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爭(二戰)
1941年12月8日,日本艦隊以6艘航空母艦携帶300多架戰機跨越重洋偷襲珍珠港,美國海軍太平洋艦隊損失慘重,多艘戰列艦在港中被擊沉。日本獲得完勝,也因此讓美英荷等國對日宣戰,二次大戰全面開打。

這場由山本五十六精心籌畫的突襲行動是海軍航空作戰的經典之作,但諷刺的是勝利方的日本似乎沒有從中體會到大時代的改變,反而回過頭去搞巨艦大炮,「大和」、「武藏」兩艘戰列艦對資源匱乏的日本造成無可承受的負擔,却完全是無用之物。反而失敗方的美國在沉沒多艘戰列艦後拋弃包袱,大量建造航空母艦,終於以此優勢獲得太平洋戰爭的最終勝利,結束二次大戰。

二戰之後各國的戰列艦迅速退役,航空母艦成爲國力的象徵。不過二戰後海航戰機噴射化與重型化的結果,讓二戰等級的航空母艦即使一再改裝亦無法承受,造成航空母艦大型化,這又讓許多國家負擔不起,最後成爲美國一家獨大的局面。對立的國家譬如蘇聯只好另闢蹊徑,朝導彈與核潜艇方向發展以爲對抗。




空母蒼龍在高雄港
日本海軍航空母艦「蒼龍」於1941年2月進駐高雄港,目的是爲了準備南進行動發起時突擊菲律賓美軍克拉克基地取得制空權,因當時轟炸機隊的護航戰鬥機航程不足,需要航空母艦提前進入陣地派出艦載機護航。雖然零式戰鬥機剛剛列裝,但沒有人知道它的航程是否足够,於是台南航空隊派出王牌飛行員阪井三郎駕駛一架零戰繞臺灣飛了12個小時測試,確定其航程足以抵達克拉克基地,於是不再需要的「蒼龍」便在6月被調回本土,加入突襲珍珠港的第一航空艦隊。

「蒼龍」是唯一一艘有紀錄來到臺灣的空母,由於臺灣對日本來說本身就像是一艘不沉的航空母艦,所以沒有必要再派大艦前來駐防,「蒼龍」來高雄也不是爲了駐防臺灣而是爲了菲律賓的戰事。



偷襲珍珠港
1941年12月8日日本海軍六艘航空母艦搭載300多架飛機偷襲珍珠港,造成美國海軍太平洋艦隊重大的損失。對于美國人這是國殤日,但消息傳到重慶中國人却放鞭炮慶祝,原來這讓在重慶的抗戰政府看到了曙光,根據一次大戰的經驗只要美國參戰,對手就死定了,蔣介石不禁爲自己站對了邊而慶幸。

很多人事後諸葛,以爲盟軍能擊敗德義日軸心獲得最終勝利是理所當然,但若身處在1937年却未必看的出來,因爲美國當時並不想涉入亞洲的紛爭,甚至還持續供應日本石油與廢鐵資源。如果這是顯而易見的常識,就不會有汪精衛「曲綫救國」的謬論出現了。

日本原來是想在攻擊發起前一刻才將宣戰書送達華府以達成奇襲的效果,但過於複雜的安排讓大使館作業出狀况,最後還是坐實了 偷襲的罪名,這就是日本人太過工於心計,但在大戰略却往往低能的老毛病。



馬來亞海戰
由新坡出發的「Z艦隊」主力,兩艘英國戰列艦「威爾斯親王」號與” HMS Prince of Wales”與「却敵」號” HMS Repulse”被日本轟炸機擊沉,司令菲利浦斯海軍上將(Adm. Tom Phillips)陣亡,英軍再無後援,只得向日軍投降。據稱中國最先截獲兩艦被擊沉的情報,由於這支日本參戰的航空隊之前在中國的武漢作戰,中方監聽單位早已熟悉其發報規律,由訊號的强度與方向判斷是在馬來亞附近海域,所以偵知其行動。



杜立德轟炸東京
「杜立德空襲」(Doolittle Raid)是由美國陸軍航空隊的杜立德中校策畫及率隊轟炸日本的大膽行動,目的是為了在日本偷襲珍珠港後提振美軍士氣之用。杜立德設法改裝陸軍航空隊的B-25輕轟炸機能在航空母艦的甲板上起飛以延伸航程,這是前所未有的創舉。

1942年4月2日杜立德率領16架B-25轟炸機搭乘「大黃蜂」(USS Hornet)號航空母艦出發,18日清晨在距離日本約650浬的海面發現巡邏船,雖然護航的巡洋艦立刻將他們擊沉,但示警電報已經發出,杜立德決定立即起飛,由於比原預定起飛點的400浬距離提早了約250哩,所以油料不足最後只能飛到中國棄機跳傘。

杜立德轟炸了東京、橫濱、神戶、大阪,日本的損失有限,但造成心理上極大的震撼,因為日本從未料到美軍會來空襲。高層認為飛機一定是來自太平洋某地,推測是中途島,因此才有6月4日的「中途島之役」。



駝峰航綫
抗戰期間由於日軍封鎖了中國所有的海岸綫,美國特地開闢「駝峰航綫」,自1942年4月到1945年11月大量的運輸機每天穿越喜馬拉雅山飛到印度載運中國抗戰急需的物資。參加「駝峰航綫」的除了美國陸軍航空隊,還有中國與中央航空公司,使用的運輸機以C-46與C-47爲主。

這是重慶中國抗戰政府唯一的對外管道,所以無論任何天候都不能停止。由于航綫沿途都是當時飛機性能無法飛越的高山,必須在狹窄的山谷中穿梭,所以稱做「駝峰航綫」。這條航綫天候狀况十分糟,加上機械故障與敵機的攻擊,損失率一直非常高。在這兒跳傘也很難活命,所以每當從無綫電中傳來友機棄機跳傘的通報時,幾乎就等於永別。

「駝峰航綫」共損失了594架飛機,1659名空勤人員死亡或失踪。由於沿綫太多墜毀的飛機殘骸,鋁片在太陽下產生反光,一路綿延不斷,所以被稱做「鋁谷」。



宇治艦在上海遭美軍機攻擊。
「宇治」來華之後不久由於盟軍取得制空權,所以淺水炮艦不再能使用亮麗的白色塗裝,都改爲低明度甚至配合內河水流漆成黃綠的僞裝色。同時拆除部份火炮更換爲高射炮,任務改以防空爲主,「宇治」的艦橋甚至縛滿竹筒做爲防彈片的保護裝置。爲躲避空襲,許多軍艦都離開上海沿長江的河岔岸邊疏散隱蔽。



神州丸高雄被炸沉
「神州丸」是世界第一艘「兩棲攻擊艦」,能够搭載大量登陸艇以多種方式施放,初期甚至能起降飛機。1945年1月3日本艦在由菲律賓途經高雄港返日本時正好遇到盟軍空襲,本船匆忙出港在左營海域躲避但仍被大批美國海軍的艦載機輪流攻擊起火,最後彈藥庫爆炸不過却沒有沉,直到午夜才被美軍潜艇”USS Aspro”(SS-309)擊沉。 「神州丸」因爲是日本陸軍所有,所以不能稱「艦」只能稱「丸」。



八十島被美國海軍航空母艦擊沉
「八十島」 (原中國海軍「平海」艦)於1944年11月25日在呂宋島被美國海軍航空母艦”USS Langley”的艦載TBF轟炸機以魚雷擊中船尾而沉沒。



臺北大轟炸
當菲律賓被美軍攻克之後,臺灣已進入美軍轟炸的範圍圈內。首先是針對軍事及工業基地爲目標,到了1945年開始對城市實施地毯式轟炸以摧毀民心士氣,3月16日首次空襲臺北。 臺北遭受最大的一次空襲是在5月31日駐菲律賓蘇比克灣的美國第5航空隊派出117架B-24重轟炸機空襲臺北,從上午10點起到下午1點輪番轟炸,共投擲了3,800枚炸彈。 雖然美軍的轟炸主要針對臺北市的政府官署建築,譬如臺灣總督府就在此次轟炸正面被炸垮,但亦有許多學校教堂廟宇民宅遭受池魚之殃,民衆死亡達3,000多人,受傷數更超過萬人。



基隆要塞大轟炸
從1944年10月起,盟軍的航空母艦戰鬥群開入臺灣海域,使用艦載機轟炸臺灣境內的軍事與工業目標。基隆做爲重要的軍港及與日本本土聯絡最主要的港口,所以成爲轟炸的重點。圖爲美國海軍艦載機群從基隆要塞司令部上空飛過。要塞司令部是日本陸軍在基隆當地最高指揮所,轄下兵力主要爲各炮臺組成的重炮兵部隊。



宜蘭神風特攻
當沖繩戰役開始時,日軍緊急在宜蘭興建了數個特攻專用的機場,滑行道遍及鄉間,跑道則正對龜山島,讓沒有經驗的飛行員起飛後直直往前飛,看到軍艦就衝撞,可以省去訓練海上導航的時間。當時宜蘭機場駐有100多架飛機,200多名特攻飛行員,其中有許多是宜蘭中學的日本學生。根據記載有一名「胖虎」型的學生經常欺負同學,大家都很討厭他,當他被徵召為自殺機飛行員出征當天,所有同學都到跑道頭跪地痛哭。當時出征前都會在有女侍的料亭狂歡,地點眾說紛紜,我記得的是在宜蘭市康樂路的「喜樂亭」,此地戰後成為國府空軍的眷村。

由於國府軍方的情報不靈通,完全不知道在宜蘭有這麼一隻航空部隊,戰爭結束後很久都沒有人來接收,日軍的少將指揮官著急了,看到一個穿制服的中國人就央求他來接收,於是這名福州來的警察就在日本少將的陪同下檢閱了100多架飛機與飛行員,然後日本人就離去了。由於種種原因這批飛機沒有得到妥善的照顧與利用,就被當廢料拆解。50年代市面上出現一家鋁器的品牌叫「飛機牌」,生產的鍋盆水壺便當盒用料很厚實,我們家都是用這個品牌的,當時不知道來源,後來才逐漸瞭解,原來就是拆解自宜蘭機場的飛機。前幾年「飛機牌」老闆的孫女郭亮吟自英國學紀錄片回來,就以這個主題拍了一部紀錄片。

戰後宜蘭機場短暫駐有國府空軍的飛行部隊,之後變成氣象單位與東部飛行的備降場。滑行道變成宜蘭鄉間的公路,指揮塔台的八角堡與部份半圓型機堡尚存,跑道則在前幾年變成蘭陽科學園區的用地。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