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爭(戰後及國共內戰)
二次大戰證明了制空權的重要性優於一切,無論是在陸地或是海上戰場。二戰也讓航空技術突飛猛進,雷達、導彈、原子彈、噴射機都在這場戰爭中出現。技術與裝備的進步也改變戰術與編裝組織,美國在戰後的1947年將陸軍航空隊獨立出來建立空軍(甚至比中國還要晚)。

抗戰勝利之後,國共內戰緊接著登場。相對于不具備空中作戰能力的共軍,國軍擁有在二戰中由美國人大力協助建立的空軍,可以進行偵察、轟炸、阻絕,以及對包圍圈內國軍空投物資與撤離等,在國府陸軍的地面戰鬥一潰千里之際,這個獨占的優勢顯得十分重要。

1950年後國府已經完全撤離大陸,國共雙方隔臺灣海峽對峙,這時空軍的重要性已經超越陸軍,但國府原來獨占的空中優勢也在逐漸喪失,因爲在蘇聯的幫助下共軍的空中實力正在迅速的增長,甚至比國府更早裝備噴射戰鬥機,讓在臺灣的國軍逐漸喪失制空權,但在美國人的支持下仍對大陸進行各種空中偵察滲透行動很多年。




美國軍機飛越上海進行威力展示。
1941年底二次大戰開打之後,日本海軍主力艦艇大多調離上海投入太平洋作戰,原來巨艦雲集的黃浦江面頓時冷清不少,到了戰爭末期日本海軍損失慘重,加上美國飛機經常來轟炸,大型艦船更是絕迹。

1945年8月日本投降,大批美國軍艦立即開進長江口占領上海,黃浦江恢復往日艦艇博覽會的熱鬧景象,不同的是全部都是美國軍艦,數量多到塞滿江面。天空則不時有成群美國軍機飛越進行威力展示。



美齡號專機
「美齡號」是美國政府贈送給蔣介石的一架C-47B運輸機做為專機使用,1945年6月30日自印度飛越駝峰來到重慶。該機編號“219”,首任機長是衣復恩,蔣介石夫婦曾在1946年10月21日搭乘該機來台灣主持光復一周年大會。圖為「美齡號」飛越重慶市,下方可見設在江心島的珊瑚壩機場 。



B-24轟炸叛逃之重慶艦
「重慶」艦叛逃之後先抵達烟臺,爲躲避國府空軍轟炸又轉移到葫蘆島港內僞裝躲藏。空軍發現後出動7架B-24重轟炸機進駐青島機場,自3月17日起每天轟炸都未能奏效,19日加派一架C-47低空觀察彈著點通知B-24機群,直到第三架才有一彈命中艦尾,第四架一彈命中烟囪後部在右舷炸出一個大洞破壞了上層結構幷引發大火。



B-24轟炸叛逃之重慶艦
「重慶」艦的前身”HMS Aurora”在二戰時曾經歷與軸心國激烈的海空戰鬥,區區幾枚炸彈應該不足以擊沉她,但由于僞裝的漁網、松枝與艦載汽艇的油箱都是易燃品,被炸中後引起大火燃燒,如果無法控制火勢最終可能讓全艦燒毀甚至彈藥庫殉爆。共軍爲了保艦于是在3月20日午夜開海底門將船沉于葫蘆島的防波堤旁,由于尖底重心不穩往右舷傾覆,加上港內水淺致使艦體的左舷露出水面數公尺。

空軍轟炸後派出偵查機拍攝「重慶」 號翻覆在葫蘆島港內的照片以此向蔣介石表功「擊沉」 ,雖然解除了蔣的心頭大患,但擊沉自己的旗艦畢竟不是什麽可喜可賀之事,只低調發了獎金,沒有任何慶功儀式。共軍方面則始終稱之爲「自沉」,反正「重慶」 號最終喪失戰力,無論「擊沉」或是「自沉」,結果是一樣的。



B-25轟炸滯留的楚同艦
1949年四月廿三日, 第二艦隊叛變事件長江突圍戰中,「楚觀」艦沖出共軍岸邊炮火之封鎖,而 「楚同」艦未能脫困致被共軍扣留,未免中共利用建立海軍渡海攻擊臺灣,國府空軍隨即派B-25轟炸機將而 「楚同」艦炸沉



紫水晶號事件的桑德蘭式水上飛機
1949年4月20日,英國巡防艦「紫石英」號(HMS Amethyst)不顧即將渡江進攻南京共軍的禁令强行駛入被炮擊英艦亦還擊,炮戰中「紫石英」號重傷擱淺鎮江江面,艦上死亡19人(包括艦長)、傷27人。接著英國皇家海軍遠東艦隊旗艦「倫敦」號重巡洋艦(HMS London)率領「伴侶」號驅逐艦(HMS Consort)與「黑天鵝」號巡防艦(HMS Black Swan)前來救援又發生炮戰,救援未能成功反造成各艦更大的傷亡。最後「紫石英」號利用談判過程在7月30日夜趁颱風江水上漲逃逸出海。在 「紫石英號事件」(Amethyst Incident )中英國海軍共死亡45人、失踪1人、傷93人,是二戰之後英國海軍最大的傷亡。



國府空軍轟炸上海
國軍對大陸執行「關閉」政策的手段不僅是海上封鎖,還多次出動飛機轟炸沿海大都市的重要民生設施,包括上海、寧波、福州、厦門甚至遠到天津。1950年2月6日從定海起飛的B-24轟炸機群對上海楊樹浦水電廠進行了毀滅性大轟炸,造成上海全部停電、生産中斷,被稱爲「二六轟炸」。當時上海楊樹浦水電廠仍然是美商GE在經營,GE向美國政府施壓抗議:「美援的轟炸機怎能用來轟炸美國人的産業﹖

國軍的轟炸最後因蘇聯空軍米格機於1950年3月進駐而停止,當時進駐的高炮師建制到今天仍然存在上海。



擊落轟炸上海之B-24
1950年4月1日,兩架國府空軍22中隊的飛機自舟山定海機場起飛到上海嘉興一帶攻擊列車,兩架都被不明飛機擊落,中隊長李長泰少校當場陣亡,僚機王寶翔上尉在杭州灣跳傘被「太昭」艦救起。在當時普遍認為解放軍還不具備空戰能力,這個從來沒有發生過的事情引起國府的高度警覺,經派出偵查機照相,赫然在江灣機場發現大批蘇聯製的米格十五噴氣戰鬥機停放。

當時國府空軍還沒有噴氣戰鬥機,為了解決這個重大的威脅,第八大隊派出兩B-24重轟炸機自新竹起飛,趁夜晚進入上海市希望將這批噴氣機一舉殲滅在地上,不料事機不密,全上海實施燈火管制,在探照燈的照明下笨重的轟炸機難逃高射炮的火網,長機當場被擊落,率隊出擊的第八大隊大隊長李肇華中校與全體機組員陣亡,僚機只好趕緊逃離。由於米格十五的出現舟山地區空優以無法維持,國府只好撤軍。



中共海航第一師
人民海軍在1952組建了海航第一師並參加了一江山戰鬥,成為解放軍陸海空三棲作戰的首例。圖為海航第一師的TU-2轟炸機與La-11殲擊機飛越大陳轟炸錨地的國民黨軍艦。由於制空權喪失,國府不得不自大陳島全面撤退。



中權艦被空襲擊毀
1952年國共之間進行浙海外島攻防戰,國府海軍艦艇戰損嚴重駛回基隆修理既費時又危險,所以將一艘戰車登陸艦「中權」改裝爲修理艦重新命名爲「衡山」並賦予勤務艦艇的編號“ARL-335”長期駐泊戰地就近支援維修。 1955年1月10日中午中共空11師與20師的TU-2轟炸機空襲大陳,「衡山」艦 中彈三枚,一旁的新「中權」(頂替原名)却被炸焚毀,後「衡山」又回復「中權」艦名但編號改爲”LST-221”,所以後世常將此二艦混淆。



國泰航空班機被中共戰機擊落事件
1954年7月23日發生了震驚世界的國泰航空班機被中共戰機擊落事件。當天一架國泰航空編號“VR-HEU”的DC-4「空中霸王」客機從泰國曼￿返港途中于海南島三亞以東之公海上空被兩架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拉-11戰機擊落,造成10死8傷,這件航空史上的慘劇竟是因爲國府海軍劫持蘇聯油論“Tuapse”號的行動所産生。

當1954年6月23日發生了蘇聯商用油輪“Tuapse”號被國府海軍在公海强行劫持的事件後,中共開始派出戰機爲沿岸附近開往大陸港口的船隻護航。 7月23日事件發生當天兩架中共戰機正在三亞榆林港南部海域上空執行爲蘇聯東歐國家輪船護航的巡邏任務,國泰班機正巧飛過,兩名戰機駕駛看不懂英文標示誤以爲飛機是國民黨空軍的轟炸機來襲,于是將其擊落。

國泰航空擊落事件讓美國找到藉口,派出航空母艦來到海南島東部幷與中共戰機發生空戰,解放軍空軍第29師的兩架La-11戰機全被擊落。最後中共方面道歉賠償, 事件落幕,事件的始作俑者臺灣國民黨軍却置身事外,沒有被波及。

50年代東西陣營劍拔弩張,隨時都可能擦槍走火引發第三次世界大戰,這是蔣介石最期待的反攻大陸機會,但大國皆要極力避免這種彼此保證終極毀滅的可能,所以雖然國府海軍攔截蘇聯油論“Tuapse”號是有美國人在後面幫忙,但當情况逐漸失控時美國就必須約束蔣介石的行動。當台美在1954年底簽定「共同防禦條約」後,第七艦隊開進臺灣海峽,表面上是防範解放軍渡海攻台,但同時也有阻止蔣介石對大陸軍事冒進的用意。



克什米爾公主號事件
克什米爾公主號事件 「克什米爾公主號」 (Kashmir Princess)是由中國政府向印度航空公司包租的Lockheed L-749 Constellation型客機,計畫搭載周恩來率領的代表團經香港赴印尼萬隆參加亞非會議,1955年4月11日該機在香港啟德機場時一名被台灣特務收買的清潔工人在機上暗置炸藥,結果飛機在接近印尼時爆炸墜海,除3名機員生還外,乘客11人(包括外交部及新華社官員與中外記者)及5名機組人員罹難,但因周恩來臨時改變路線,刺殺行動未能成功。



藍天鵝號事件
「藍天鵝號」是復興航空的PBY-5A型水上飛機"B-1402"號,被國防部租用於1958年10月1日下午自馬祖起飛往松山機場,飛機上有3位中國籍乘客(包括連江縣長王緒)及4位美軍顧問(最高階陸軍少校Robert C. Bloom),飛機起飛不久墜海失蹤。由於之前「藍天鵝號」曾被中共米格-15軍機追擊中彈多達百發,所以亦不排除是遭擊落。



殲五擊落HU-16
1966年1月8日,中國人民解放軍福州軍區守備7師,福州船運大隊第二隊轄下的登陸艇「1279」號發生叛變,雙方格鬥造成七人死亡,剩下的吳文獻、吳加珍、吳春富等三人駕艇開往國民黨控制的馬祖島投誠。 這是唯一的一次共軍艦艇叛逃事件,讓臺灣方面大爲振奮。9日下午臺灣派出HU-16型水上飛機”1021”號來馬祖接運,在回程途中却遭遇中共航空兵第24師副大隊長李純光率領的兩架殲五與兩架殲六機在馬祖東南白犬洋海面攻擊引擎冒烟,接著擊碎右翼飛機失控墜海,機上人員17人全部死亡。 中共航空兵的攻擊是由國務院總理、中央軍委副主席周恩來親自批准的「懲處叛徒」行動。



913事件
「913事件」是在1971年9月13日時任中國副主席的林彪攜妻葉群、子林立果搭乘英國製的三叉戟式座機"256"號自山海關機場起飛進入蘇聯後又折回,在蒙古共和國境內迫降再彈起時在空中爆炸,機上9人都喪命,但由於相關證物都被蘇聯扣留,真正原因至今仍然不明。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