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期
中國雖然在船堅炮利方面起步晚,落後西方甚多,但對于剛剛興起的航空事業却保持高度的興趣,很早就開始投入。譬如20世紀初始清朝的新軍就成立氣球偵察隊,同時兩廣總督張鳴歧也邀請美國華僑馮如回國設立飛機工廠,馮如幷且創造了華人駕機在中國境內首飛的紀錄。民初北洋政府在北京南苑成立飛機隊與航空教練所,還試造過一架加裝機關槍名爲「槍車」的飛機,幷于1913年就將飛機用于對內蒙古與河南的軍事行動。可以說中國在軍事航空領域不但沒有落後,觀念還更超前,因爲當世界各國還只是把飛機當成偵察工具時,中國就已經在飛機上裝置機關槍了。可惜民國初年國家窮困、政治混亂,內戰頻仍,整個系統不足以支持航空工業的發展,雖然先發却連後至都辦不到,成爲列强傾銷剝削的對象。30年代孔祥熙主導飛機進口業務,連補充電池用的蒸餾水都不放過,一律原裝進口,中國航空工業之困境可見一斑。




清軍氣球偵察隊
1905年,喜好新事物的湖廣總督張之洞從日本購進直徑約3米、高約10余米,充以氫氣,下挂吊籃可載人,以地面絞盤人工旋轉收放,使用旗語或電話與地面聯絡做爲軍事偵察用途的「山田」式氣球。1908年2月正式在湖北的陸軍第八鎮成立氣球隊,隸屬工程營,由工程第八營營長王永泉兼任隊長,日本人擔任教官,下轄40~50名士兵。張之洞在成軍時檢閱氣球試放,這是中國境內第一次有飛行器升空的正式紀錄。同年5月江蘇陸軍第9鎮成立氣球偵察隊(工兵營營長鄧質儀兼隊長)、6月直隸陸軍第4鎮成立氣球偵察隊(工兵營營長高凝宸兼隊長),從此中國進入「空軍」時代。不過由於主事者偏好飛機,所以後來無論是氣球或是飛船在中國都沒有獲得很大的發展。



環龍
最早在中國駕駛飛機展示飛行的是法國飛行員環龍(Rene Vallon)。1911年2月25日(清宣統三年正月二十七日),環龍駕駛他從法國帶來的”Sommer”式飛機從江灣起飛在上海上空進行飛行表演,不幸墜落于公共租界跑馬廳傷重而亡。法國工董局爲了紀念他,1912年將「法國公園」旁的一條越界修築的馬路命名爲「環龍路」(Route Vallon),即今日上海市南昌路西段。



馮如
馮如原籍廣東恩平,幼年隨舅父赴美,在紐約學習機械,聽說萊特兄弟發明飛機受到鼓舞,當時日俄戰爭在中國的土地上爆發,讓馮如興起航空救國的想法,于是回到舊金山屋侖(即奧克蘭)向華僑募資成立機器製造廠自行設計製造飛機,1908年4月馮如造出第一架飛機但試飛沒有成功,再接再厲於1909年9月完成「馮如一號」在奧克蘭試飛基本上成功,在重新修改設計後建造的「馮如二號」在1911年1月試飛完全成功,飛行高度與距離都大幅超越1903年萊特兄弟首飛。

當時清廷亦想要建立自己的空中武力,聽說馮如研製飛機成功聘請他回國,由兩廣總督張鳴歧負責接待。愛國心切的馮如放弃在美國航空業發展的機會于1911年2月帶領助手與兩架飛機的材料經香港來到廣州成立飛機製造廠。不久辛亥革命成功,馮如被任命爲爲廣州革命政府的飛機長加緊製造飛機供北伐之用。 1912年8月25日馮如在廣州燕塘展示製造完成的飛行器,這是第一次有飛機在中國的國土上飛行,表演過程順利但在結束時因上升加速過猛造成失速,不幸墜機身亡,得年29歲。



南苑航校高德隆
中國真正有系統的建立空中交通能量應該是1912年北洋政府在北京成立北京南苑航空教練所(後稱南苑航空學校)開始。當時向法國采購了12架「高德隆」(Guadron,包括”D”型3架、”F”型1架、”G”型4架、”G.II”型4架)型教練機展開訓練,直到1928年北洋政府結束而停辦,15年間共開班4期,訓練了158名飛行員。圖爲高德隆飛機在北京上空飛行,注意機身上的五色星型標志代表北洋政府的五色國旗。

北洋政府在1913年就將飛機用于對內蒙古與河南的軍事行動,之後也使用頻繁,南苑做爲北京第一個機場與航空事業的重鎮,直到今天都還在運作。



南苑「槍車」
南苑航空教練所附設修理廠由留法的潘世忠擔任廠長,他曾經以高德隆G III與法爾曼(Farman)綜合改造出一架後座爲駕駛員、前座爲射擊員,裝備一挺漢陽兵工廠製造的機關槍,命名爲「槍車」(Gun bus)具有攻擊能力的飛機,由蔣逵與何士龍試飛。

飛機發明的初始各國只把它當成無武裝的偵察工具,一直要到歐戰爆發後好一陣子才在飛機上裝備具攻擊力的機關槍,南苑槍車的出現算是緊追潮流與世界同步。可惜「南苑槍車」因發動機 (也是由漢陽兵工廠仿造的) 溫度過高,最後無法正式服役,但也表現中國人緊追時代甚至想要超前的企圖心。

其實北洋政府對于新事物向持非常開明的態度,但由于從廣東出發的革命勢力後來取得政權,北洋政府被塑造成軍閥的形象而被污名化了,南苑的建立與馮如幾乎同時,規模與成效則遠大于馮如,但後世只知馮如而少人知道南苑,不能不說是選擇性的歷史教育了。



王助與波音公司
談中國航空事業發展史不可不提到王助。王助原爲烟臺水師學堂學生奉派留美,在麻省理工學院獲得航空工程碩士。當時美國航空事業也才剛萌芽,麻省理工是第一個成立航空工程專業的學院,所以第二期畢業的王助即使在美國也可以說是極爲稀有的人才。

王助的第一份工作就是波音公司總工程師。我們常以今天波音公司的規模想當然爾認爲王助沒有留在波音公司繼續發展非常可惜,其實當時的波音公司還只是在西雅圖一家製造水上教練機的小公司,1916年由威廉·愛德華·波音((William Edward Boeing)創立,原來名稱爲「太平洋航空製品公司」。王助於1917年加入,協助設計了“B&W-C”型水上飛機,獲得美國海軍的訂單,奠定了公司後來發展的基礎。

王助于1917年底回國,原因是當時中國的海軍部决定成立海軍飛機工程處製造飛機,規模遠大于波音公司,所以王助便與其他在英美學習航空工程的三個人即巴玉藻、王孝豐與曾貽經于1917年一同回國,由巴玉藻擔任工程處主任,王助與曾貽經爲副主任,隸屬于福州船政局管轄。

受制于國內政局的動蕩,馬尾雖然爲海軍製造了一些水上飛機,但中國的航空工業幷未因此開花結果,最後整廠都幷入上海江南海軍造船所。所以王助離開波音公司就個人而言可能真的有點可惜,但當年留洋知識份子的愛國心普遍强烈,不爲自己圖謀的情操是值得尊敬的。王助最終的職位是在臺灣成功大學擔任教授。



宋慶齡與樂士文號
1923年美國華僑楊仙逸以寇蒂斯(Curtiss Wright)公司的JN-4D Jenny型水上飛機為基礎,在兩名英國工程師的協助下修改設計,在廣州製造完工後由孫文根據宋慶齡的英文名“Rosamonde”取名爲「樂士文」號。宋慶齡幷且在8月10日登機試飛,同時與孫文在飛機前合影。這張照片由孫文題字「航空救國」用于國府空軍的各種宣傳媒體上而聞名,但由于宋慶齡與蔣介石的不合,這張照片上的宋慶齡竟然被國民黨塗去只餘孫文一人而成爲僞造的照片。

雖然孫文寄望藉由「樂士文」號的試飛而建立自己的空軍,但這實非一人的主觀願望或一機的建造完成所能實現,楊仙逸在當年9月20日在檢查水雷改裝炸彈時因爆炸意外而殉職,「樂士文」號則于10月3日在機庫被大火燒毀,連同庫存的其它兩架飛機零件都損失,孫文的願望未能實現。



海軍飛機製造處
海軍飛機製造處的起源是民國初年海軍總長劉冠雄選派海軍學校員生赴美學習航空工程,巴玉藻與王助等就是這一批人,他們于1917年回國後海軍部决定利用馬尾造船廠現有的設施成立飛機製造工程處負責設計建造飛機,由於當時國庫空虛海軍部並無撥付專門經費,只是由馬尾船政局就造船現有設備工料人力支應,而且當時國內基礎工業太差。幾乎所有材料零件都依賴進口,沒有經費就無法採購,後續工作就難以展開。

儘管如此他們還是在1919年8月造出了第一架水上飛機「甲型一號」,但在測試時不幸墜毀,接著又造出「甲型二號」(圖爲馬尾製造的第一架「甲型一號」水上飛機在閩江羅星塔前試飛)。後來陸續有「海鷹一號」、「海鷹二號」、「海雕號」水上轟炸機與「江鴻號」、「江雁號」水上教練機等共15架雙翼帶浮筒的水上飛機完工。1930年12月31日奉海軍部令所有人員設備材料全部由「靖安」號運輸艦遷到上海江南造船所,結束了馬尾飛機製造的歷史。

海軍飛機製造處遷往上海後製造了「江鳳號」、「江鶴號」兩教練機與「寧海」號巡洋艦搭載的「寧海二號」機,後來又替航空委員會製造了14架仿美國「佛立提」(Fleet)教練機。不過海軍飛機製造處受限於發動機等進口材料的不同規格來源,幾乎每一架都得重新設計,無法形成批量化生産,而且建造的飛機大多是雙翼水上飛機,性能不足以應付戰鬥任務,只能用於訓練與偵察,所以成效不佳,抗戰爆發後資源更加匱乏,爲集中力量只能將所有航空業務歸併空軍。該廠歷經成都輾轉來到台中水湳,最後改制爲今天的漢翔企業。

我們對於早年中國航空發展史的研究喜歡强調個人成就,往往忽視系統的重要性。中國在許多領域都不缺乏聰明創意努力的人才,但系統才是决定能否創造出國家級大格局的産業基礎,所謂系統包括政治、教育、學術、經濟、金融、法律、社會等各個領域,如果無法全部到位,光憑個人力量是不足以成事的,無論是馮如、潘世忠、楊仙逸或王助都一樣。



臺灣首飛
1914年剛自美國學習飛行獲得執照的日本人野島銀藏搭乘輪船「信農丸」携帶一架美國寇蒂斯公司(Curtiss)生産的飛機「隼號」來到臺灣,在臺北、台南、台中、嘉義等地進行收門票的飛行表演,造成萬人空巷的場面。其中3月21日上午在臺北古亭莊練兵場(現青年公園)的飛行是臺灣天空首度出現飛機的日子,當天觀衆約3.5萬多人,野島銀藏飛行高度約100多公尺,飛行時間僅4分鐘,臺灣總督府特別將這一天定爲「臺灣航空紀念日」。而4月8日在嘉義的飛行表演曾經墜機,野島銀藏負傷,機體造成損壞。在野島銀藏之後,1915年又有其他日本人來臺灣進行飛行表演,地區遍及屏東與花東等地,雖然仍是收票表演的商業性質,但影響的人口數衆多,大幅增進了臺灣人的航空意識。



台灣第一個飛行員謝文達
謝文達是台中豐原人,1901年出生,1919年進入日本千葉縣下津田沼町的伊藤飛行機研究所學習飛行,畢業後以16,000元代價購買一架老舊的飛機命名「新高號」並在1920年回到台中家鄉舉行飛行表演,這是第一次由台灣人駕駛飛機升空,引起轟動。1923年2月26日,由林獻堂率領的台灣議會請願運動團到東京請願,深受蔣渭水感召的謝文達駕機在東京上空散發宣傳單以為聲援,在這之前謝文達已經表現出左傾的思想被日本政府列入政治黑名單,也因此當台灣商民組織後援會集資25,000元向伊藤飛行機研究所購買一架全新的「台北號」雙翼三座飛機欲贈予謝文達最後因總督府的阻撓而未能實現。

由於謝文達無法在日本發展個人的航空事業,只好轉赴中國曾在軍閥的飛行部隊任隊長,又轉往廣東航校及國民革命軍的中央軍校航空班擔任飛行教官。1930年謝文達駕駛「上海號」飛機被敵軍砲火擊中墜毀受重傷後離開飛行,曾擔任水上機場站長等職務,由於未獲重用在抗戰前以少校官階退役離開國府空軍,回復日本國籍並轉往日本人扶植的維新政府所成立的中華航空公司任職,也正因為如此戰爭結束時他因是日本籍而未遭受漢奸審判,之後回台擔任過省參議會的專門委員。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