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航
20世紀30年代中國從空郵開始民用航空業務,雖然「內河航行權」不及于民航,沒有出現像「太古」與「怡和」這種主導國內航運的西方巨鰐,但中國的民航事業仍然充滿西方色彩,幷且絕大部份的經營高層與機師都是洋人。 抗戰前國民政府與美國泛美航空合組「中國航空公司」,與德國漢莎航空合組「歐亞航空公司」。二戰爆發後中國對德國宣戰,歐亞航空的德國股份被中國政府徵收改名「中央航空公司」 。




歐亞航空
歐亞航空于1930年2月21日由德國漢莎公司與中國的交通部共同成立,全名是「歐洲~亞州航空郵政股份有限公司」,這就是爲什麽歐亞航空的飛機上都會有大大的「郵」字的原因,事實上早年所有航空公司的主要業務都是運送郵包而非旅客。截至1938年底統計歐亞航空已載運乘客達26,471人次,行李貨物5,826噸,郵件2,834噸。1940年11月因德義日同盟原因歐亞航空停業,當年底所有德籍員工離華,歐亞航空成爲中國交通部管轄的中央航空。

圖爲歐亞航空的德制Ju-52式飛機正飛越萬里長城,這是表現歐亞航空初始的航綫大多由上海往西北飛行經由蘇聯銜接到歐洲的航路。當時歐亞航空的機師都是德國人,其中一名機師Wulf Diether Graf zu Castell來華時携帶了一台萊卡照相機,從1933到1936年間利用飛行時拍攝了大量的空拍照片,爲當時的中國留下寶貴的圖像資料。

Ju-52式外號「鋼鐵安妮」,是容克斯公司生産,擁有三組發動機的運輸飛機,該機的特點是有波浪鋁板的金屬蒙皮,這成爲後來著名的行李箱品牌RIMOWA的起源。Ju-52式大量運用于二次大戰的德空軍做爲空運機與投放傘兵之用。事實上歐亞航空是先使用容克公司的W34型飛機,Ju-52要到1934年8月29日才經中東南亞飛抵中國。



上海龍華機場
1930年代上海龍華機場的中國航公司郵務班機「濟南號」,這是美國Stinson SM-1F “Detroiter”型飛機,編號“512” 。1931年11月18日徐志摩自南京明故宮機場搭乘這架飛機飛往北京南苑機場,中途在濟南附近的党家莊撞山失事,正、副駕駛及唯一的乘客徐志摩全部殞命。

徐志摩是因爲有人送他郵務機的搭乘券而上了這班飛機,他因爲娶了陸小曼開銷太大,不得不南北兼課,搭乘火車太花時間,剛好有朋友送他郵務機的搭乘券,加上他必須趕到北京聽林徽因的演講,所以才上了這班飛機。

早年民航業運郵件比載客的業務更重要,郵務機常會順道搭載黃魚旅客,搭乘券則被做爲公關之用 ,但安全沒有保障,與郵包擠在一起也談不上舒適,與現代搭飛機旅行完全不是同一個概念。



淡水水上飛機場
1941年在淡水鼻仔頭村成立的「淡水飛行場」是全台灣唯一的民用水上飛機場,做爲橫濱與曼之間每兩周往返一次班機的中途加油站,使用載客20人的川西飛行艇。「淡水飛行場」僅使用了八個月在1941年底因戰爭爆發航線停飛而停用,1943年被日本海軍航空隊徵用,曾遭受美軍空襲。戰爭結束後為國府空軍接收,不再做為機場使用。



黑色聖誕夜
1946年12月25日傍晚,一架中央航空公司由武漢飛上海的C-47型CATC 48號班機在江灣機場降落時飛越跑道撞毀民房,造成機上10人、地面3人死亡。同一天中國航空公司的DC-3(C-47民用型)CNAC 140號班機夜間降落在龍華機場跑道上撞毀,全機27人中17人當場死亡,剩下10人送醫又有7人傷重死亡。同時中國航空公司另一架C-46型CNAC 115號班機亦在龍華機場降落時迷航在附近撞毀于一所學校內,死亡20人8人生還。上海一天之內發生三場空難,這在世界民航史上是空前未有的紀錄,人稱「黑色聖誕夜」事件。

當時的民航機師很多都是二戰在中國服役的美軍飛行員,冒險犯難有餘,飛行紀律却不太好,「黑色聖誕夜」事件的表面原因是氣候,真正的原因都是美籍機長急于趕回上海過聖誕節,不顧大霧的氣象條件强行起飛所造成。當天還有一架中國航空CNAC 135號班機本來亦是要降落龍華機場,飛行員見大霧迷漫改降江灣,僥幸成功而沒有發生第四起事故。接著1947年的1月5日另一架由上海龍華機場飛往青島的中國航空DC-4型 CNAC 121號班機在嶗山撞山,機上44人全部罹難。雖然因爲連續空難讓政府于1947年1月20日成立了民航局統籌管理,但飛安紀錄仍未改善,當周又有兩架飛機在重慶失事。



中國飛剪號
早年跨越太平洋的空中交通工具中「中國飛剪號」(China Clipper)是最早也是最具代表性的,事實上所謂「中國飛剪號」的名稱就是來自于當年連結東西方貿易的茶葉飛剪船。

「飛剪號」是美國泛美航空于戰前跨越太平洋航綫的客運品牌,有許多架都以此系列命名,但其中唯有「中國飛剪號」因有同名的好萊塢電影而最爲知名。 「飛剪號」最初于1935年試飛,于1939年才正式商業營運。一律都采用多發動機的水上飛機,泛美曾使用過好幾種不同的型號。當時的「飛剪號」內部裝潢豪華有若郵輪,兩層甲板有餐廳酒吧,與今日座位狹窄的民航客機不可同日而語,當然票價也不是一般人負擔得起的。

雖然「中國飛剪號」名聲響亮,但事實上航點幷不包括中國而是由馬尼拉經香港、橫濱、中途島、威克島、檀香山到美國舊金山。 雖然在噴射客機出現後「中國飛剪號」 就不得不退出市場,但她優雅浪漫的旅行品味已經成爲民航史的經典。



北平最後班機
行政院善後救濟總署(簡稱行總)是戰後成立的復員機構,下轄有水運大隊與空運大隊,空運大隊的負責人是陳納德。陳納德因爲與華府高層不合在戰爭結束前就被調回美國,此次回到中國出掌空運大隊與軍職無涉,完全是因爲與蔣介石夫婦私人的關係。空運大隊中有許多飛行員是他戰時在華的老部下。

空運大隊在國共內戰時扮演了重要角色,許多被包圍的城市只能靠空運補給與撤出。1948年冬北平即將解放,12月15日蔣介石派專機到北平城內的東單臨時機場接運北京與清華大學的教授,但這些人迷戀故都不願離開,最後只有清大校長梅貽琦等少數人搭機飛往南京,當由空中看著大雪紛飛下的故都時許多人都紅著眼眶,他們大部份人從此再也沒能回來。

空運大隊到臺灣後改組成立民航空運公司(CAT),他曾經是臺灣的代表航空公司,後因經營不善賣給CIA轉到越南從事特種任務,代表地位由中華航空公司接替。



兩航事件
由于內戰失利,中國與中央兩家航空公司自1948年起將數十架飛機從上海轉移至香港。到了1949年底國民黨大勢已去,透過策動,1949年11月9日中國與中央兩家公司的總經理劉敬宜及陳卓林率領12架飛機從香港啓德機場起飛前往大陸,這就是「兩航事件」。

事件發生後蔣介石急請陳納德在美國注册「民航空運公司」 幷將兩航滯留在香港剩下的71架飛機轉售給這家新公司,爲了爭奪這批飛機,中、英、台、美四方面展開法律攻防戰。由于英國已經與中國建交,香港最高法院判决陳納德的買賣無效,但後來韓戰爆發,英國與中國在朝鮮兵戎相見,爲免這批飛機成爲戰爭工具,倫敦樞密院改變了香港法院的判决,陳納德勝訴,但由于這批飛機已停飛數年狀况已不適合繼續飛行,最後由一艘美國航空母艦把所有飛機載回美國變賣,陳納德的「民航空運公司」 則成爲臺灣的代表航空公司。



民航空運公司
民航空運公司(Civil Air Transport Inc. 簡稱CAT)的前身是戰後由陳納德主持的行政院善後救濟總署民航空運大隊,來台後於1955年改制為公司,曾做為代表政府的航空公司,當時的空服員多為名門閨秀,所以被戲稱為「空中小姐」。但由於管理不善,在經歷幾次重大空難事件後於1975年分拆出售給美國中央情報局並解散。



【回首頁】