻入香港,蔡逃往澳门,拍电向重庆报告所有账册资料全部毁于日军战火并拒绝回部述职,从此招商局关门大吉,这笔胡涂帐后来也一直没有理清过,直到1943年4月因不平等条约废除列强内河航行权,政府才在重庆以交通部长江航运管理处为基础成立「招商局总局」 ,但这个招商总局等于是新建,和原来清末李鸿章始建的招商局其实是没什么关系了。

1949年5月因上海总公司瓦解而将台湾分公司改称为总公司。1995年3月在台湾的该局正式并入阳明海运公司,并编的原因一为该局经营不善节省开支,另 一原因为同一时间在中国大陆另有一家招商局存在,在国际间造成混淆所以改名。





「海晏」轮
招商局从成立初始官方背景就十分浓厚,所以船只经常被政府征用。图为1886年(光绪十二年)醇亲王奕环奉旨巡视海军,奕环的座舰救是招商局轮船「海晏」号与随行轮船「保大」号,挂着「帅」旗的「海晏」轮由北洋水师的「定远」、「镇远」、「济远」、「超勇」、「扬威」五舰,和南洋合操之「南琛」、「南瑞」、「开济」三舰左右护航。 蚊子船「镇东」、「镇西」 、「镇南」、「镇北」、「镇中」、「镇边」等六艘尾随,由大沽抵达旅顺展开操演。

「海晏」轮原名「盛京」,是美商旗昌公司的轮船,1877年招商局成立购并旗昌船队时一并购入。 「海晏」轮 在中国近代历史多次扮演重要角色。



外滩轮船招商总局
位于外滩9号一幢精致红砖建筑当年是轮船招商总局的办公楼。 这幢楼房最初是由在中国经营航运业务著名的美商旗昌洋行(Samul Russell)在1846年所建,当招商局成立于1877年以220万两将旗昌洋行的轮船、码头、仓栈与地产收购时获得了这幢楼,1901年原楼房重建,不过靠黄浦江的正面则被保留至今。



法舰追杀「海晏」轮
1884年7月14日刘铭传在中法战争期间自上海秘密搭乘招商局「海晏」号轮船突破法舰队封锁来基隆上岸就任台湾巡抚,法国军舰自后追杀, 幸海上大风雨未能得手。



李鴻章搭「海晏」轮赴日本下关议和
1895年李鸿章搭乘「德国商船公义号」赴日本下关与日方议和,马关条约即在此地签定。所谓「德国商船公义号」实际上就是招商局的「海晏号」,因甲午战争爆发怕在海上被日军扣留,因此名义上转卖给西方航商。



李经方搭「海晏」轮来台交割
1895年马关条约签定,李经方奉父亲李鸿章之命搭乘招商局的「海晏」轮来台交割,李经方畏惧台湾士绅唾骂不敢下船,在基隆外海搭乘接驳的小火轮到日本轮船「横滨丸」上与日本代表签字后匆匆逃回大陆。



招商局江轮
清代的上海十六铺码头,前方的一艘内河明轮汽船由她烟囱上的黄色环带可知是招商局的船。招商局的江轮船上房间与膳食的管理传统上是由茶房统包,自成地盘连船长都管不着,常有夹带黄鱼超载或欺骗讹诈的情事发生,种种腐败让招商局始终经营不上轨道。



招商局「江孚」轮
「江孚」轮原來是原美商旗昌公司江輪,1877年招商局購併旗昌時納入船隊,同級的還有「江長」轮。「江孚」轮為1873年江南製造局建造,屬明輪結構,有特殊的併排雙煙囪外型,用於行駛上海武漢航線。1937年戰爭爆發時本輪已無紀錄,可能已報廢。



招商局「江陵」轮
招商局的「江陵」轮客轮,本轮在解放后改名「江陵解放」号,却在1949年7月底英国兵舰「紫石英」号脱逃时意外被击沉 。招商局为海轮取的船名为「海」字号系列,为江轮取的船名则为「江」字号系列。招商局的海轮并不多,而且大多为前清留下来的古董,相较于洋商完全没有竞争力,反而招商局的江运业务一枝独秀,因为扬子江是世界内河航运最发达的地方。



「楚材」军舰撞沉「江宽」轮
1918年4月25日夜段祺瑞由汉口乘「楚泰」号舰赴九江由「楚材」军舰护航,在武汉长江丹水池附近撞沉招商局大型江轮「江宽」号,船上乘客船员共1,200人溺毙约900人。「楚材」舰不但不停下救援,舰上士兵反以刺刀将攀附舰旁之落水者一一驱离。事后罹难家属上告法院,法院屡传「楚材」舰长赵进锐拒到,北京政府官官相护最后官司不了了之。



招商局「江永」轮
招商局「江永」轮在扬子江行驶过一群木造驳船 。1926年10月16日本轮被孙传芳军队征用运兵,抵达九江时被国民革命军特务渗透纵火爆炸沉没,共有一千多人罹难包括船长与所有高级船员,只有三百人获救。孙传方损失该船军火实力大损,只德投奔张作霖。国民革命军顺利占领九江。



招商局「新华」轮被劫
1928年4月12日招商局轮船「新华」号由上海开往香港在福建海域被劫持,后被路过的「中山」舰发现而被救,虽财物损失重大但无人伤亡。1929年11月15日年「新华」轮自汕头开往香港在横栏灯塔触礁,由于船上缺乏无线电设备,路过的船只皆不知发生海难,最后造成400多人溺毙,仅26人获救。



六大江轮入川
抗战爆发后招商局所有江轮纷纷上驶重庆,包括当年最大最豪华的六艘:「江安」、「江顺」、「江华」、「江新」、「江汉」、「江建」等。由于长江上游水浅,大型江轮无用武之地,所以一直搁在唐家沱的滩岸,政府仅发放看守船员粮食勉强维持,直到1944年才拨发经费修船,正好赶上次年抗战胜利的复员 。



招商局战后购进「自由轮」
「自由轮」是美国于二战时期为应付德国潜艇攻击的损耗紧急建造的大型运输船,整个二战期间共建造了2,751艘。战后招商局自美国采购了10艘重建船队,分别命名为「海天」、「海地」、「海玄」、「海黄」、「海宇」、「海宙」、「海辰」、「海宿」、「海列」、「海张」等。1962年10月14日「海张」轮载运矿沙及杂货自高雄开往基隆在澎湖失踪,全船43人无人生还,成为悬案。



「黃興」輪
招商局战后自美国购进「N3」型輪船「其美」、「黃興」、「蔡鄂」、「鄧鏗」、「執信」、「仲凱」、「延闓」、「漢民」、「培德」、「林森」、「教仁」、「宣懷」、「鄭和」、「廷樞」、「鐵橋」、「成功」、「鴻章」、「繼光 」等共18艘。



宣懷轮爆炸
11948年11月1日招商局「宣怀」轮抵营口辽河口抛锚,船长喻伯纲被海军总司令桂永清接至「重庆」号巡洋舰令其即时将船开进营口港,并派领港邢树春到「宣怀」轮,又派「太康」舰随后监护。 迫不得已「宣怀」轮于下午14时45分起锚进港,由「永兴」舰第一舰队司令马纪壮亲自来船指挥靠太古东码头,开启第二舱装入大、小汽车14辆及弹药一大批至次日11时装完。 同时国民党军残兵约数千人蜂拥登船,船身向左偏斜达18度,船上大副和业务主任通告国民党军师长禁止后续部队登船。时第二舱突然冒烟起火,船上秩序大乱,船员拼力救火 并施放求救信号,而海军舰艇却熟视无睹。舱因弹药相继爆炸搁沉,船长遂弃船率全体船员20余人登岸。当时被烧、炸、踏死及落水溺死者数以千计。



招商局战后购进「B」型轮船
招商局战后自美国及加拿大购进多艘海轮重建船队,包括「自由轮」型、「N3」型、「B」型、「A1」型等,途中的「海穗」是「B」型轮,共接收了「海穗」、「海甬」、「海杭」、「海汉」、「海沪」、「海津」、「海平」等七艘。



招商局「海廈」轮
招商局「海厦」轮为1946年招商局购自怡和洋行的「源生」轮,本轮1923年在香港建造,,排水量3,179.21吨、载货2,609吨,载客454人,长度321呎、宽46呎、深25呎、吃水24.4呎,燃煤锅炉主机为三联式蒸汽机、马力2,000匹、速率11节。 「海厦」轮由船长王俊山率领于1950年2月在香港与其它共十三艘的招商局轮船一同投共后改名「利生」,再改「和平九号」与「和平十二号」,本轮直到1980年才除役。



坦克登陆舰改装商船
招商局在战后以剩余物资名义大量购进美国除役的坦克登陆舰(LST)做为商船使用,这批船只售价极低,幷且适合在中国港埠设施不完善的地区做为战后复员运输使用。但是这些船当初本就是设计做一次性使用,质量不佳,而战后各国对航行安全法规愈来愈严,这种船许多港口不让进入,拥有LST的航商纷纷将之除役,或被海军征收回复成军舰。



招商局战后购进拖轮
招商局在战后购进美国海军辅助拖船(ATA)18艘,分为蒸汽机、柴油机与柴电主机三种型式,皆以「民-XXX」号命名(民-301至民320)。图中的「民-306」是柴电机型,1949年后留置大陆,另有两艘在去台后于1952年成为国府海军拖船「大庾」与「大洪」。



「海闽」轮撞沉「伏波」舰
刚自英国接收的「伏波」舰于1947年3月19日由马尾驶往台湾深夜在澎湖外海的龟屿被招商局由厦门驶往上海的「海闽」轮自舰尾追撞,「伏波」舰迅即下沉,全舰除轮机官焦德孝上尉一人获救外,舰长姜瑜以下130余人丧生,还包含18名海军官校在舰上见习的学生。

在海事法庭审理的时候上海军区司令方莹少将突然开炮,对媒体痛批陆军出身的海军代总司令桂永清外行领导内行而且搞派系斗争,撤换当初在英国接舰的闽籍舰长与半数官兵,让一船没有经验的新手出航终于酿成事故。

方莹批完桂就打报告退伍,但还留在海军的马尾海校军官就遭殃了,恼羞成怒的桂永清从此开始不分青红皂白整肃所有闽系官兵,造成海军白色恐怖事件,也为1949年大叛舰埋下伏笔。



「江亚轮」惨案
「江亚轮」原为日本东亚海运于1939年为长江航运建造的「兴亚丸」,抗战胜利后为国营招商局轮船公司接收改名「江亚轮」。

1948年12月3日「江亚轮」在上海吴淞口白龙港水域爆炸沉没,仅剩烟囱与桅杆露出水面。事发当时船上超载严重,人数难以统计,罹难者有姓名可考的即达2,353人,更有许多搭霸王船不知姓名的散兵游勇不计其数。事发当时附近有许多船只来救援,许多人溺毙或冻死,仅900多人获救,为中国史上最大的海难,死亡人数亦是非战争时期世上最大海难。 「江亚轮」爆炸沉没的原因最初被认为是一架国民党空军的飞机误投炸弹造成,近年来的推论是「江亚轮」偏离 安全航道触击到二战投放的水雷,不过目前都没有确切的证据能够定论。

「江亚轮」于1956年10月29日被打捞出水,1959年2月4日轮修复出厂继续营运,1966年11月改名「东方红八号」,1983年除役,2000年拆解,拆解时发生火灾被焚毁,现「江亚轮」遗世文物只剩一具木质舵柄。



蒋介石乘江静轮离上海
1949年5月6日蒋介石携带家眷登上由蒋经国安排向招商局包租的「江静轮」离开已被共军围困的上海前往舟山群岛,蒋介石在浙江沿海岛屿巡视后在17日自定海飞澎湖马公。「江静轮」与「江亚轮」等都是战后接收日本东亚海运的长江客轮,抵台后无用武之地,最后在高雄解体。



招商局锡麟轮
招商局在战后曾经购入三艘原加拿大制造的「城堡级」(Castle class)巡逻舰改装做为快速客轮使用,分别命名为「秋瑾」、「锡麟」、「元培」,由于本级轮船原即为军舰,所以汤恩伯自上海撤出到厦门时就一直把司令部设在「锡麟」轮上。后来「秋瑾」与「锡麟」在台湾被恢复成军舰改名为「德安」与「高安」,留在大陆的「元培」轮则成为人民海军的「广州」舰。



运金船「汉民」轮
1949年5月25日招商局「汉民」轮载运第四批中央银行黄金20多万两悄悄抵达基隆港。由于基隆是台湾与上海最近的港口,大部份迁台的物资都是从基隆港上岸的,包括中央银行的黄金与故宫的国宝,还有许多来自长江老旧的内河轮船将基隆港挤得水泄不通,部份只好转往淡水河停泊并在那儿拆解。



中国油轮公司
中国油轮公司为1946年由招商局将自美购置的22艘油轮(6大、16小,皆以「永」字号命名)成立新公司,以承运中国石油公司高雄炼油厂的油品为主,但在1949年战乱时亦不免被征军用撤运军队(如图之「永清」轮)。1951年2月1日因迭床架屋不敷经济原则又并回招商局,归并当时油轮只剩3大9小。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