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爭(抗戰)
蔣介石很早就看出空軍對中國抗戰的重要性遠超過海軍,所以30年代國民政府就在義大利人的協助而建立洛陽航校,引進義大利空軍系統包括飛機裝備與訓練。到了抗戰前夕美國陸軍退役的飛行員陳納德上尉應聘來華,蔣介石請他檢視成果,才發現義大利人建立的空軍根本虛有其表,戰力只存在帳面上。爲此陳納德緊急在美國招聘傭兵飛行員秘密來華成立志願隊,這就是「飛虎隊」的由來。

在「飛虎隊」籌備的空檔正好史達林派遣蘇聯空軍志願隊來華,不但提供大批裝備,蘇聯飛行員還直接參戰,甚至主動跨海空襲台灣,在抗戰初期振奮了不少民心士氣。雖然中國空軍規模不大,技術力與工業生產力更是遠落後於日本,但士氣高昂,在抗戰期間仍算是能與日軍一搏。



中國空軍空襲上海
中國在抗戰前就已重點發展空軍以彌補中日之間裝備巨大的差距,因此1937年8月淞滬戰役開打時正是中國空軍一顯身手的機會,當時使用包括霍克二型(Hawk II)戰鬥機與諾斯羅普(Northrop)2EC型轟炸機,由攻擊軍火庫所在的公大紗廠與黃浦江上的日本軍艦開始。

中國空軍飛機雖然數量比日軍略多,但型號龐雜、後勤不足且缺少預備隊,所以很快就消耗殆盡,雖然飛行員求戰心切,但訓練與經驗皆不足,甚至多次造成誤擊,對戰局來說幫助有限,但比起更為弱勢的海軍與日軍尚可一搏,扭轉自「砲艦外交」以來一路捱打的局面。

中國空軍在上海主要面對的是日本海軍航空隊的戰機,因為日本陸軍的航空部隊都集中在華北。日本海軍先從航母出動艦載機,在進入內陸後則進駐奪取的陸上基地與由商船改裝的水上飛機母艦支援。



中國空軍轟炸日本上海特別陸戰隊
日本上海特別陸戰隊司令部是真正抗日戰爭的起點,但却是由中國方面主動發起攻勢,最後演變成百萬兵力級的大會戰,讓日本捲入其始料未及的全面戰爭。在這次攻擊行動中蔣介石讓他最精銳的三個德械師第88、87、36師主攻加上坦克、炮兵、工兵以及空軍飛機(如圖諾斯洛普 2E轟炸機)的配合,意圖以優勢兵力在西方人面前一口吃掉特別日本上海特別陸戰隊以爭取國際宣傳,不料事與願違,特別陸戰隊在黃浦江上日本軍艦艦炮的支持下以寡擊衆頑强抵抗,讓雙方逐漸增兵演變成百萬人級的大會戰。 在混亂的撤退中蔣介石多年累積的實力耗盡,使得首都南京的國防綫崩潰,也讓國軍在抗戰開始的頭幾年都難有作爲。



中國空軍誤擊上海南京路
1937年8月14日中國空軍飛機在空襲日本旗艦「出雲」號時,因高度計算錯誤,將兩枚炸彈投擲于上海外灘的南京路沙遜大厦與匯中飯店之間,造成超過400人的死傷包括許多西方人。當天下午另有兩架轟炸「出雲」艦的中國空軍飛機因炸彈架被擊壞將炸彈落于大世界前聚集的人潮,造成一千多人的傷亡。



上海大世界慘案
1937年8月13日下午4時,上海公共租界「大世界」娛樂場前的救濟站聚集了5,000多名難民,兩架中國空軍的Northrop GAMA 2E型轟炸機各把一枚800公斤的炸彈投在人群中造成2,000多人的傷亡,包括許多西方人士。中國軍方的理由是炸彈架被擊傷所致,但根據當時飛行員的陳述似乎幷非如此。



八一四筧橋空戰
1937年8月13日淞滬會戰爆發,14日14時50分日本海軍鹿屋及木更津航空隊的18架九六式陸攻自台北松山機場起飛分兩路進攻,其中9架轟炸杭州筧橋機場,另9架轟炸廣德機場,目的是消滅中國空軍的戰力。中國空軍第四大隊由大隊長高志航率領霍克三型機升空迎戰,在筧橋上空擊落日機2架,另有一架重傷飛回台北迫降,攻擊廣德的日機被二十二隊重傷一架勉強飛回迫降於基隆,中方則有兩架墜毀飛行員劉粹剛身亡,這是抗戰初期空軍最重要的戰績稱為「八一四大捷」,不過當年為了宣傳號稱的「零比六戰績」後來證明並非事實,若以擊落論是零比二,若包括擊傷迫降則為二比四。

日軍出師不利有一個重要原因,當時全世界都受義大利杜黑將軍(Giulio Douhet)理論的影響,認為靠大規模的空中轟炸就能屈服敵人,轟炸機集結成隊光靠機上的機關槍就足夠防禦,所以日本的18架九六式陸攻是在沒有戰鬥機護航的狀況下進攻筧橋,碰上第四大隊的霍克三型戰鬥機完全無招架之力,成為杜黑理論破產的最早戰例不過因為發生在遠東,所以未能引起西方的注意。



高志航周家口陣亡
高志航是東北空軍出身,曾赴法國學習飛行,由於駕駛高德隆式教練機成績優異,獲得「高德隆」的外號。1932年「一二八事變」之後參加南京國民政府空軍擔任飛行教官職務,訓練出許多優秀的飛行員。

高志航之後出任第四大隊中校隊長,在1937年「八一三淞滬事變」爆發後率隊在筧橋空戰旗開得勝,高志航並且獲得首次擊落日機的紀錄,成為中華民國空軍的戰神。從八月到十月在上海與南京連續與日本飛機發生空戰,當時中國空軍雖然力量單薄,但與日本海軍航空隊尚能一搏。

1937年11月,高志航奉命赴蘭州接收蘇聯援華的I-15與I-16戰鬥機,轉場河南周家口機場時因天氣惡劣留原地待命,21日機場接到報告有11架日機向該機場飛來,這是來自朝鮮濟州島木更津航空隊的九六式轟炸機。由於天氣潮濕寒冷,蘇聯戰機不容易發動,多次開車不成功,此時日機已飛至機場上空轟炸,高志航在座機中被炸殉國,得年30歲。



中國空軍誤擊美亞州艦隊旗艦“USS Augusta”號
美國亞州艦隊旗艦“USS Augusta”號重巡洋艦于1937年8月淞滬戰役爆發時正好在上海,艦上官兵近距離目睹了中日軍隊的戰鬥。圖中可見許多列强的軍艦泊于黃浦江心,最前方的是美國海軍的“USS Augusta”號巡洋艦,後面是英國皇家海軍的”HMS Cumberland”號巡洋艦,再後面是”Dumont D‘urville”和”Savorgnan de Brazza”兩艘法國殖民地巡視艦,以及意大利的” Raimondo Montecuccoli”號巡洋艦。畫面的左邊是浦東,正被日軍炮轟發出濃烟。

8月14日下午4點30分,一架中國空軍的諾斯羅普2E轟炸機由于誤認“USS Augusta”爲日本軍艦而在右舷投下兩枚炸彈,由于距離甚近炸彈碎片灑滿甲板,但幸好沒有造成人員傷亡。20日下午,“USS Augusta”的水兵正集合準備看電影,一發由中國軍隊發射的高射炮炮彈落在甲板上,二等兵F.J. Falgout被炸身亡。



日機攻擊英國大使座車
1937年8月26日日本軍機在京滬國道攻擊英國大使許閣森爵士(Hughe Knatchbull-Hugessen)的座車,大使受到重傷。由于在淞滬戰役爆發後大使座車頂上就鋪有大幅英國國旗以爲標示,按理是不可能誤擊的,但傳說蔣介石原計劃與英國大使同車由南京赴上海視察戰况,想利用這面旗子爲掩護,不過蔣介石臨時變卦沒有搭乘結果讓許閣森成爲犧牲品,問題日軍是如何偵知蔣介石要搭乘的? 據說與泄露江陰封鎖綫機密的行政院秘書黃浚也有關。



日機擊沉美炮艦“USS Panay”
1937年12月12日日本戰機在南京上游27公里處擊沉美國河用淺水炮艦「潘奈」號(USS Panay),當時正好有新聞攝影隊在船上,全程留下完整的影像紀錄。

事發當時適逢日軍攻進南京城當天,當時“USS Panay”正護航美孚火油公司的「美平」、「美夏」、「美安」三艘輪船載運南京的領事館官員及美僑撤退,結果全部被擊沉。“USS Panay”共有3名水兵當場死亡,27人受傷包括艦長與副長,之後又有3名傷重死亡。這就是所謂的「潘奈號事件」(The USS Panay incident)。

日本方面宣稱因爲飛行員以爲該支船隊是國軍增援南京的運兵船所以加以攻擊,但所有的美國船上都鋪有醒目的美國國旗,爲何視而不見令人不解。日本政府事後迅速賠償美國未把事情擴大。



江陰海空戰
1937年8月抗戰爆發,中國海軍在江陰封鎖綫後以「逸仙」號在前,「寧海」與「平海」兩艦分居左右,「應瑞」艦殿后方試布陣。9月22日日本海軍出動12架「九二艦攻」、 6架「九五艦戰」前來空襲,由于缺少實戰經驗,使用30公斤炸彈幷以水平轟炸方式,雖然擊傷各艦多處但未能擊沉任何一艘 。



日本海軍對中國艦艇的航空作戰
整個抗戰期間中日海軍艦對艦的戰鬥除了在廣東虎門要塞發生「海周」與「肇和」對日本的「夕張」輕巡洋艦及兩艘驅逐艦的那場海戰外,在其他戰區幾乎未曾發生。以長江爲例,江陰封鎖綫限制了大型軍艦的進出,而在江河之中回旋空間小,很容易讓高價值的軍艦被岸炮、飛機、水雷甚至特工所暗算,或因水文不熟悉而擱淺,或敵人在下游阻塞航道而被瓮中捉鱉,即使願意冒如此大的風險所面對的却都是些性能低下而且老舊的中國艦艇,實在不值得冒此風險出動大艦,反而海軍航空的飛機更爲適合。飛機可以輕易跨越封鎖綫轟炸躲在其後的中國船艦,飛機在空域有充份自由的活動空間,反而中方艦艇被局限在江河水域機動困難無所遁逃,加上艦上防空火力貧弱,所以抗戰期間絕大部份損失的中國艦艇都是被日本軍機擊毀擊沉的。



寧海艦被日本飛機追擊
1937年9月23日,江陰海空戰鬥的第二天,日本軍機根據頭一天的經驗改變策略,以俯衝轟炸取代水平轟炸,幷更換爲更重的60公斤炸彈,「寧海」見事不妙砍斷錨煉向上游機動,日本軍機緊追不捨,「寧海」艦終因中彈進水過多向右側傾座沉于江北岸。



逸仙艦以主炮擊落日機
「逸仙」艦在江陰海空戰中曾以艦艏的150mm主炮擊落日本來襲之軍機,但此事從技術角度可能性不高,而且缺少有力證據,所以暫時存疑 。



應瑞巡洋艦被日本飛機炸沉
清末向英國采購的「應瑞」號巡洋艦于1937年10月23日在江陰采石磯卸炮時被日本飛機炸沉,死十五員傷四十員。



加賀航母空襲上海
當1937年淞滬會戰爆發時,日軍就决定以海軍航空作戰爲主,由于中國海軍太弱沒有什麽有價值的目標,加上艦艇都躲在內陸封鎖綫後,日本海軍不可能將大型戰艦開入江河來打傳統的艦對艦海戰,那樣成本既高、風險亦大,不如派飛機直接超越封鎖綫轟炸來的划算有效。

日本海軍的策略是在淞滬會戰剛開始時派出正規航空母艦譬如「加賀」停泊在外海提供空中武力支援,當地面部隊推進獲得機場之後艦載機部隊就轉移到陸上基地譬如上海公大機場以增加出勤效率。當繼續深入到長江中上游譬如武漢時,就派出大批由商船改裝的水上飛機母艦譬如「能登呂」號由水面起降就近支持陸地戰鬥。

當時中國軍隊的防空能力非常薄弱,雙翼帶浮筒的水上飛機雖然笨拙慢速,一樣能擔任空優與轟炸任務,如此就不需要把正規航空母艦開入長江。



水上機母艦能登呂在鄱陽湖
在鄱陽湖的日本水上飛機母艦「能登呂」正派出飛機轟炸國軍陣地,她是由油輪改裝的。雙翼帶浮筒的水上飛機雖然性能不佳,但在中國戰場的初期已經足以應付。



武漢218空戰
日軍在佔領南京後矛頭指向武漢,中國空軍由第四大隊代理大隊長李桂丹率隊迎戰,蘇聯空軍志願隊一首次加入戰局,自1938年2月18日開始連續爆發三次大規模空戰,分別是「二一八」、「四二九」與「五三一」空戰。在「二一八」空戰中共擊落日機十二架,中國空軍陣亡包括大隊長李桂丹及呂基淳、巴清正、王怡、李鵬共五架。



武漢419空戰
4月19日的武漢空戰中,中國空軍與蘇聯志願隊出動上百架戰機參戰,共擊落日機21架,中方損失12架。中國空軍飛行員陳懷民在座機負傷後撞擊日本王牌飛行員高橋憲一的飛機同歸于盡,當天成千上萬漢口市民包括家父在碼頭邊目睹了這一幕。



松山機場空襲事件
1938年2月23日,28架漆著青天白日徽的蘇聯製SB轟炸機突然飛臨台北松山機場上空共投彈280枚,計炸毀地面日機40餘架、兵營10座、機庫3座,擊沉擊傷船隻多艘,造成9人死亡、29人受傷。此次轟炸是日本本土(包括台灣)遭遇的第一次空襲,日本軍方完全沒有料到會有這種狀況發生,所以轟炸機群沒有遭到任何抵抗,在完成投彈後機隊返航降落福州加油後回到出發地漢口。

這項大膽的行動其實是由蘇聯航空志願隊執行的,時間則是配合紅軍建軍節。2月23日早上11點5分自漢口起飛全部由蘇聯飛行員駕駛的28架SB轟炸機計畫與南昌起飛的中國空軍12架SB轟炸機會合,但南昌隊因為導航偏向未能抵達,最後由漢口隊執行轟炸。全程雖無戰鬥機護航但在5,500米高空飛行,日機難以反制。

蘇聯志願隊的事蹟由於後來的國共內戰成為被掩蔽的歷史,不可諱言是蘇聯的武器援助與志願隊的直接參戰讓重慶政府撐過獨力抗戰最艱苦的年代。



中國空軍轟炸機日本投擲傳單
1938年5月19日徐煥昇與佟彥博駕駛美製馬丁B-10型轟炸機從武漢王家墩機場起飛,經停寧波櫟社機場加油後前往日本九州投擲百萬份傳單在繞行兩小時未遭抵抗後安全返回。這是抗戰初期中國空軍極為大膽的行動,本來計劃是由志願隊擔任,但價錢沒談攏才由自己人出動。



楚泰艦被日機炸毀擱淺
「楚泰」艦于1938年6月1日被日機炸毀擱淺于福建閩江口,1941年四月日軍進攻福建我方撤退時自行炸毀于福州南港。



咸寧炮艦被日本飛機炸沉
「咸寧」炮艦于1938年6月30日在九江水域施放水雷時被7架日機擊傷,勉力駛到武穴日清碼頭救傷,次日16架日機再度來襲,「咸寧」艦直接中彈,與幷泊的躉船一起沉沒。在現場同時被擊沉的還有「長寧」號炮艇 。



中山艦被日本飛機炸沉
1938年10月24日「中山」艦在武漢金口被六架日機攻擊沉沒,艦長薩師俊被屬下扶上舢舨却又被日本飛機追來掃射,兩人一起 被射穿而死。



虎門海空戰
1937年9月14日發生在廣州珠江口的「虎門海戰」是抗戰中唯一的海軍艦隊决戰,幷且配合魚雷快艇與空軍飛機造成敵軍相當的損傷,是海軍在抗戰中難得的表現。

在該役中首先應戰的「海周」與「肇和」兩艦被「夕張」淩厲的火炮打的體無完膚,「肇和」重傷後撤,艦長方念祖因此被以敵前膽怯後退而遭槍决 。同樣重傷的「海周」本來要隨「肇和」後撤,却因錨機被擊中雙錨落下而擱淺原地,日軍認爲煮熟的鴨子飛不掉,暫時放過「海周」轉而掩護「甘丸」上的陸戰隊換乘登陸。

日本海軍根據情報爲運輸艦「甘丸」選定的換乘地點在虎門炮臺12公里射程外,誰知陳策尋求火炮專家協助暗中將15公分炮利用减裝藥及加大仰角方式讓射程由12公里增加到15公里,「甘丸」出乎意料被連續命中兩發,造成船上準備登陸的日軍陸戰隊傷亡慘重 。被虎門炮臺連中二炮的「甘丸」運輸艦斬斷錨煉,帶著熊熊大火與滿船死傷逃離現場時,廣東海軍的魚雷快艇隊追上來施放魚雷攻擊。

「夕張」艦看到運輸艦「甘丸」有被魚雷艇擊沉的危險,放弃即將到手的「海周」艦轉而攻擊炮臺掩護「甘丸」撤退,這時天空又出現廣東空軍的霍克三式戰機前來攻擊「夕張」,四度攻擊造成其烟囪部位的損傷,指揮官原顯三郎見勢不妙,率隊退回 。



廣東三水之役
1938年10月30日,「執信」艦艦長李錫熙奉廣東江防司令黃文田之命率領「執信」、「堅如」 、「仲元」 、「仲凱」 、「飛鵬」 、「湖山」等六艦炮轟西江日軍,結果各艦于廣東三水被日機炸沉,李錫熙也陣亡。



湖隼魚雷艇被日機炸傷
「湖隼」魚雷艇在1940年之重慶大轟炸中被日機炸傷。



江犀與江鯤被日機炸毀
1909年載洵赴歐洲考察時向德國訂造的「江犀」與「江鯤」兩淺水炮艦于1941年8月24日被日本飛機同時炸毀于巴東檯子灣。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